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暖闻热评:伞开云端,强军有我

筱  理

2019年11月14日06:1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人物】空降兵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李振波

  【故事】李振波1978年入伍,是一名从事空降空投事业达40余年的“老伞兵”。2008年四川汶川发生特大地震,为侦察灾区情况,提供救援信息,李振波带着一支小分队跳翼伞先下去,成为“伞降第一人”。在空降兵部队,官兵们都知道他是“很厉害的李高工”。从伞训骨干到空降引导队队长、空降空投处处长,再到空降兵研究所所长、高级工程师,李振波一直坚守在空降空投岗位上。李振波说:“不要把自己当成什么英雄,特别是我们军人,那是我们应该做的事”。

  【点评】

  2000多次从天而降,是怎样的感觉?当李振波还是18岁小伙时,从飞机上的纵身一跃,让他认定了跳伞这件事。空中、地面,一上、一下,伞兵李振波说,“每次离机都是一次挑战,每次着陆都是一分收获。”银翼和蓝天,成为李振波军旅生涯的壮阔背景。

  伞是空降兵区别于其他兵种的“名片”,而要“撑”好这把伞实属不易。有人把伞降训练概括为“三肿三消,方上云霄”,足见每天反复训练之苦。即便如此,李振波不仅能吃下这些苦,而且琢磨着从800米高空跳下落地的19秒里,如何做到极致。为了消除疑惑、破解难题,只要有伞降训练,就有他的身影,特殊情况出现时,他都会第一时间赶到。如此探索、积累、总结,他改进了跳伞动作,让地面动作训练时间缩短了1/3、训练强度减轻了一半,且没有出现一起事故。有耕耘就会有收获,当伞花打开、落地的那一刻,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空降的难,还不只是“跳伞”这一个,如何空投重装备更是难上难。不畏难,是李振波的可贵品质。这些年来,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了重装空投这一前沿领域,一个方法接着一个方法地试,这个不行就换另一种,“一门心思琢磨着怎么成功”,最后攻克了大型装备的装载、投放、脱离、缓冲等技术难题。这是对战斗力的极大提升,也是李振波为自己打开的一朵伞花。正如《空降兵战歌》所唱的,“一千朵花里,只有一朵在云端开放;一万种伞里,只有一朵在碧空翱翔……”伞开云端,强军有我,空中翱翔的伞花里就有属于李振波的那一朵。

  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一滴水也可以汇成奔腾江海。李振波的微信昵称就是“一滴水”,它看似平常却十分不平凡,一如无数奋战在绿色军营里的子弟兵们,用平凡成就伟大,为强军强国铸起牢不可破的盾牌。


  《 人民日报 》( 2019年11月14日 09 版)

(责编:杨光宇、仝宗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