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莫让古建因缺乏保护意识而消亡

朱昌俊

2016年08月18日09:40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莫让古建因缺乏保护意识而消亡

  近日有媒体走访中国文物大省山西的古村落,发现古建保护面临窘境,文章援引了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常嗣新的说法:古建面积在2万平方米以上的古村落,山西大约有2000座,但由于资金不足、产权纠纷等原因,大多数古村落年久失修,近一半古建筑面临倒塌危险。

  且不说山西当地近一半古建筑面临倒塌危险的结论是否足够严谨,但近些年山西古建面临的困境引发了众多媒体的关注确是事实。2015年《光明日报》曾报道,山西73%以上的古建筑存在不同程度的险情。(《如何留住历史的记忆》 2015年2月11日)山西的古建资源到底有多少?此前媒体报道的一组数据或能给出答案:山西是中国古建筑遗存最多的省份,总量多达28027处,其中木结构建筑上起魏晋,下至民国,时代连续,品类齐全。尤其现存元代以前木结构建筑470座,占全国现存同期同类建筑近80%。(《中国古建保护面临专业队伍“匮乏”的挑战》 新华网 2012年12月26日)这些品质超群的古建连同附属的彩塑、壁画等,共同构成了独一无二的中国古建筑标本体系,集中反映了古代建筑文明的综合成就。

  然而,这些令人钦羡的古建资源,似乎并没有形成与之相匹配的保护意识和规章制度。去年有媒体专门聚焦了山西晋城一些地方为了采煤而毁坏、拆除古建的做法,事情曝光后,当地政府表示将深刻汲取教训,采取有力措施积极整改。作为不可复生的历史资源,相较于诱人的眼前利益,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容易面临被弃之不顾的风险。

  不断见诸报端的“中国平均每天都有80到100个古村落在消失”(《让每个中国人都有“家”可回》 新华社通稿 2015年4月30日),“在长江、黄河流域,颇具历史、民族、地域文化和建筑艺术研究价值的传统村落,2004年总数为9707个,到2010年锐减至5709个,平均每年递减7.3%,每天消亡1.6个”(《传统村落急剧消失意味着什么?》 光明日报 2014年1月9日),这些数据恐怕并非是危言耸听。多数古建筑走过了数百年的风风雨雨,而毁坏与消失却在旦夕之间。若每个地方主政者都怀着“多不足惜”的心态,无异于是古建保护最大的隐患。

  谈及古建资源保护的不足,当然可以找出太多的理由与现实原因,资金不足、产权纠纷、专业人才匮乏等等。但一切事在人为,就古建保护而言,当前最需要解决的当是摆正意识的问题。讽刺的是,与大量传统古建筑、古村落遭致冷落相比,当前不少地方在修建仿古建筑、挖掘地方历史资源上,似乎又并不缺乏热情与投入。这再次反映了古建筑的保护,可能并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对于古建历史价值的认识不足,自然会影响到地方在投入上的偏好。事实上,从功利的角度而言,强化古建保护,也是为地方的未来进行投资。因为随着时间推移,古建筑、古村落的稀缺性将愈发突显,无论是作为旅游资源,还是历史文物资源,其价值都将提升。山西拥有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古建资源,虽然在当下看来,保护的成本不可小视。然而从未来看,只要保护得当,必定会成为独一无二的经济与人文“富矿”。这对于正经历产业转型的山西而言,也不无启发意义。

  梁思成有言:“古建筑绝对是宝,而且越往后越能体会它的宝贵。”反之,无视古建筑价值,肆意毁坏它们的代价,越往后也将越发体现出来。坐拥规模庞大、历史悠久的古建筑,却没有足够保护它们的历史感与责任意识,无疑是山西的一大遗憾。山西的古建保护的困境,是当前整个古文物保护的一个缩影。因此,对于包括古建筑在内的文物保护,整个社会其实都亟待一场认知的刷新,如此方能真正导向务实的保护行动。

(责编:董晓伟、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