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门当官、后门开店”注定是亏本买卖

林伟

2016年02月23日15:44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北京天创伟业投资公司原副经理倪殿山在工程建设中,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好处费;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巴彦浩特镇伊和呼都格嘎查党支部书记赵林章,履行监管责任不到位,致使施工单位只报工程增量、瞒报工程减量,虚假套取国家财政资金……2月1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通报的125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中,出现多起党员干部违规干预工程建设问题。(2016年2月22日《中国纪检监察报》)

“工程上马,干部下马”是人们对工程建设领域职务犯罪高发的形象概括,也是民谣中道出的腐败定律。随着我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工程建设规模日益庞大,而一个工程项目从审批、规划、招投标到施工、质量监理、验收评估等,环节至少10多个,涉及部门多,资金相对密集,势必为腐败滋生创造了大量的机会。这正像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纪委相关负责人所说的,“工程建设涉及主体多元、环节繁多、成本伸缩性强,不法商人为拿到项目往往不惜成本‘围猎’官员,一些官员也禁不住利益诱惑。这也是导致此类案件高发多发的一个原因。”

贪是火,欲是水,水火无情毁自己。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原党组书记、副厅长陈明宪就是其中的典型。作为桥梁专家,陈明宪曾被认为是令湖南路桥公司“起死回生”的功臣。但坐稳交通运输厅领导的交椅后,陈明宪的价值观、权力观逐渐发生变化。他从操纵工程招投标入手,“发明创造”出了“串标”、“围标”和“清标”三步工作法,想方设法从工程的“唐僧肉”中分得一杯羹。最吸引眼球的是,陈明宪不直接收受钱物,而是让最亲近的朋友、亲属等特定关系人从中当“二传手”,他在“前台”玩权,特定关系人在“后台”收钱。这种“前门当官、后门开店”的情况并非少数。广东省深圳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的妻子,开了一家做工程和投资的“皮包公司”,“几乎什么项目她都要插手”。还有一些官员精心挑选“合伙人”,构建起人员结构和利益链条相对稳定的“朋友圈”,大搞权钱交易。权力、利益和亲情友情相互交织缠绕,让原本就缺乏监督的权力披上了“隐身衣”,违规干预工程建设的“黑手”在无声无息中愈加肆意妄为,疯狂扩张和攫取。

贪欲犹如癌扩散,利令智昏就完蛋。“前门当官、后门开店”的工程建设腐败,说到底还是任性权力猖狂逐利的结果。巨大的利益诱惑,加之权力监督的缺位,让一些手握重权的领导干部难以自持。然而,在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当下,斩断干预工程建设的“黑手”已经成为一种必然,“手莫伸,伸手必被捉”更是一种自然。“前门当官、后门开店”注定是一笔亏本的买卖,无论怎样用尽伎俩瞒天过海,最终都难逃恢恢法网。正如一句经典电影台词所说的,“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要知道“党与人民在监督,万目睽睽难逃脱。”

制度是腐败的防火墙,监督是腐败的灭火器。要杜绝滋生“工程上马,干部下马”、“前门当官、后门开店”现象,就必须摈弃“经济要上,纪律要让”的思想,紧跟中央反腐步伐,力度不减、节奏不变、尺度不松,一方面盯住重点项目,实现全过程、动态化、无缝化监管,用法律和制度来封堵腐败“源头”,铲除腐败“土壤”,卡住腐败“咽喉”,让“红灯”亮在干部“越轨”之前;另一方面要快出重拳、狠下猛药,严惩腐败,打击寻租,让跑到“笼子”外面的权力不敢下手、不能下手。

(责编:王倩、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