評論最新 500 條 第166條 - 第67條        下一頁

·人民網評:走出城管困局關鍵在溝通理解 [11月01日]
·人民時評:對待"老賴", 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靈嗎 [11月30日]
·人民時評:解決信訪為何讓律師隨行? [09月29日]
·人民時評:工傷索賠為何這麼難 [09月16日]
·人民時評:在法律框架下處理烏魯木齊“7·5”事件 [07月16日]
·人民時評:問責后如何避免官員“帶病復出” [07月14日]
·人民日報:城管公示處罰,好! [06月17日]
·人民時評:罰款去向公示能否破解城管與商販之間的矛盾? [06月08日]
·人民時評:規范小升初,發了多少文又有多少得到執行? [04月25日]
·人民時評:重大建設項目為什麼要有律師參與? [04月22日]
·人民時評:嚴懲"牢頭獄霸"除了排查我們還需要什麼 [04月20日]
·人民時評:20年,從“民告官沒門”到“民告官”走上和解路 [04月11日]
·人民時評:"最牛公務員",你憑什麼就這麼"牛"? [04月04日]
·人民時評:面對外資“逃逸”,中國說“不”! [01月06日]
·人民時評:有多少返鄉農民工沒簽勞動合同 [12月28日]
·人民時評:驚聞又有人進京抓記者…… [12月08日]
·人民時評:又見法制宣傳“大戲”上演 [12月04日]
·人民時評:1比20000,執法力量嚴重不足怎麼辦? [11月30日]
·人民時評:面對出租罷運,工會主席該怎麼辦 [11月19日]
·人民時評:勞務派遣,有多少不公借你的名義而行 [11月13日]
·人民時評:問聲農民工養老保險為何這麼難? [11月01日]
·人民時評:“零責任辭職”給企業帶來哪些挑戰 [10月26日]
·人民時評:勞動合同法真的增加了用工成本? [10月18日]
·人民時評:三鹿奶粉事件折射出政府危機處理能力 [09月17日]
·人民時評:我們該靠誰召回不安全食品? [09月13日]
·人民時評:官員巨額財產來源,不願說?不能說? [09月03日]
·人民時評:食品安全監管如何不留“死角” [08月31日]
·人民時評:“壟斷”了律師,就沒有民告官了? [07月31日]
·人民時評:“打包票”律師,你忽悠誰呢? [07月28日]
·人民時評:如何讓律師法盡快結束其尷尬境地 [06月14日]
·人民時評:如何切斷名校與培訓機構的利益鏈 [05月12日]
·人民時評:勞動監察部門到底在哪 [05月05日]
·人民時評:有感於深圳叫停金融高管子女加分 [04月28日]
·人民時評:喜哉,農民工回家領養老金將成現實 [04月19日]
·人民時評:解決勞動爭議不能以犧牲公共安全為代價 [04月10日]
·人民時評:行賄者逍遙法外帶來的思考 [04月06日]
·人民時評:禁令成風 “十條禁令”有必要嗎? [03月31日]
·人民時評:博物館免費“敞開懷抱”,好! [03月23日]
·人民時評:一些干部怎麼總把“好經”念歪了? [01月12日]
·人民時評:有感於胡錦濤提出的政法工作評判標准 [12月29日]
·王比學:“華為辭職風波”凸現勞動合同法尷尬 [11月07日]
·人民時評:用執法証作抵押,白吃白拿? [09月30日]
·人民時評:也說“兩次出現聚賭,派出所長將被免” [09月23日]
·人民時評:別“神化”拆除政府圍牆的作用 [09月17日]
·人民時評:從公安局長講述110的“苦惱”說起 [09月13日]
·人民時評:“違法者”養“執法者”的尷尬根源在哪 [08月27日]
·人民時評:如何才能不讓警察與娛樂場所“攪和”一起 [07月14日]
·人民時評:農民工進城就業之路,還靠政府來指! [07月11日]
·人民時評:這樣的政府“建議”實在太荒唐! [07月03日]
·人民時評:一起荒唐案!法官如此“弄權”? [06月27日]
·人民時評:對打擊黑磚窯專項行動的期盼與憂慮 [06月20日]
·人民時評:如此安全帽豈能承受生命之重? [06月20日]
·人民時評:立法取向更貼近民生,好! [04月26日]
·人民時評:5000元罰款就草菅人命了? [04月09日]
·人民時評:這樣的"說情擔保"行得通嗎? [03月31日]
·人民時評:公安局,豈能以罰款論"英雄"? [03月25日]
·人民時評:從郭德綱代言“藏秘排油”被曝光說開去 [03月22日]
·人民時評:交通標志和罰款怎麼讓人霧裡看花? [12月26日]
·人民時評:活人變死人,如此公証讓人震驚! [12月21日]
·人民時評:監管社保基金的一項有效措施 [12月19日]
·人民時評:從一起特大殺人案件審判結果說開去 [12月13日]
·人民時評:法院門前公然劫持証人,如此囂張? [12月05日]
·人民時評:租房不登記,公安能不能罰款? [11月25日]
·人民時評:靠法律解除見義勇為者的后顧之憂! [11月18日]
·人民時評:廣告“禁登令”為何禁不住? [11月03日]
·人民時評:工作了十多年為何還是“臨時工”? [10月26日]
·人民時評:“全民低保”需要立法支持 [10月17日]
·人民時評:政府哪能說“變臉”就“變臉”! [10月16日]
·人民時評:司法公正,不能過於神化電腦量刑 [10月06日]
·人民時評:說說“CBD簡直就像農村大集市” [10月04日]
·人民時評:別讓社保基金案再在其它基金上發生! [09月27日]
·人民時評:政府拖欠工程款何時休? [09月18日]
·人民時評:如果不是發現干部遺忘的47萬元存折…… [09月17日]
·人民時評:由四學生被“錯誤拘捕”看嚴格執法 [09月14日]
·人民時評:農民工到底最需要什麼? [09月12日]
·人民時評:處理群體事件,律師作用不可忽視 [06月18日]
·人民時評:怪事背后看檢察院“荒唐”的理由 [06月10日]
·人民時評:對不道德的地產商應追究其法律責任! [06月01日]
·人民時評:不妨多吸引民間資本進入博物館業 [05月29日]
·人民時評:對這樣的外資企業,讓它撤資好了! [05月19日]
·人民時評:讓單位開放內部設施,如何更到位? [05月17日]
·人民時評:一年期勞動合同為何受企業青睞? [04月30日]
·人民時評:驚聞“黑老大”竟然是警察! [04月26日]
·人民時評:殘疾人摩托車非法運營為何打而不絕? [04月20日]
·人民時評:律師、法官各持一詞,究竟誰可信? [04月17日]
·人民時評:低保送溫暖豈能“養懶漢”? [04月13日]
·人民時評:社保 農民工為何不願參加? [03月28日]
·人民時評:"誰說就整死誰" 事故目擊者集體失語? [03月15日]
·人民時評:憑什麼局長就得配上萬元的電腦? [03月09日]
·人民時評:建設新農村  別讓農民打腫臉充胖子! [02月22日]
·人民時評:律師究竟為誰執業? [02月04日]
·人民時評:為何企業欠保會如此之多? [02月03日]
·人民時評:保護勞動者權益,勞務派遣該向何處去? [01月07日]
·人民時評:民工工資預留賬戶可否獲得法律強制力? [12月18日]
·人民時評:保護企業主利益?如此工會主席! [12月14日]
·人民時評:這一招制裁欠薪,好! [12月01日]
·人民時評:5元罰款能提高裁判文書質量? [10月09日]
·人民時評:還有多少已脫貧地區仍然頂著"貧困帽" [10月06日]
·人民時評:公職人員撤資大限怎能隨意寬限? [09月27日]
·人民時評:斂財黑手竟打“合法”招牌! [09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