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

黑龙江一名局长为还赌债劫杀副局长被判死刑
  2007年01月29日19:4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2006年11月7日,黑龙江省泰来县国税局江桥分局原局长张玉玺在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随着法庭调查的逐步深入,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的“国税局长劫杀地税副局长”案中的迷雾彻底揭开。

  2006年11月28日,被告人张玉玺被法院一审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日前,记者多方采访相关办案人,详细了解了此案背后鲜为人知的内幕。

  急于求富――“攀上”国税分局长的大项目

  据泰来县当地的知情人介绍,今年43岁的董雪峰(化名)在当地应该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人物,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时任泰来县地方税务局社保分局副局长这一职务,更主要在于他人缘不错,头脑灵活。有人认为他挺有钱,但传言毕竟是传言。实际上,董雪峰并非像外人传说的那样富有。董雪峰的妻子也在税务系统工作,但收入不高。因此,董雪峰很想挣大钱。

  而泰来县国税局江桥分局局长张玉玺,年纪比董雪峰大三岁,当年他曾和董雪峰同在大兴税务分局共事,两人一直关系密切。

  根据齐齐哈尔市检察院和法院的调查材料,2005年9月一天的一次聚会,让董雪峰相信发大财的机会来了。

  当天,张玉玺为他介绍了一个大项目。据说,建三江农场某粮库2004年春天卖出去一批陈化粮(水稻),当时粮款没要回来,后来这笔款粮库当作死账处理,并且已经通过了审计。现在粮库主任想找人合伙,把这笔300万元的款子要回来,只要对方能筹到180万的现金通过验资就能成功。事成之后大家平分,每个人至少能分得100万。尽管董雪峰有些怀疑这样的好事怎么能轮到自己,但最后凭着和张玉玺多年的友情,决定与张玉玺合作。由董雪峰负责筹款。然而,就在董雪峰做着发财梦的时候,他想不到危险正向他一步步靠近。

  原来税务分家后,张玉玺到了国税局。2001年12月,由于工作成绩出色,张玉玺由泰来县国税局塔子城镇分局调任江桥镇分局任局长职务。虽然他仕途一帆风顺,可是却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欠的外债越来越多。据说,几年来,张玉玺因为赌博、买彩票而花掉的钱有百万之多,外债的窟窿越来越大,加上挪用单位的税款,他的生活已经快要到了崩溃的境地。为了还这些饥荒,他苦苦思索筹划这个骗局,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最后他把目标对准了董雪峰。

  艰难筹钱―一心想吃“天上的馅饼”

  据庭审调查,2005年11月份,张玉玺催促董雪峰筹款。董雪峰遂将齐市某工程管理公司总经理闻某介绍给张玉玺,后因闻某对此事有所怀疑,第一次筹款未成。董雪峰费尽心思才筹到86.6万元,验资的日期越来越近,让董雪峰心急如焚。

  一天,董雪峰去银行看朋友,当时朋友的桌子上放着许多“练功券”,董雪峰灵机一动:用“练功券”顶真钞。反正自己是带着钱让对方验资,验完了还拿回来,用“练功券”充堆,谁会知道呢?

  虚钞做好后,董雪峰把它们放在了同学窦某家备用。

  董雪峰在筹钱,张玉玺也在紧锣密鼓地做准备。2006年4月初,他准备了第一步:用捡到的一个外地人的身份证,在齐齐哈尔市开户买了一部尾号是2331的手机,并告诉董雪峰他的手机号换了,以后再有事就打这个电话。2006年3月,他从齐齐哈尔市花2400元买回一把单管短把猎枪和十三枚子弹,准备将来有一天能够派上用场。

  据庭审调查,5月9日,急切等待音信的董雪峰接到了张玉玺的电话,称粮库主任过来了,今天晚上去大庆跟他见面,要董雪峰把钱带上。当日,董雪峰从银行取出以前筹到的现金,又到窦某处拿走“余款”。19时许,董雪峰与张玉玺同坐一辆车赶往大庆。

  出发前,也许是下意识地感觉到危险,董雪峰趁着张玉玺没注意,给他的好朋友、泰来镇第三派出所副所长张治军(化名)打了一个电话:“治军呀,我跟玉玺在一起呢,一会儿要送一笔巨款走,咱俩随时保持联系,如果我的手机关机了,那我就是出事了,然后你马上赶到出事地点……”“你这是干啥去呀?”张治军在电话中问。董雪峰说:“这个你别问了,等过两天事情办完了你就知道了。”

  准备就绪――国税局长迟迟未下手

  车驶出县城后,不知什么原因,张玉玺并没有在当天作案。几经犹豫,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打完电话后停下车,说:“今晚不行了,那个人有点事情耽误了,现在还没到大庆,说是明天能到。现在只能回去了。”

  回到自己家,董雪峰的媳妇见他又是这么晚才回来,满脸不高兴,因为她发现董雪峰这一段时间总是神秘兮兮的,对他产生了怀疑,以为有了外遇。当晚,她查看董雪峰的手机,发现一个尾号为2331的号码一天出现了好几次。

  当晚,董家一场大闹。即使董雪峰交待了机主的真实身份仍不能平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董雪峰只好打电话给为他保管钱款的老同学窦某。窦某果真过来劝架了,并主动请两口子下楼吃烤肉,直到22时许。

  这场夫妻大战虽然把董家闹得不亦乐乎,却客观上为后来的破案提供了线索。张玉玺苦心保密的手机号码被深深地印在了董家人的头脑中。

  5月10日早上还没起床,董雪峰就迫不急待地多次给张玉玺打电话寻问粮库主任今天能不能过来。张玉玺最后终于下了决心,称:“晚上我们去大庆,粮库主任已经到了。”

  黄梁梦破――副局长走上不归路

  当日20时40分左右,董雪峰再次从窦某家取走了那个装有“180万元”现金的丝袋子,在他把这个丝袋子放在张玉玺车后座上时,张玉玺偷偷地瞄了一眼,经常摆弄大额现金的他确信,里面应该有100多万。

  出发前董雪峰又给张治军打了一次电话。

  10日21时许,张玉玺开车走到泰来―齐齐哈尔公路的江桥路段,故意选择了通往渡口的僻静老道,车子开到了距离江桥老渡口20米左右的地方,张玉玺故意打方向盘晃了一下车,然后停下车。“车后胎好像没气了,你去看看。”

  董雪峰下了车,走到轿车后部蹲下身查看后车胎是否没气了,张玉玺蹑手蹑脚地下了车,手里拿着事先准备好的锤子悄悄地来到董雪峰的身后,高高地举起锤子朝着董雪峰的后枕部狠狠地砸下去。张玉玺待其没气后又拿出塑料布套在其头上,然后将尸体装到麻袋里抱进车后备箱。

  回到车上,张玉玺回手摸了摸车后座上的丝袋子,确认里面的确装了一百多万的现金。于是开车来到江桥老山后的一块荒地中。这块荒地里有一片面积不大的坟地,距离道边有几十米远,离村庄更是遥远,即使在白天也很少有人光顾,在这样一个漆黑的夜晚显得阴森森的。这也是张玉玺事先选好的地点。他看看四下无人,便用铁锹挖了一个坑,将董雪峰的尸体、手机等埋进去。

  窝赃连累亲弟弟

  埋完董雪峰的尸体后,张玉玺静了静神儿,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他身上吓得冒汗了。开车往回返的时候,他给弟弟张朔(化名)打了个电话,称自己一会儿到他那儿。

  22时许,张玉玺开车进了弟弟家,打开车门拿出装钱的编织袋,解开后从中掏出10万元人民币,然后把编织袋扎好,递给张朔,让他埋上,张朔不明缘由,问了一句,被张玉玺喝斥住了,张朔见状没再问,在院子花坛西北角用铁锹挖个坑将编织袋埋了。

  随后,张玉玺开车回到了江桥税务局。他重新换了一身衣服,在次日3时许骑摩托车返回到埋尸地点,用铁锹将坟包填了填,又在上面压了块黄纸。他的计划是,等过几天没人注意时,再把董雪峰的尸体挖出扔进嫩江。

  5月11日7时许,张玉玺带着从编织袋里拿出的10万元钱回到了县城,分别将钱还给了几位债主。

  中午,张玉玺开车来到江桥车站附近的洗车点冲洗车上的血迹销毁罪证。人算不如天算,百密也有一疏。车后备箱内侧一块微小的没洗干净的血迹后来还是被勘查细致的警察提取到,这也成了警方认定张玉玺是犯罪嫌疑人的重要证据之一。

  国税局长一审被判死刑

  5月11日19时,董雪峰的妻子见丈夫一天未回,手机也打不通,到董雪峰的朋友处打听也无消息,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于是她来到泰来县公安局报案。

  泰来镇第三派出所副所长张治军提供了董雪峰走前给他打电话的情况,警方通过排查与董雪峰通话的人,很快将张玉玺列为重要犯罪嫌疑人。

  2006年5月14日,张玉玺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8日被逮捕。

  本案于2006年11月7日在齐齐哈尔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有关人员还查明张玉玺在担任国税分局局长期间伙同他人挪用税款22万余元的事实。

  2006年11月28日,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玉玺犯有抢劫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挪用公款罪等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据了解,张玉玺对此判决不服,已提出上诉。(本报首席记者 王萌)

 

来源:《黑龙江日报》 (责任编辑:陈城)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新闻排行榜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