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费增长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观点)

陈须隆

2017年04月12日05:5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以“东升西降”“南升北降”和西方大裂变为主要标志,世界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大变局。其中,世界经济在深度调整中曲折复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蓄势待发,全球治理体系深刻变革,对国家面临的安全挑战和维护安全的方式产生深远影响。

  近年来,大国间的地缘战略博弈走强,传统安全问题上升。在亚太,美国上届奥巴马政府大搞“亚太再平衡”战略,加强地缘战略对抗,决意在韩国部署“萨德”,触动了大国间原有的战略平衡,带来破坏性影响。

  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兴风作浪,导致地区局势“树欲静而风不止”“海欲静而浪翻涌”,各方不得不加大军事投入,尤其是扩充和升级军备,来应对复杂多变的安全形势,这反过来又加剧了地区“安全困境”。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实施以解禁集体自卫权为核心的新安保法,意味着向“可战国”迈出一大步。

  在欧洲,俄与北约的战略对抗呈升级态势。美国欲打破美俄核威慑平衡,确立其核霸主地位。俄罗斯则加快研发新型核弹头系统,确保与美国相互摧毁能力。北约扩员拉拢黑山,在罗马尼亚、波兰启动反导系统,加强空间系统、网络战武器、远程轰炸机等,引发新一轮对抗。双方战略博弈全面展开并向纵深发展,陷入“持久冲突”。为此,欧盟加强与北约合作,推出10多年来最大规模防务计划,欧洲议会呼吁建立“欧洲防务联盟”。

  此外,旷日持久的中东大乱局将美、俄、欧等大国力量牵涉进去,各方在加强反恐合作的同时,也展开地缘政治较量,并对国际战略与安全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同时,非传统安全问题凸显。恐怖主义肆虐各地。“伊斯兰国”虽在主战场失利,但加大了向欧洲、非洲、南亚、中亚、东南亚等地的扩散。欧洲面临近10年来最大恐怖威胁。各方采取新举措加强反恐,军队反恐作用备受重视。网络战愈演愈烈,许多国家都组建了网军,美国已公开将网络攻击作为一种作战手段,这必将推高各国军事投入。此外,核安全、气候变化、移民难民、疫情灾情等问题对各国安全政策影响增大。

  在上述背景下,国际关系中的军事因素上升,表现为各方加强军事部署、增加军费、扩大军演、升级战略武器、加紧研发新式武器、发展军事关系。这使全球战略稳定与平衡受到一定冲击,并可能诱发新的军备竞赛。

  面对日趋复杂的国际安全形势,中国提出并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坚守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保持战略定力、战略自信和战略耐心。因此,中国绝不会随“冷战思维”起舞,反对搞军备竞赛,力避陷入导致大国冲突的“修昔底德陷阱”。

  同时,中国也铭记“忘战必危”,努力实现“强军梦”,坚定有力地捍卫自身的主权、安全与发展利益,同时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更大贡献。这势必要求中国不断增加军事投入。

  中国坚持走有中国特色的强军之路,奉行总体国家安全观,将始终根据国防建设的需求和国民经济发展的水平来确定国防费的规模。现今,中国国防费用占GDP的1.3%左右。这一比例不仅低于一些世界军事大国,也未达到2%—4%的“安全比例”区间。因此,那些渲染和指责中国军费增长过高的论调是有失公允的。

  各国惟有携手构建人类和平安全命运共同体,普遍实现共同安全、综合安全、合作安全、可持续安全,才能从根本上消减军费增长的国际安全诱因,给世界和各国人民带来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福音。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12日 23 版)
(责编: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