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日程 3月8日:人大:人社部|民政部答问 政协:二次全体会
两会热词:幸福 文化 展望十二五
经济 献策十二五规划
教育圆桌 问路中国科技
人民网>>观点>>观点专题>>2011两会言论
返回首页人大新闻中心政协新闻中心

两会1+1:“放老百姓一马”启示啥?

2011年03月07日16:04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手机看新闻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放老百姓一马”启示啥?

  背景:政府工作报告关于个税调整的内容,得到“两会”委员和代表的热议。全国政协委员、民营企业家、北京星牌体育用品公司董事长甘连舫提议向他这种高收入人群多收税,“对老百姓就放一马”。

  东方早报发表陈宁远的文章:这种关心中低收入者、多承担税收责任的善心和勇气值得欣赏,也值得推广。但这不能简单作为税收调整的措施,因为降低税收不是民间慈善。税法、税制、税种及其相关的税基和税率的任何改革和变化,对国家来说都是一项巨大的系统工程。个税起征点调整的这个开始,仅仅是降低税负一种较为易行的方式,它是众多国民财富分配关系之中比较简单的选项,但还不能完整形成经济发展良好和国民收入增长的关系,更不是长期化,用以增加国民收入和壮大国民财富的制度程序。道理很简单,增加国民收入和壮大国民财富的根本途径,是想方设法增加国民收入和拓宽创造财富的途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着力提高城乡低收入群众的基本收入。稳步提高职工最低工资、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和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建立健全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严格执行最低工资制度。”若是没有收入的稳步提高,谈税收的调整,尤其是谈个税的调整,近乎无米之炊。从税收的角度来看,对过高收入者征收较多的税,并不能保证中低收入者增加收入,而只是以税收的杠杆,平衡和缩小收入的差距。而仅从降低税负的角度说,更为系统和结构性的税收调整,范围应该更广。不仅个税要调整,还必须涉及占我国税收比重更大的其他流转税,比如增值税、消费税。

  小蒋随想:税收的基础是财富的创造。如果不创造更多财富,税基就是浮云。让老百姓增收,有两个途径。一是提高工资与劳动收入,二是降低劳动收入的税负。从效果上看,提高工资收入无疑是最优选择。如果涨薪面临困难,降税则是次优选择。由于政府不宜直接干预市场化的薪酬调整,减税则成为比较现实的惠民选择。运用减税这一手段,一方面可以使劳动者立竿见影地“增收”,另一方面也是在体现政府不与民争利的责任。没有人否认富人也有增收的权利。但是,任何国家都不会将富人作为“减税增收”的目标人群。相反,富人在税收环节,通常要承担更大的税负比例,这也是体现社会财富分配的公平原则。“富人委员”甘连舫呼吁税收“对高收入者狠一点”、“对老百姓就放一马”,是部分富人社会责任意识提高的表现。但是,并非所有富人都具有此类“进步思想”。所以,对政府而言,仍应努力排除各类片面利益诉求的干扰与阻挠,真正从全局着眼,立足于最大限度的草根性普惠,实施让最广大群众共享改革与发展成果的善政。

  

  “围追堵截”出来的信息群众满意吗?

  背景:全国两会上,省长与部长们再次成为被记者“围追堵截”的对象。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委书记苏荣接受采访时,记者们就因提问机会发生争抢。深圳市长许勤接受采访时,有记者被绊倒,10余名记者像多米诺骨牌般倒下,话筒、录音笔掉了一地。

  中国青年报发表曹林的文章:记者们堵的不是部长省长,而是信息。不畅通的日常信息渠道,造就了人民大会堂前这种对省部级高官井喷式的采访热情。虽然两会上堵部长省长,既拼脑力智力又拼体力,但一般还是能堵到的;即使没堵到他们想得到的大新闻,但起码采访到了部长省长本人。平时想采访到这些高官,比登天还难。虽然记者证上有新闻出版总署注明的“各级人民政府应为持本证进行采访的新闻工作者提供便利和必要保障”,可不少地方是根本不把这规定当回事的。不要说部长省长,就是司长市长厅长都很难,尤其是事关地方负面信息和敏感问题时,甚至连一个处长科长都采访不到。很多地方都是把皮球踢到了新闻发言人那里,新闻发言人则只说“无可奉告”或“未被授权发布这样的新闻”。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长吕祖善5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浙江乐清钱云会案件事情很清楚,没有什么好争议的,没有哪起交通肇事案有这样的透明度。这是浙江省的主要领导首次对此事公开表态。如果不是全国两会,记者是无法就此采访到省长的。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委书记苏荣表示,江西省从去年宜黄拆迁自焚事件中得到的教训是深刻的,要学会从互联网上了解社情民意。显然,这个江西官员向来讳言的问题也是记者围堵的氛围所逼出来的。此前,北京市对舆论诟病的公车数量问题一直在回避,工作人员一直推诿说“不便回应”。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常务副市长吉林近日表示,向社会公开公车数量不是难事。3月以后,北京将摸清全市公务用车数量,并通过“谁申请向谁公开”的方式实现透明化。堵部长省长的背后,分明是因为平时的信息太“饥渴”了。

  小蒋随想:《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近3年,执行情况难说乐观。“以公开为常态”为什么那么难?因为,公开不仅仅是一种形式,更牵扯到行政思维与方式的变革,以及信息公开后的一系列处理与应对。对于敏感问题,某些行政者不愿回应。因为,某些地方行政者的“盖棺定论”初衷就是对问题掩盖子,有些话难以自圆其说。还有,某些地方出台政策爱搞“霸王硬上弓”,没有充分沟通民意,一些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出来后让地方民众极为不满。只有平时少来点“不便回应”,坦白承认自己存在问题,最大程度争取群众的理解和支持,才能化解如是症结。两会上,记者们是能“围追堵截”出一些信息,但是,能否让民众满意呢?这要另当别论了。

(责任编辑:王倩)
今日直播
图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