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日程 3月4日:人大:新闻发布会 政协:小组讨论
两会热词:幸福 文化 展望十二五
经济 献策十二五规划
教育圆桌 问路中国科技
人民网>>观点>>观点专题>>2011两会言论
返回首页人大新闻中心政协新闻中心

两会1+1:揭开药价黑幕能否像足坛打黑?

2011年03月04日15:58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手机看新闻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揭开药价黑幕能否像足坛打黑?

  背景:全国政协委员崔永元透露:自己一直在关注药价,但还是整不明白,调研一年提案流产。“药价内幕比想象中还复杂,不亚于一部奥斯卡大片。”

  齐鲁晚报发表吴应海的文章:隔行如隔山,作为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委员对医药行业了解有限,要想理清药品链条上的各个利益环节,将药价虚高的内幕揭开,并开出针对性很强的“药方”,绝非易事。那么,谁能帮崔永元委员这个忙呢?首先,医药卫生界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可以帮这个忙,这些代表委员在医药卫生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对行业内幕肯定知根知底。其次,供职于政府部门、研究机构的相关官员、专家可以帮这个忙,这些官员、专家长期参与医药卫生行业的管理和研究,手头握有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另外,普通公众中的一些“特殊人士”也能帮上这个忙,譬如知晓行业潜规则的医生、药品采购人员等。问题是,能帮忙不一定就肯帮忙。譬如一些药企、医疗机构的负责人,他们可能是药价虚高的既得利益者,如果愿意揭医药内幕,早就出手了,再如一些官员、专家,他们理当挺身而出,来帮帮我们的小崔,但是谁能保证他们没有从药价中分得一杯羹?崔永元目前无法完成的提案,其实也算一份无形的“提案”。

  小蒋随想:过去总说中国足坛黑幕重重,虽然局外人不知道具体有哪些黑账,但越是看不清越说明问题的严重。最后,足坛打黑风暴刮起,一堆“大鱼”相继落网。药价黑幕或许也是同样的道理。老百姓都知道医院以药养医、医生开大处方有不菲“提成”。媒体也早就报道过,许多药品的出厂价与零售价差价巨大。这之中,药商会花大价钱“打点”医药采购、卫生管理部门等等。可是,知道这些“套路”并不代表一定会查具体的事例与人。药价背后的黑暗不仅没有消除,还在医改迟迟“改不动”的背景下,继续以“行业规则”的形式继续逞凶。政协委员崔永元“整不明白”,不过是药价黑幕“正常的”的外在表露而已。多年来,绝不只崔永元一人在两会上提出这个问题。关键在于,卫生主管部门、司法机关有没有下定决心真正严查。在渐进式改革的语境下,群众可以接受医疗改革的逐步推进,但人们无法容忍医药腐败迟迟不被打击与严惩。希望早日看到像足坛打黑那样的医药打黑。

  从提高贫困线标准到提升造血能力

  背景:全国政协委员沈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的贫困人口标准低得“让人惊讶”。她在递交给两会的提案中,建议现有贫困线应至少提高一倍至年收入2400元以上。

  新京报发表社论文章:大幅提高贫困线标准可以说合情合理。“合情”是指,在近年来物价上涨、以及各地最低工资标准不断上调的背景下,贫困线标准也应该上调。而且,我们现在的贫困标准仍然远远低于联合国的标准;“合理”是指,加大对最贫困人群的救助力度,是中国当下调整经济结构和改革收入分配的应有之义。如果大幅提高贫困线标准,必然会带来贫困人口基础大幅增加,按照联合国每天消费1美元的标准,我国将有1.5亿贫困人口。对这些贫困人口的救济最后还是钱的问题。国务院扶贫办的数据表明,从1980年到2007年的28年间,中央财政累计安排扶贫资金1600多亿元。2007年中央财政预算安排扶贫资金144亿元,2009年提高扶贫标准,中央财政补助资金197.3亿元,扶贫对象达4007万人。如果按照2009年的扶贫标准和1.5亿贫困人口算,中央扶贫资金的规模应该在738亿元左右。如果农村低保对象也相应扩大,中央财政补助农村低保的规模应该在805亿元左右。两项相加,每年应该在1500亿-1600亿元之间。去年,我国财政收入8.3万亿元,比上年增加14562亿元,增长21.3%。当然,改善民生已经成为“十二五”期间的核心任务,很多民生项目需要增加在预算中的比重。但是,无论是“发展成果要全民共享”还是“逐步缩小贫富差距”,对最贫困人群的救济和保障理应优先考虑。所以,扩大对贫困人群的救助,即便不能一步到位,也应该逐年增加。

  小蒋随想:授人鱼不如授人以渔,扶贫不应仅仅是给钱,而应着力培养有劳动能力者的自我造血能力。春节过后,各地都出现“用工荒”,许多企业都在给农民工涨薪,2000元月薪招不到农民工的新闻比比皆是。换言之,如果让有劳动能力的贫困者打一个月的工,其收入就可能超过贫困线。要实现这样的目标,首先应对贫困者进行基本的劳动技能培训。这之中,既需要地方政府牵线、搭桥、扶持,也需要企业转变观念——不能单纯指望招聘熟练工,也需要自主培养一些生手。企业或许有自己的忧虑——如果我花精力与费用培养了你,你若跳槽给别人打工,我不是亏了?这可以通过签订一定时间的用工合同加以解决。工会组织也应发挥更大作用,在集体薪酬谈判与签订用工合同之间扮演主持公道的第三方角色。扶贫最终的目标是使贫困者脱贫,政府、社会、企业应合力为此努力,这也是对各方都有利的工作。当然,确有一部分贫困者因为身体、年龄等等原因难以脱贫,这则需要政府成为公民基本社会保障的守护人。

(责任编辑:王倩)
今日直播
提问李肇星提问赵启正为两会寄语网民议事厅有话网上说两会调查
图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