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戶“罷市”給麗江古城啥“教訓”?

蔣萌

2016年06月02日10:33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6月1日上午,雲南麗江古城上千家商戶集體關門罷市,抗議古城保護管理局設卡收費。有商戶表示,去年古城開始向每位游客收取80元“古城維護費”,游客隨之驟減,許多商戶的生意一落千丈並虧本。當地宣傳部門回應,已介入調查。麗江古城保護管理局負責人到現場,給商戶做思想工作。

在兒童節集體罷市,麗江古城的商戶們不是在“鬧著玩”。商戶們不是真的“不想干了”,而是試圖以這種無奈的方式,向當地管理者表達訴求,希望后者重視收取“古城維護費”對游客心理與麗江旅游帶來的嚴重影響。

這種影響說明,游客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他們具有用腳投票的能力——面對麗江古城打著保護的旗號對游客“開刀”,游客可以不來不“破壞”。麗江古城沒了人氣,著急的恐怕不只是商戶,古城的管理者還能穩坐在辦公室嗎?這不,當地負責人立刻出來給商戶做思想工作。問題是,到底是誰需要“被做思想工作”?

看到游客盈門,不想著如何更好地為游客服務,而是琢磨怎麼從游客身上更多地“揩油”,這是國內許多景區的壞毛病。而且,“揩油”的手法出奇地一致與低級——不是大漲景區門票價格,就是將以前不收費的景觀“圈起來”收錢。國家發改委對景區票價出台“限漲令”,許多地方又玩起“滿3年解禁必漲價”的把戲。一些景區的管理者擺出一副“吃定”游客的架勢。殊不知,情況已發生微妙變化。

2015年,我國出境游人次已突破1.2億。一方面,這表明隨著收入不斷提升,許多國人有經濟實力實現“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另一方面,選擇出境游何嘗不是游客不願再受部分國內景區“高價低質”的氣,對各地不斷出現“天價宰客”心生恐懼后的“移情別戀”?不久前,河北張家口張北縣“草原天路”先收費后叫停,除了源於輿論的猛烈抨擊與現實的行政違規,“一收費就沒人去了”也是對當地管理者的深刻“教訓”。

麗江古城的商業味已經很濃,一些曾被游客視為風情的東西被銅臭味取代。在此情況下,麗江古城還要收“古城維護費”,這種赤裸令人作嘔。當地管理者可能會說,收費是想“通過經濟杠杆控制客流”。但是,限流不等於收費。比如,許多公立博物館每天固定發放多少張免費門票,同樣能起到控制客流的效果。麗江古城將“入門費”定在每人80元,與“發”諧音,意欲何為?給公眾留下“以保護的名義發財”的印象,必遭鄙夷唾棄,“殺雞取卵”的惡果明擺著。

地方管理者有發展經濟、提高稅收的動能,可以理解。但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對旅游區而言,努力完善並提升配套服務,確保市場環境健康有序,讓游客乘興而來、滿意而歸,一些東西自會“水到渠成”。

(責編:王倩、文鬆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