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每日最新评论

堂吉伟德:“医联体”当以政策红利培育源头活水

2013年01月17日16:56        手机看新闻

  作者:堂吉伟德

  昨天,在卫生部医改专题媒体通气会上,卫生部医改办副主任梁万年介绍了各地构建医疗联合体的探索。他表示,至少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医联体”模式应是让患者就近享受优质医疗服务的重要途径。(1月17日《新京报》)

  基层首诊、分级诊疗、双向转诊的管理办法,应是合理分配医疗资源,实现优势互补的一项基本制度。现实中,看病难和看病贵现出两种层次,看病难主要是享受优质资源难,看好病难,而对少数优质资源的渴求,进一步放大了“物以稀为贵”的消费心态,加剧了看病难的状况。而竞争性需求的存在,以及对优质医疗资源的过度消费,又使看病贵现象更加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医疗行业呈现出一冷一热的两极分化现象,医疗资源分配失衡的现象不仅没有得到改善,反倒日益恶化。

  作为医疗改革的一个基础部分,医疗资源能否合理分配,基层首诊能否得到实现,三级诊疗制度能否有质推动,关系到就医的有序化、合理化。“医联体”的存在,从理论上为破解这个难题,实现有序化提供了途径。一方面,不堪重负的顶级医院可以从繁重的医疗任务中解脱出来,继而担负起教学、科研和临床诊治疑难重症的责任;另一方面,门可罗雀的基层和社区医院,又因为“大树底下好乘凉”,借助于顶级医疗的技术扶持与联合治疗,不断提高其诊治水平和技术,既可以让闲置的设备被充分运用起来,又可以据此提升人气,增加就诊的人数。

  不过,从现实情况来看,要实现这一步并不容易。“医联体”究竟是向左还有向右,都有着很大的弊病。如果是松散的业务联系,比如时下比较通用的技术帮扶或业务合作项目,大医院派人对基层医院进行业务培训,或者让业务骨干对疑难问题进行处理,或者让医学院学生或者新录人员到基层锻炼等等,解决基层医疗机构的业务骨干缺乏的问题。简单的说,这种方式,仅仅限于业务方面的交流与合作,不存在利润分成,编制调剂等种种难题;另一种就是相当紧密的架构体系,基层医院是作为大医院的一个分支,甚至是一个组成部分,从而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医疗集团。

  无论是松散“联邦制”,还是紧密的“邦联制”,顶级医院的势力扩张,都应当是一件好事,也是破解医疗分配不均的一个突破口。不过,离开政策层面的引导,这样的“自选动作”就可能很难达到预期,甚至形成另一种形式的“单体扩张”,并加剧医疗资源的恶性竞争与区域失衡。如果说之前防止大型公立医院单体规模扩张是为了体现公益,实现责任回归。那么,“医联体”要实现制度突破,同样需要公益和责任作为基石。否则,无论是单体扩张,还是彼此互联,在逐利的思维下,最后可能会殊途同归。也正是因为此,“医联体”模式从探索时起就广受质疑。

  公立医疗要实现华丽转身,医疗资源要实现合理分配,必须要有统一的制度引导与激励。而打破大型公立医院的垄断和扩张,靠其自觉为基础并不靠谱,当务之急必须从分配上就有所侧重。改变时下医疗经费分配上的“马太效应”,注重源头活水的培育和引导,让基层享受足够多的政策红利,那么才能构建以基层医疗为主导和基础的“医联体”。否则,寄寓于“顶层”的“医联体”,无论是有着多么光鲜的名头,都无以构建真正的责任大厦,制度突破也就很难有所斩获。

(来源:齐鲁网)

分享到: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