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2日  2010年第117期
"教授治校"遇行政化尷尬,南科大"夢游"到何時?

  人民日報報道,因國際化辦學理念和"教授治校"模式一直備受關注的南方科技大學,在籌建過程中遭遇"行政化"尷尬,引起多方關注。籌辦三年沒拿到"准生証",樓頂漏水保修一月未果,買電腦走兩月程序…網友們感慨,寄托著探索中國高教改革之路夢想的南科大一直處於"夢游"狀態!改革之路的確不好走,我們該給改革者怎樣的支持?"教授治校"如何走出現實的尷尬?[歡迎討論]

南科大遇尷尬:靠行政力量助推"去行政化"改革步履維艱

"去行政化"要得到行政認可:南科大籌辦3年未拿到"准生証",隻因不是"按部就班地發展"

    一所備受矚目的大學籌辦3年還拿不到"准生証",卡在哪兒?看《人民日報》的報道說,大致是根據規定,高等學校的設置必須從大專開始,然后是學院、大學,要按部就班地發展,然后再申請博士點,十年,二十年才能成為研究型大學,南科大的目標卻是一步到位建成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學,也就是說南科大一開始就突破了"規定",讓教育部感到為難了。

行政化給南科大個"下馬威",用行政化邏輯"去行政化"是朱清時校長必須面對的難題

    想脫離行政化,卻首先要仰仗於行政化的審批;立志於去行政化,卻困於行政化的門檻。今年頒布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明確提出要鼓勵高校改革,擴大學校辦學自主權,可"自主"到什麼程度卻是需要分寸拿捏的。現在南科大遭遇的尷尬來自兩個方面:一是和深圳的關系要"磨合"甚至要"妥協",要"習慣"校長用一台電腦也要向市政府報批的慣性;二是要向主管部門公關,拿"准生証",必須按照行政化邏輯。

大學校長支招"去行政化":內部環境治理+外部環境鬆綁

外部環境要給學校管理鬆綁:學校與政府間應建立起符合教育規律的外部行政管理體制

    不少校長呼吁:政府要按教育規律辦學,要避免行政部門對大學管得過嚴過細,在法律層面確定"管辦分離",使學校與政府建立起一種符合教育規律的外部行政管理體制。南京大學副校長呂建表示,沒有外部環境的鬆綁,學校內部管理制度的設計隻能是一種"先驅者的示范工程"與"穩當者的權宜之計",學校管理需要有環境適應性,高校要從"英明者領導"向"制度化內生"過渡。

對內完善學校內部治理體制:"法治化"管理,區分學術,行政等權力在不同群體中的分配過程

    如何在學校內部率先"去行政化"?清華大學校長顧秉林表示,與國外大學校長相比,中國的大學校長"太累了",原因便在於缺少良好的內部治理體制,校長有許多分外的,"難以預料"的責任。復旦大學校長楊玉良認為,重要的是所有章程制定之后便應長期嚴格遵守。近年高校出現的各種學術不端,基建腐敗等問題暴露了學校管理的漏洞,而解決之道則是學校的"法治化",有效區分學術、行政等權力在不同群體中的分配過程。

公眾:種好"實驗田"就要不走尋常路,阻力大小看改革誠意

理解:南科大難產是改革應付的代價 檢驗行政權力是否有勇於"去行政化"的膽識,魄力,誠意

    從南科大的決心來看,相信他們有信心實現自己的夢想,其實,這也是許多人的夢想。我們當然能夠清醒地看到"行政化"的力量,這種力量不只是體現在大學上,更體現在我們生活的角角落落,南科大面對強大的"行政力量"如果想一下子實現夢想,能夠一下子實現"去行政化"顯然不切實際。在我看來,南科大的尷尬是應有的代價,我們必須承認。但我們更相信南科大的未來更美好 ,因為這是教育的希望所在。

支招:"教授治校"不是"不食行政煙火" "敢為天下先"的特區精神要落實到每一個環節和細節

    "教授治校"關鍵在於還學術自由身,去除過多的行政教學干預,而絕不是僅僅把"教授治校"搞成"不食行政煙火"孤本,大學籌備建設必要的行政參與不可少。教授在治學上也許更勝一籌,但在教學樓招標、籌建、招生等問題上未免不在行,所以籌建前必要的行政參與更有利於推進"教授治校"實現。要加大宣傳力度,可以去發揮媒體的力量,讓社會了解"教授治校"的模式和運作思路,廣泛調動社會資源是"教授治校"擺脫尷尬的有效途徑。

思考:改革開放膽子要大一些,敢於試驗,不能像小腳女人一樣 綠燈,請為探索者多開幾盞!

    從南科大的決心來看,相信他們是有信心實現自己的夢想,其實,這也是許多人的夢想。我們當然能夠清醒地看到“行政化”的力量,這種力量不只是體現在大學上,更體現在我們生活的角角落落,南科大面對強大的"行政力量"如果想一下子實現夢想,能夠一下子實現"去行政化"顯然是不切實際的。在我看來,南科大的尷尬是應有的代價,我們必須承認。但我們更相信“南科”的未來更美好 ,因為這是教育的希望所在。

 
淺析中國高教改革路徑選擇
      中國的現代大學的建立以1928年的國立清華大學的建立為標志,盡管起步很晚,但是起點很高。因為其從開始之處就與西方大學的根源一致,那就是大學獨立和教授治校原則。而1949年之后,尤其是從1952年的院系調整之后,中國大學便慢慢剝離掉現代大學的內容和形式。到了21世紀的今天,中國的大學還遠遠沒有到世界一流或者說水平相去甚遠。所以,必須在當前的情況下努力找尋出高等教育改革的路徑,探索可行的選擇。[詳細]
         路徑一:西南聯大模式。西南聯大,是西南聯合大學的簡稱。這是一所與抗戰共存亡的學校,歷時八年多。它的存在具有時效性但也具有借鑒意義。西南聯大的成功來源於其與現代大學制度的吻合,大學獨立和教授治校是其兩個基本特征。
      路徑二:C9高校聯盟模式。國內9所頂尖大學的校長們在10月10日至12日齊聚復旦大學,本次聯誼會提出了中國大學的“中國模式”,但存在與否存在質疑。這些學校都是211工程院校和首批“985”建設高校。但無論如何都是體制內的大學,這九所大學的聯名希望走出當年的西南聯大的氣候是不可能的。盡管佔據了高等教育資源的大頭,無論是硬件還是軟件。但是按照現實的眼光來看,無論如何也解決不了“錢學森之問”的難題。不過,這也是中國高等教育改革可以探索的一條新的路徑。
      路徑三:中外合作辦學模式。中外合作辦學可以看做是教育領域的“洋務運動”。從最初的京師同文館開始算起,隨后便是西學東漸的教會大學進入中國境內。現在,新型的中外合作辦學模式風起雲涌,項目和機構紛繁無雜。這種辦學模式能夠吸引國際上先進和優質的教育資源,實現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的國際化和世界化。但在這個過程中也會出現“消化不良”乃至“不土不洋”的現狀。因為在這個過程中,監管漏洞的缺失是一個重大的失誤。
      路徑四:南方科技大學模式。位於深圳的南方科大因國際化辦學理念和“教授治校”模式一直備受外界關注,希望可以從中探索出中國高教改革之路。然而,南科大籌辦3年半仍未獲教育部正式批復。這個借鑒隔壁香港科技大學的新型大學一開始就走了一條不尋常的路。但在這個“行政化”重重環繞的國度進行“去行政化”改革,的確是比較困難的。假如南方科技大學能成功,將會給中國的高等教育事業貢獻自己的力量。假如南方科技大學能夠堅持這樣的路線走下去,走好,那麼,深圳將無愧“中國改革開放試驗田”的稱號。
      中國高等教育承載了太多的東西,其改革的步伐也顯得步履蹣跚。上述四種路徑,有的僅僅可以提供借鑒意義,有的則是在現實中積極運行著,有的還在積極嘗試和探索的路上。[詳細]

  ★投稿信箱:opinion@peopledaily.com.cn

更多話題
 責任編輯:王倩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9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