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人均挂牌近6块 牌子满墙何时休

夏熊飞

2018年11月29日07:49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人均挂牌近6块 牌子满墙何时休

  挂了牌子却无法提供相应服务,必然会引发群众的不满,岂非自砸招牌?

  在一些乡镇街道、村居社区,越来越多的牌子悬挂在基层单位的墙上、门上,大大小小动辄几十块。不少群众反映,这些地方只负责挂牌,却没有为百姓提供相应服务。“牌子满墙”成为基层治理铲除不尽的“野草”。(半月谈网11月27日)

  挂牌过泛过滥现象在基层到底有多严重,从以下两个案例可见一斑。一是在湖北省荆州市某村,今年5月村委会墙上的86块各类标识牌和制度框拆掉了,只保留村支部、村委会、村务监督委员会、党建评星晋级等4块。另一个则是据江西省一名县级干部称,在其挂点联系的某社区,只有5个工作人员,却挂了29块牌子。

  很多牌子的确有“上墙”的必要,一是标识基层单位的性质与功能,方便办事群众“对号入座”,开展有针对性的监督;二是体现基层单位对部分关键工作的重视。但随着牌子上墙成为上级部署安排与下级落实指示的捷径,挂牌越发成为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无论有没有必要挂牌,也不管挂牌后基层单位是否有能力完成任务,总之,先把牌子挂上再说。挂上了牌子,上级检查时有东西可以交差;有些地方刷刷墙、挂挂牌,就能拿到数额不菲的基层工作经费。看似通过满墙的牌子,上级部门部署工作留下了痕迹,下级单位在各类迎检中顺利过关,甚至还能获得些许经济收益。

  其实不然,泛滥的挂牌绝非表面上所看到的“无伤大雅”甚至“皆大欢喜”,这种新的形式主义危害颇深。

  首先,这会让基层工作人员疲于应付,造成工作效率低下。仅有5个工作人员的社区却挂了29块牌子,一块牌子就代表要负责一个领域的工作,那这个社区的人均要负责将近6个领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眉毛胡子一把抓,可能导致所有工作都无法抓好,不仅牌子上的任务无法完成,连本职工作也被荒废了。

  其次,这对基层单位的公信力也是一种消解。很多时候,牌子是挂在了墙上,但基层单位并没有具备“名副其实”的能力。这并非基层单位不愿作为,而是囿于人手有限、技术资金匮乏等客观因素,的确无能为力。但前来办事的群众不了解情况,他们只认挂在墙上的牌子。挂了牌子却无法提供相应服务,必然会引发群众的不满,岂非自砸招牌?

  此外,“牌子满墙”还可能导致更大范围的形式主义,比如,为了在迎检及考核中拿高分,同级基层单位间形成攀比谁牌子多的不正之风。挂牌子成了应付各项检查的手段,而各项政策及任务并未因此真正在基层落地生根。

  我们经常提及“留痕管理”,但留痕是为了增强实效,防止有人弄虚作假,是为了在出现问题时能第一时间追溯症结所在和总结成功经验时便于查找亮点。可如果用于反对形式主义的“留痕管理”,在落实过程中演变成了类似“牌子满墙”的新形式主义,那留痕就会沦为不折不扣的瞎折腾。

  整治“牌子满墙”的新形式主义,一方面要通过“并同类”“摘虚牌”等手段减少非必要牌子的数量,另一方面更要借助“互联网+政府”,提高行政效率与便捷程度,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很多事情足不出户就能在网上办理,虚头巴脑的牌子也就没必要再挂在基层单位的墙上了。基层单位及工作人员只有从无谓的事务中解放出来,才能心无旁骛地高效做好各项本职工作,为人民群众提供高质量服务。

  夏熊飞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董晓伟、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