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每日最新评论

解读新型全球伙伴关系的合理内核

2015年02月17日06:53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解读新型全球伙伴关系的合理内核

  ■新型全球伙伴关系的合理内核与经济全球化伙伴时代的根本特征具有关联性,是我国“在坚持不结盟原则的前提下广交朋友,形成遍布全球的伙伴关系网络”的理论依据之所在。

  在2014年11月29日结束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在坚持不结盟原则的前提下广交朋友,形成遍布全球的伙伴关系网络”,重申了中国对外关系发展要用合作共赢的全球伙伴关系来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实现我们的朋友遍天下的重要任务。

  经济全球化的伙伴时代

  在当代国际关系中“伙伴”是一个常见词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伙伴关系”,然而其中却有新与旧之别、优与劣之分:有的相关各方都有舒适度,有的却不是;有的对相关各方的发展与安全利益均具有可靠性,有的却并不如此;有的是患难与共,同舟共济的真朋友,有的则未必。

  至于以结盟为前提的伙伴关系,有明确对付第三方的针对性,给其他国家发展与安全利益带来威胁,是当代世界不稳定因素,并不是人们愿意乐见,至于能否给结盟的相关各方发展与安全利益提供有益的能力增量,同样是各自尤如“茶壶里的水冷暖自知”,例如美国对其盟国几乎都不放心,口惠而实不至,又例如日本对美国在自己国土上长期驻军未必心甘情愿,即使在经济发展上日本对经常受到美国的卡压也是有苦难言。

  因此对伙伴关系研究首先必须回归到“伙伴”的本来意义。“伙伴”在中文语境中是由古代的“火伴”一词演绎过来的,原意是指古代战场上同吃一锅饭的士兵之间关系;因为朝夕相处、利益相依、生死与共而成为“伙伴”,具有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的意涵。在英语partner的语境中也有“合伙人”、“合股人”的涵义,似乎在一定程度上与中文“伙伴”的意涵相通。所以我们只能用“伙伴”的本来意义来考核当今国际关系中各种伙伴关系的是非,来界定新型全球伙伴关系的合理内核。

  新型全球伙伴关系的合理内核与经济全球化伙伴时代的根本特征具有关联性,是我国“在坚持不结盟原则的前提下广交朋友,形成遍布全球的伙伴关系网络”的理论依据之所在。

  经济全球化时代是共生性全球体系居主导地位的时代,所有行为体均处在各种各样共生性网络关系的体系之中,其根本特征是:一方面各国要坚持独立自主发展,各有自己的梦想与追求,各自都珍惜自己的历史文化传统或者对自己的现实各有偏好,而另一方面是经济全球化造就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交融性发展,尽管相互之间依然存在各种矛盾冲突, 但是事实上已经在各国之间形成了兴衰相伴、安危与共的命运共同体。

  各国在与他国的利益交融性发展过程中既坚持独立自主又要与他国合作发展,不仅为他国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而且也承担自己的责任、分享他国的利益,使“搭便车”现象比比皆是;由此形成的命运共同体发展趋向既要求利益共同体的发展,又要求责任共同体的发展,具有“三位一体性”要求;而正是这种“三位一体性”要求才转化为国家之间克服、缓解相互之间矛盾冲突的动力,由此带来的是“和实生物”,和谐共生,共同发展。

  不结盟原则前提下广交朋友

  全球伙伴关系与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三位一体性”之间的关系是表里关系、外壳与内核关系;后者是前者的内核,前者是后者的外壳,或曰后者的存在形式;前者的是非曲直是依据后者是否具有合理的“三位一体性”来判断的。

  国家之间在合作发展过程中,发展与安全均是相关国家首先关注的两件大事,均不会偏废,同样可以依赖后者合理的“三位一体性”来实现。因此全球伙伴关系研究的核心问题是后者的“三位一体性”研究,不仅要思考建立什么样的利益共同体、什么样的责任共同体,而且要思考如何使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三者之间的结构体系具有协调性、合理性,使相关各方既能独立自主发展又能合作发展,使伙伴关系既有舒适性又有可靠性。

  但是在当代国际关系中的许多伙伴关系事实上其内核却并不具有合理的“三位一体性”,三者之间的结构关系既不协调又不合理,因而使伙伴关系既没有舒适度又没有可靠性。因此必须寻求包容性塑造新型伙伴关系、新型国际关系。

  就关系与观念的逻辑而言,中国古人云“和实生物”,决不是就关系论关系的结果;关系的理性逻辑是由观念引领的。国家之间建立什么样的利益共同体、什么样的责任共同体,以及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能否具有合理的“三位一体性”,伙伴关系内核的三者结构性体系是否协调、合理,能否得到有序安排,不只是如何操作、如何建构的技术性问题,要回答以何种观念来引领,必须强调先进观念的引领作用。

  然而先进观念同样只能源自于我们所处时代的根本特征。经济全球化时代的根本特征规定了国家之间的合作发展必须倡导亲诚惠容的理念,追求合作共赢、互利共赢的目标,而此正是所有国家不得不为此作出努力的方向,具有普遍主义特征。

  因此中国“要在坚持不结盟原则的前提下广交朋友,形成遍布全球的伙伴关系网络”,秉承的是亲诚惠容的理念,追求的是合作共赢、互利共赢目标,不仅在观念引领上具有先进性,具有史无前例的创新性,而且更易于广交朋友,更易于包容性塑造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的合理“三位一体性”,由此形成的伙伴关系也能既有舒适度又有可靠性。显然包容性塑造新型全球伙伴关系网络也是包容性塑造新型国际关系的具体实践。

  遍布全球的伙伴关系网络

  在经济全球化运动过程中,国家之间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三位一体性”包容性塑造要求是一直客观存在的。中国将秉承亲诚惠容理念、追求合作共赢、互利共赢目标,体现到国家之间政治、经济、安全、文化等各种关系的方方面面,坚持正确的义利观,做到义利兼顾,在包容性塑造利益共同体的过程中注重责任共同体的包容性塑造,用总体安全观的责任共同体来维护、保障利益共同体,实现和而不同,和谐共生,共同发展,因此是使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三位一体性”适应经济全球化运动的合理选择。

  就此而言,责任共同体也不是简单地分摊各国的责任是什么,而是要在政治、经济、安全、文化等利益共同体的方方面面关系上追求发展与安全的整体谋划,按照合理需求原则、底线原则、规制性原则来包容性塑造,实现总体安全性。这就是说,责任共同体首先是基于相关各方对责任的相互性合理需求的心灵相通,具有自愿拘束性,同时又基于相关各方共同认可的底线,例如主权原则、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搁置争议”原则等,使自愿拘束性具有平等互惠与公平正义性,并最终以制度、规则、机制得到规范,具有可操作性与实践性。由于利益共同体与责任共同体是刚柔融合、互补互济的统一体,因而使命运共同体具有活力,具有生命力,能适应同舟共济的需要。这也告诉我们包容性塑造新型全球伙伴关系网络不只是外交部门的事,而是所有涉外部门及单位共同的事业,需要齐心合力、同舟共济。

  追求合作共赢、互利共赢目标,包容性塑造新型全球伙伴关系网络,在不同国家之间如何操作、如何实现,还需要精耕细作、“精准营销”,这同样是新型全球伙伴关系内核的“三位一体性”所要求的。

  国家涉外关系是一个分层次的体系,是一个由理念层面、原则层面、规则层面、操作层面所组成的复合体;既要用理念、原则层面来引领规则、操作层面,又要用规则、操作层面的“对症处方”来确保目标与手段的统一。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国情、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发展需求,所以必须使亲诚惠容理念、使全球伙伴关系内核的“三位一体性”要求在不同的对象国本土化、制度化、机制化,才能使全球伙伴关系扎根于对象国的土壤之中,扎根于对象国的民心民情之中,即使发生地动山摇也能巍然不动,也能经得起国际风云变幻的考验。

  形成遍布全球的伙伴关系网络,是在与一个个对象国家形成新型伙伴关系的基础上实现的;扎根于一个个对象国家土壤之中、遍布全球的伙伴关系网络因此也一定是“全天候”的,值得我们为此共同努力,我们的事业也一定能成功,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贡献。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