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1+1:升国旗时,中国运动员的手到底该放哪

2008年08月06日16:15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聂卫平“炮轰”郎平,思想落后20年?

  背景:“棋圣”聂卫平放话:“那些出国去执教其他国家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的教练,我都非常不喜欢”“自己人把自己人打赢了,很有意思吗?”“别忘了,你们是中国人!”

    东方早报发表殷国安的文章在老聂看来,中国运动员在国际比赛中夺冠就是为国争光,也就是爱国的表现;反之,帮外国人当教练,就是同中国作对,就是不爱国。还好,老聂口下留情,没有痛斥他们是卖国贼。老聂为什么如此理解体育,如此理解爱国?他念念不忘的是上世纪80年代,他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中刮起“聂旋风”的同时,中国女排也迎来最辉煌的巅峰期。那时,我们把体育当作国家的形象,把金牌看成国家实力的象征。今天,我们已经知道,体育就是体育,是健身,是快乐,不要赋予体育过多的政治意义和社会功能。即使奥运办到家门口了,我们也不会把奥运金牌数看得过重。这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自信和进步。既然如此,我们的人到国外当教练,促进的是我国人民与世界人民的友谊,是体育技术的交流,没有什么不好。死抱着20年前的观点的聂卫平只能证明自己落后于时代,落后了整整20年。我们也聘请了许多国外的教练来我国任教,可他们的国家没有批评他们不爱国。退一步,就是从老聂的观点看,如果真有中国人帮外国人夺了金牌,不正说明中国人有能力,不也是为中国人争光吗?20年前很正确的话,20年后看是多么不合时宜。我们只能问“棋圣老矣,尚能饭否”?

    小蒋随想:对于“海外兵团”,体育界一直怀有复杂心理。往好了说,既然提倡人才交流,体育圈也没理由“锢蔽自封”,这才算“走向世界”;往坏了说,受国家培养那么多年,到头来帮着“外人”打“自己人”,不是在“吃里爬外”?再加上,国外高薪引来“红眼病”,“海外兵团”诉苦也有“不得已”,还真是雾里看花、各说各理。体育蕴含竞争不假,但体育更是一种游戏,奥运会的英文Olympic Games已是最好证明。顾拜旦老爷子推进现代奥运会,何尝不是希望通过人与人的交流,最终实现友谊博爱、“大同进步”的人文氛围?体育是具有感染力的,体育更是软实力的体现。姚明前往NBA,改变了不少美国人对中国的陈旧看法。中国的乒乓球、跳水、体操教练前往国外,一方面能够避免我们的优势项目陷入“独孤求败”境地;另一方面,以“中国方法”提升相关运动的国际化水平,不仅能确立中国在该项目上的“话语权”,同样也是使该项运动普及发展的积极保证。足球欧洲杯上,荷兰教头希丁克带领俄罗斯队击败荷兰队,荷兰人没有大骂希丁克“叛国”,俄罗斯队创造的新纪录同样映射出“橙色足球”的光辉。有时候,不能只盯着一时的“损失”,智者应放眼未来。


  “祖国在我心中”怎么成了“美国专利”?

  背景:网上流传一个帖子,称中国运动员不该在升旗仪式上模仿美国人行“摸心礼”(即将右手掌放在左前胸,表示“祖国在我心中”),认为这有损于国家和民族尊严。

    华商报发表石子砚的文章:《国旗法》明确规定:举行升旗仪式时,在国旗升起的过程中,参加者应当面向国旗肃立致敬,并可以奏唱国歌。但这显然是个“语焉不详”的法律条文,并且有着相当大的任由国民“自由发挥”的空间。中国运动员该不该在升旗仪式上行“摸心礼”?显然,这在《国旗法》中找不到法理依据。“东施效颦”总觉别扭的民族主义情愫,固然“发乎情”,但是“握手也是国外传来的,是不是也得禁用?”的反问,却也“止乎礼”。纠缠于这样一个你是我非的争论中,永远不会有一个终极的答案。礼法和习俗在一定程度上可谓一个民族文化的血脉。假设有外国人模仿我们的礼节、习惯,那每个中国人都很自豪,因为这说到底是代表了一个国家的文化生命力。而对“摸心礼”的排斥反转镜像,不正是对于民族文化不彰的一种担忧和焦虑吗?因此,这场公共辩论其实在本质上是如塞缪尔亨廷顿语境下的一场“文明的冲突”,是中西两种文化竞争力失衡下的一种“过敏”,其所反映出的是西方文化的依旧强劲,以及民族文化在这场“文明的冲突”与较量中的式微与疲软。如果民族文化不彰,民族文化焦虑的心病不彻底祛除,那么“升国旗时,我们的手到底该放哪儿”以及与此类似的问题,就永远不会有多数人认可的结论。而要消解这种缠绕在国人心头的民族文化焦虑感,尚需“而今迈步从头越”。

    小蒋随想:对于祖国母亲,每个人都有难以言表的爱。这源于祖国大家庭的凝聚力,也是血浓于水的生理反应。但是,不同的人表达类似的情感,却可能采用不尽相同的方式。从“不违法即可行”的角度,只要能够表达对国旗的尊重,将手放在胸口、或背后、或裤线两侧,都不涉及“纲线问题”。一些美国人是有“摸心”看升旗的习惯,但这并不意味着“摸心”就是“美国专利”。“祖国在我心中”本就是普世情怀,这与“东施效颦”完全是两码事。从“摸心”联想到所谓的“文化焦虑症”与“文明的冲突”,两顶帽子未免扣得太大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从国外引进的各种技术、设备、人才、管理方式等等数不胜数,我们还不是在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我们真的会因为“摸心”就“焦虑万分”?作为56个民族的大家庭,中国天然就具有高度的包容性。也正是具有开放的胸襟与宽广的气度,才令我们成就了30年的“中国奇迹”。网络具有放大镜特性,有时这是好事,特别是针对民生问题,但有时也可能存在“将芝麻放大成西瓜”的杞人忧天。


唱衰“万人购房团”,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背景:8月3日,“万人住房团购平台网新闻发布会”在深圳举行。有律师却认为“万人购房团”涉嫌违法,还有地产人士怀疑购房团的成功率,更有人认为,这不过是组织者的炒作。

    潇湘晨报发表郭松民的文章:房产界人士出面唱衰住房团购,这并不奇怪,因为开发商所以能够获得暴利,靠的就是自己的垄断地位和购房者自己的自相残杀。现在住房团购出现了,意味着购房者在一定程度上也“垄断”起来了,博弈能力有所增强。但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金焰说:未登记的社团组织涉嫌违法,“万人住房团购”不可能与某个开发商达成一次性的购房协议,因此将长期存在。这是一个有组织、有计划,并且长时间存在的组织,这样的组织不登记就属于违法行为——这就是一个相当严重的指控,不能不认真辨析一下。金焰断言他们“不可能”与某个开发商达成一次性的购房协议,这是不是有些过于武断呢?还有“长期存在”的难道就一定是一个社团吗?我和几个朋友相约每周末爬香山,这样的行动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了,是不是也要去相关部门进行社团登记呢?“万人住房团购”,说到底,仅仅是公民的一次集体采购行动而已,这是一次“行动”而不是一个“组织”,进行这样的区别是非常重要的。公民可以自由决定参加这次行动,也可以随时退出,“团购”内部没有等级制,也没有任何具有强制性的章程,类似这样合法且合乎市场规律的“团购”行动,每天在市场上出现的不知凡几,倘若都要登记,则登记管理机关的工作人员变身为千手观音也忙不过来,而公民的交易自由却势必受到严重的压制。

    小蒋随想:按“批发价”买东西便宜,这是小孩都懂的道理。虽然没有所谓的“正式规范”,尽管一些商家对“化零为整”微词不少,但团购还是在市场上以或明或暗的形式大量存在。小件物品就不说了,汽车等“大件”团购也不新鲜。团购之所以兴盛不衰,原因就在于,相对于个体的“散兵游勇”,消费者团结起来往往可以获得更多的议价权与更好的服务。“不见兔子不撒鹰”,消费者都不是傻瓜,团购至多是不成功,却很少有“上当”案例。深圳的房子不是说滞销、降价了吗?有人琢磨以团购的形式进一步增强买房人的议价能力,这种想法再正常不过。至于成功与否,显然是团购者自己的事,不愿掺和大可以看热闹,犯得着给人家找茬吗?房屋销售合同必然是与个人签,有什么证据证明“团购等同于团体”?某些律师质疑“违法”,究竟是为了“法律的尊严”,还是自己混“脸熟”?

(责任编辑:齐贺)
相关专题
· 观点1+1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中国将军:中国造航母不应意外
中国工人在俄罗斯的凄凉生活
5大关键词透视中国30年性解放
性感斗艳 盘点"亚姐"20年之最
   精彩新闻
·[时评]延迟女干部退休年龄,我看不妥!
·[时政]中国十大杰出青年:人民日报政治新闻版胡果入选
·[时政]陕西小学生致信人民日报维权引关注 母女艰难度日
·[国际]美国妇女色诱陪审员 为爱子洗冤轰动美国(图)
·[国际]港媒:借达赖逼中国退让 萨科齐完全打错算盘
·[社会]商务部原正司级巡视员郭京毅涉嫌受贿被批捕
·[社会]湖南郴州称50万年薪聘副秘书长系发布失误
·[台湾]台媒:扁在八一军徽、谢长廷在五星红旗下留影
·[港澳]图:张国荣和他的女友们 历届港姐冠军大盘点
·[军事]乌军火商绕过俄国 或助中国改进俄制武器
   播客·视频
寒流来袭 专家教你过冬窍门
 
   小编推荐
·8日集粹:萨科齐的行为得罪了一个民族!
·5日集粹:谁说人家“1正20副”超编了?
·4日集粹:处级以上女官员延长退休年限?
·3日集粹:谁解4700万“体制性寡妇”生活之困
·2日集粹:“小姐宣誓用套”,法律在尴尬讪笑
·1日集粹:“三五干部”不知羞耻到何种地步?
   观点集粹
网上第一评——人民时评
人民日报重要言论库
·人民时评:延迟女干部退休年龄,我看不妥!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出国公务考察如何不变味
·人民时评:惊闻又有人进京抓记者……
·人民时评:谁还应为举报人被打死的案件负责?
·人民时评:短信由“信”骚扰到“性”骚扰……
·人民时评:30年中国人的活法,欲望的禁绝与解放
·人民时评:男孩发小广告被城管追跳河溺亡引争论
·人民时评:当干部考察是为了完成出国指标……
·人民时评:又见法制宣传“大戏”上演
·人民时评:<血战台儿庄>到<集结号>中国电影30年

[一语惊坛]面对赤裸裸的挑衅,不要指望中国永远韬光养晦!
[时评]公务员"加薪"刺激了谁?·邓小平向美"泄密"令谁尴尬
[访谈]美国劳工部长赵小兰做客强坛·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
[辩论]经济危机公务员应带头降薪吗?·干满30年即退休如何
[博客]黄光裕是黑社会老大? "领导变裸女"是领导自己换上?
[博客]萨科奇懂毛泽东战略思想? 贫困县书记咋成卖官灾区
   彩信·手机报
“寻访时代弄潮儿”—手机访谈
发短信不再“内外有别”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