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师德,该拿什么拯救你

路中林

2016年12月23日09:21  
 

12月19日,华南农业大学一名教师借组织饭局猥亵女生,现已被停职并接受警方调查。

曾几何时,高校教师以及中小学教师,利用职务之便侵害学生权益的事件越来越多,诸如性侵小学生等案例,其恶劣程度更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我们当然可以说,这些害群之马不能代表教师群体,绝大多数人民教师仍相当注重自身形象、具备较高道德素质。但这些败德者的存在显然已破坏许多人心中的教师形象,以至于在网络上“小学校长”曾一度成为猥亵者的代名词。陶行知先生有句名言:“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越来越多教师在道德上不能自律,师德日益沦为可有可无的漂亮话,此种转变让人唏嘘不已。

根据已发布的各类规范、条例,国家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教师队伍的师德建设,如教育部、中国科教文卫体工会全国委员会联合发布的《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明确了师德底线:依法执教、爱岗敬业、热爱学生、严谨治学、团结协作、尊重家长、廉洁从教、为人师表。遗憾的是,现实工作中,由于这些概念并不容易量化,很多时候对教师不具有实际约束力。特别是在高等院校,治学环境更为自由,特别是少了家长的监督、反馈,师生之间若产生矛盾,往往由双方自行解决。而教师和学生天然的身份差异,又决定了学生不可能过分强硬地坚持自己的权益。表面上依然尊崇、倡导师德,可在实际工作中,师德却越发不受重视,如此吊诡的局面无疑在警示我们,改变已刻不容缓。

我们究竟要如何拯救日渐式微的师德呢?最直接的方法是彻底改变教师评价体制,大大加重师德考核比重。现阶段学校之间为争夺生源、国家补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而决定学校竞争力的首先无疑是其师资。这一点在高校体现得尤为充分,只要有一位知名学者加盟学校,他便可利用自己的学术影响力,吸引大批优秀人才,并获得各类项目资助、成立新的学科点。这种“一人拯救一个专业”的现象在国内并不鲜见。对于如此举足轻重的人,即便道德上有些瑕疵,校方也绝不敢有丝毫嫌忌。认真翻阅已曝光的案例,我们发现,许多道德有损的教师,学术上却颇有造诣。如果这样的教师成为研究生导师,后果可想而知。虽然我国研究生培养实行导师主导制,可主导常常意味着全权掌控。学生能否顺利毕业、将来能否在科研圈工作等,都与导师的意见直接相关,而许多学生是付出巨大代价后才选择深造的,这就是不少学生面对导师的无理要求只能屈从的缘故。不是因为他们胆小怕事,而是因为奋起抗争的代价太大、大到会令此前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

面对教师的猥亵等无理举动,我们当然鼓励学生奋起抗争,并付诸法律保护自己。可问题在于,这些事后举措并不能彻底弥补学生遭受的损害。让师德有存在感,意味着我们不能单纯从受害者角度建言献策,还必须制定一套有效的规范机制,真正震慑那些居心不良的教师。前苏联教育家加里宁曾说过:“很多教师常常忘记他们应该是教育家,而教育家也就是人类灵魂工程师。”传播知识技能只是教师诸多工作中的一项,参与塑造学生的灵魂才是更为伟大、更为艰难的工作。灵魂卑污的教师不能培养出灵魂高洁的学生,既然选择成为人民教师,他们就必须为自己的失德付出代价,增大对失德行为的惩处力度,势在必行。

(责编:董晓伟、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