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期刊评价,能否催生学术净土

李迎春

2017年01月22日08:43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期刊评价,能否催生学术净土

  近日,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公布了新一轮的南大核心来源期刊,也就是所谓的C刊(俗称“核心期刊”)。在此次公布的C刊目录中,《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和《同济大学学报》(哲社版)等知名期刊被“踢出”了C刊,并因此引发了学界热议。有的直指量化考核的弊端,有的怒斥期刊评价的不公,有的深思期刊对于学术发展的价值……大有期刊界风云再起、学术界格局趋变的阵势。作为旁观者,对期刊评价及学术界的种种热闹,我们所关心的是,这样的期刊遴选和评价机制,究竟能不能催生学术净土。

  对于核心期刊,许多高校的学子、老师都深有感触。想要毕业,必须要在核心期刊发文章;想要评职称,必须要有核心期刊的文章。在许多学术领域,权威与否、水平高低,光有文章还不行,还得看文章的“影响力因子”和“被引用的次数”。某种程度上,正是因为这种对于期刊的刚性需求,催生了期刊的评价机制。南京大学版本的核心期刊名录,因为其在高校及学术界的影响力,更是成为许多高校申请学位、职称评定甚至论资排辈的“指南针”。其目录的每一次变动,不仅涉及到期刊的利益,也涉及到众多学子、老师、学者的利益。

  不得不承认,这种评价机制的存在,客观上导致了一些学术界的不端和乱象。君不见,一些期刊发文章,形成了完整的生态链,从代写到代发“一条龙”,前提是你能出得起足够的代价;君不见,为了发文章,一些学者对知名刊物的关键人物极尽恭维,媚态尽显。在百度检索中输入“期刊 代发 论文”,相应的词条高达260多万条,这样一个触目惊心的数据,相信许多人都无比震惊。期刊界自身的故事,或许还有更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窘境与尴尬。

  期刊作为知识创新的载体,对学术界的重要意义不言自明。根据有关统计,我国的期刊出版总数已经过万。期刊之间如何区分优劣高下,并进而确定核心期刊的入围标准,其中因为存在漏洞,历来受到众多诟病。在种种方略之中,通过“影响因子”等量化考核方式,被作为期刊评价的现实方式予以采用。这种量化考核无疑也是无奈的选择,但这种量化考核恐怕依然无力纯化学术土壤。

  网络流传的《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编辑部声明及《同济大学学报》(哲社版)“主编感言”,就暗含了针对期刊评价量化模式的直陈与批评。“作者自行安排引用”“兄弟学报之间互相引用”“以市场为中心,强化期刊影响力”“收取高额版面费”等等,都与学术研究相去甚远,更多地将学术期刊导向“市场化”和“金钱化”。若果真如此,岂止是期刊的不幸,又岂止是学术界的不幸!

(责编:董晓伟、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