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1+1

“美化高利贷”是把市场当成屠宰场

蒋萌

2017年03月28日16:07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美化高利贷”是把市场当成屠宰场

背景:近日发生的一起暴力催逼高利贷引发的命案,由于当地法院的判决遭受质疑,引起广泛关注。对此的评论中,有一种观点认为,高利贷解决了急需资金的中小企业的现实困难,有其合理因素。甚至有人宣称,“一个人信用不足,或急需资金救急,银行不借,亲友不理,只有高利贷主肯借你钱,这是市场之善,不是恶。”

中国青年报发表周俊生的观点:一些中小企业得不到急需的资金支持,是我国金融流通渠道没有理顺,国有银行没有尽到社会责任的结果。高利贷的存在,是我国金融市场发展不充分、金融流通秩序高度扭曲的一个恶果。我国从来没有承认高利贷具有合法地位,2015年最高法出台的司法解释明确,民间借贷最高年息不能超过36%。但是,由于目前对高利贷存在模糊认识,一些高利贷纠纷即使上了法院,其超出规定部分的非法利息竟被有的法院认为是借贷双方的合意而予以确认,这使暴力讨债更加有恃无恐。高利贷已经对我国基层社会的经济秩序造成了严重的破坏,政府应该态度明确,坚决打击和取缔,对造成严重后果的高利贷主依法制裁。在目前中小企业普遍面临资金困难的背景下,利用高利贷来帮助中小企业只能是饮鸩止渴。在严厉打击高利贷的同时,政府还需要加大国有银行对中小企业的资金支持力度,为中小企业创造摆脱高利贷“奴役”的市场条件。

小蒋随想:“饮鸩止渴”是对借高利贷的形象比喻。借高利贷的严重隐患很多人不是不懂,但在“万般无奈”下,一些人借高利贷是想延缓个人经济或企业财务崩溃的时间,甚至怀有万一起死回生的侥幸。然而,“万一”已决定了借高利贷对绝大多数人都是一条不归路。如果是单纯的个人或企业破产,只是财务上的归零。一旦借了高利贷,则是债务的几何式增长,还很可能被“黑道人士”逼得没命。人死债还在,放高利贷的还会让“父债子偿”,这是个无底洞。从这一个角度看,避免悲剧与恶性犯罪的发生,除了要严厉打击放高利贷者以及可能存在的权力后台,还需要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提供更多信贷支持。还需指出,不是所有创业都能成功,不是所有企业都能熬过市场的严冬,贷款不可能完全不设门槛,经营者在明知不可为时要学会放弃。往高利贷的脸上“贴金”,不意味着个别人了解市场,只能说明把市场当成屠宰场。

大学生当快递员也是种“界别融合”

背景:求职季到来,不乏本科毕业生求职当“快递小哥”,大学生兼职做“快递小哥”在校园也有蔓延之势。

中国青年报发表毛建国的观点:社会发展到今天,恐怕很少有人还像过去一样,以为大学生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就业的压力人所共知,谁也大意不得。就业起点较低,到底有多低,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学生做快递,其实未尝不可。近年来,中国快递企业抓住“互联网+”等重大机遇,使一个毫不起眼的“草根产业”快速成长为一匹“产业黑马”。中国快递业已连续6年保持50%左右的高增长,牢牢锁定“第一快递大国”的地位。这是一片蓝海,正在呼唤弄潮儿。现在快递业还面临不少问题。比如快递人员的素养以及培训问题,快递员的劳动权益问题,都迫切需要引起重视。问题有时不是包袱,反是机会所在。应该相信,随着快递业的发展,权益保障问题将会得到重视,并且会很快得到解决。而大学生加入这个行业,也有助于这些问题的突破。大学的真正价值,应该体现在对自身的丰富与完善上。一个真正经过大学锻炼的人,即便从事一个起点较低的工作,也应该表现出与众不同。这种与众不同及其对所在行业的良性影响,才是大学的真正价值所在。

小蒋随想:任何通过正当合法途经养活自己的人都是值得尊重的,自以为是、眼高手低、只会“啃老”乃至“吃救济”的人才应受到鄙视。一些在校大学生或大学毕业生兼职或全职当快递员,只能说明快递员职业具有吸引力,让一些大学生从中获得了价值感,能够由此自食其力。要说大学生当快递员是大材小用,或者说“当快递员何必读大学”,有这种想法的人首先是对快递员职业怀有歧视心理。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越是非用人工体力不可的工作价值越高,“人力”资源看涨是一种必然。如果说智力是一种资本的话,体力就更是一种宝贵财富,二者没有高低之分。至于“当快递员何必读大学”,说明某些人没把“跨界”当成正常现象,没意识到快递行业也需要“知性血液”,没明白任何产业都具有升级潜力。当然,也不能怪某些人没眼光。毕竟,如果所有人都独具慧眼,也就不存在独具慧眼了。没有慧眼不可怕,糟糕的是某些人还对别人的选择说三道四。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责编:董晓伟、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