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分页 2006年05月04日15:58

Untitled Document
  
【编者按】当陈寅恪、钱穆这些国学大师背影远走,然而“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对历史要有温情的敬意”这些话却余音绕梁,看看当今文化现状和国人心态,不免有些凄凉。“如果我们依然在文化上不自觉,精神上不自立,人云亦云亦步亦趋地紧跟人后,纵然经济总量做到了世界第一,纵然将所有文化传统都立了法保护,我们离民族复兴的日子也依然长路漫漫、征途遥遥!”掷地有声,“‘半数国人不读书’是一种文化自阉”令人心惊……“申遗”之争硝烟散去,转眼端午又近,还有多少人真正记得龙舟之风、端午之韵?不免一句诘问:面对这些,我们又如何敢言中国业已强大?  

人民网评论部策划  编辑:李灿灿

 人民时评:面对文化逆差 中国果真就强大了吗 ?
 

 用什么样的标准考量一个国家的强大   

  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大国,对内要靠立法捍卫自己的文化传统,对外无力表达体现自己精神价值的“文化话语”,这种情形,足以让人们深思,我们为之骄傲的发展与崛起,是否真地把我们的国家送上了大国位置?在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期,我们是否应该思考,考量一个国家的强大,究竟该用什么样的标准?

 中国果真就强大了吗?     

  撒切尔夫人最近说,中国不会成为超级大国。“因为中国没有那种可以用来推进自己的权力、从而削弱我们西方国家的具有国际传染性的学说。今天中国出口的是电视机而不是思想观念。”“铁娘子”说这话虽然是批驳中国威胁论、为中国解围,但却一针见血地说出了中国不能成为大国的要害:一个真正的大国,不是靠卖衬衫给世界贡献多少 GDP 就可以的。它还必须在文化、在人类的价值观上,拥有影响和引导这个世界的文化力量。而这些我们有吗?

 呼吁与立法背后的文化式微 

  捍卫文化传统的呼吁与立法,说明于我们文化传统的日渐衰微,不仅是社会舆论多年耿耿于怀的话题,也成了国家政府必须面对的问题。每年“两会”,我们总能从各种议案提案中,听到代表委员们保护民族文化的诸多慷慨激奋的忧心之语,但议论鼎沸,时光流逝,却并没有太大变化和反应。如今的立法,固然表明了政府的强烈态度,但如果文化的式微,如果是用法律可以保护、振兴的,那么世界上所有文明都可以起死复生、长盛不衰了。

 文化逆差 VS 经济强大  舍本求末 OR 急功近利 

    文化不是化石,化石可以凭借古老而价值不衰。文化是活的生命,“只有发展才有持久的影响力,只有传播才有影响力,只有有影响力,国之强大才有持续的力量”。与捍卫传统一样,“文化逆差”不仅深刻地刻画了中国当今的文化态势,也尖锐说明了中国真实的世界地位。以为保留了“遗产”就可以留存文化,以为捍卫了传统就可以畅达百年;或者以为经济强大了就成了大国,以为中国崛起了就走向了强盛,不是一种舍本求末的幼稚,就是一种急功近利的浮躁。

 要让节日的文化内涵存活在生活中而不是记忆里 

    进一步,再联想起此前我们与韩国在“端午节申遗”上的一场争执,很容易明白我们对于文化节日的“苦心”,恐怕还不是出于对自己文化遗产的爱护和认同,也不是一种文化自尊和自觉,而是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洋人的重视,甚至邻邦的“抢占”。申报固然是申报了,立法虽然是立法了,但这些节日的文化内涵到底我们还保留多少,就是申报成功了,又如何让它存活在生活中而不是记忆里,这才是更重要。

 很多中国人只是要一个古老文化的虚名 

    说实话,我们中的很多人并不爱自己的文化。与韩、日真心真意地以自己的文化为傲,因此想向世界展示、要国人承传全然不同,很多中国人只是要一个古老文化的虚名,要几块世界遗产的招牌,以更好地“做生意”,更好地将中国经济的“巨无霸”做大。我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文化底气了,虽然我们曾经有过古老的文化传统,但在我们心里是暗自鄙薄的,不过我们还是要做给别人看,做给世界看,让人家看看我们不是个只会做裤子和领带的“爆发户”。
  如果我们一方面举国参与、花团锦簇地过人家的圣诞节、情人节,一方面又热情满怀地把频遭遗弃的传统文化“涂脂抹粉”送去评选;一方面蔑视冷落自己的国学教育,一方面又坚定不移地将英语视为取舍一切的刚性指针,那么我们的文化保护也好、振兴也好,都还是个问题。

 中国应该在文化上存有影响世界的理想和责任感 

  中国经济已经很强大了,但是除了商业和生意,除了利益和利润,还应该在文化上,存有影响和引导这个世界的理想和责任感。这就是中央为何一再强调要两个文明一起抓、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了。换句功利一点的话来说,在全球资讯时代,诸如文化政治价值观念等软实力都是大国身份的标志。再说句难听的,即使地球上每个人都穿着我们制造的裤子,但如果缺乏对民族文化的自尊和自爱,缺乏对世界文化的影响和推动,我们还是不能称自己为大国。
  美国有个记者叫霍华德?弗伦奇,去年曾经发过一篇文章,意思是中国人因缺乏大国意识,正在丧失成为大国的机会。他的论点值得商榷,但是依我看,如果我们依然在文化上不自觉,精神上不自立,人云亦云亦步亦趋地紧跟人后,纵然经济总量做到了世界第一,纵然将所有文化传统都立了法保护,我们离民族复兴的日子也依然长路漫漫、征途遥遥!
更多==》

 
 细微处看文化现状与国人心态
 


→ 文化保护 ←

 文化保护的中国式机遇 ←     

  一边是“传统文化的伟大复兴”,一边是现代艺术的方兴未艾,政府推动与民间炒作下的文化市场正蒸蒸日上。传统文化的救亡图存,有了政府的推动才能旧貌换新颜,而当代艺术在国际上东征西讨,也正是搭上了商业的列车。“不能让文化自生自灭”,冯骥才的这句话的实现,政府与市场这“两只大手”必不可少。  更多→ 

 多留遗产 少留遗憾 

  回顾近几十年来我国的现代化建设,所取得的成就令世人瞩目,但同时,在建设过程中也留下了不少令人遗憾的败笔:一方面,对历史遗产保护不力。另一方面,一些工程项目盲目规划,仓促施工,质量存在重大隐患,成为“鸡肋工程”,造成资源的巨大浪费;城市规划杂乱无章,置城市个性于不顾,盲目推崇境外设计,大量拆除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城镇、街区、古老建筑,代之以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导致千城一面……我们消灭了该留下的东西,又制造了不该留下来的东西。 更多→

 当“申遗”成为一种被依赖的路径 

  任何真正的有识之士,都要在开始“申遗”之际就要考虑成功之后如何保护的问题。保护的功课如果不做在“申遗”之前,那么将来想通过漫长时光的“大考”,恐怕就是一句空话。而“保护”本身,就有两种形态:一种是真正的保护,能够保持遗产的原有风貌,而另一种是“破坏性保护”,看起来是一种投入、一种整治、一种建设,但恰恰是这样的“伪保护”破坏了遗产的本质,大抵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结果。池田大作说:“文化的核心本来就是最有普遍性的、人的生命脉搏的跳动。”如果我们把文化遗产真正看成是自身生命脉搏的跳动,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保护”就不会成为一句“零和博弈”的空话。 更多→

  推荐:文化专题--走近京杭大运河

 


→ 为外国人的眼光争宠 ←

 拜托,别为外国人的眼光争宠了 ←

  中国最值得外国人去的50个地方――这种评选本身就带着一种文化自卑意识。一个有着坚强文化自信的主体是不会取媚外在眼光的,按外国人的眼光把自己的景点按高矮排座次,凸显景点“最值得外国人去”的价值,这表现出一种文化自卑。这是一个很让国人难为情的场面:一群国人评出了“最值得外国人去”的景点,另一群国人为自己心仪的景点未入选“最值得外国人去”而争得面红耳赤。中国的景点,中国人自己认同还不够吗,何必那么在乎外国人的品位。拜托,咱们别为外国人的眼光争宠了!更多→

 如何才能抛弃“文化自卑意识”? ←

  从长远来说,中国人要彻底抛弃“文化自卑意识”,最终取决于我们能不能熔铸出一种适应时代要求的新文化,而熔铸新文化的主要原料之一,就是我们自己的传统。炎黄以降,中华文明在数千年的时间内居于领先地位;近代以来,中国从亡国灭种的绝地中一跃而成为有影响的大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迅速从贫困迈入小康―――所有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我们的文化有旺盛生命力的表现,这些传统都需要我们的尊重和珍惜,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是完全错误的。除此之外,我们还应该以“拿来主义”的方式对待现代西方文化和其他文化。果然能够这样,则是否需要“在乎外国人的眼光”的问题,就会成为一个纯粹的伪问题,连讨论也都没有必要了。 更多→

 请问:"在乎外国人的眼光"何错之有 ←   

  “以铜为镜,可以整衣冠;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以史为镜,可以明兴衰。”只要在人与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存在着交流和交往,只要这个人、这个国家希望从交流和交往中受益,那么任何人、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拒绝他人的评价,也都很有必要在乎他人的眼光。相反,那种不在乎他人的眼光,无视他人的批评反馈,拒绝与世界接轨的做法,是注定没有前途的。更多→

 开放社会需要警惕狭隘民族情绪 

  中国正在大踏步地走向世界,而且正经历着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和平的国际发展环境。中国要推销自己,要“走出去”,迫切需要大大方方地“取悦”世界。每个人、每个国家都在极力向世界“推销”自己,看谁更成功,看谁更有实力和魅力!另一方面,中国要大大方方地“走出去”,更要大大方方地“迎进来”,应该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拿来主义”胸怀,大大方方地迎进国际社会对我们的评价乃至“非议”,大大方方地让世界上先进的制度文明与我们的古老文明相嫁接。这方面,我们不光需要“雅量”,更需要清醒。 更多

 


→ “汉服秀” ←

 中断了三百多年的传统还是传统吗? ←

  不否认在中华民族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的确曾经形成过大体一致的服装规制。但自17世纪中叶明代灭亡后,这种服装已然湮灭不存,迄今中断三百多年,今天所谓的汉服已经彻底脱离了日常生活,只见之于影视剧或博物馆了。这种绝大多数民众全然陌生的东西突然摇身一变就要成为我们的传统,并且还要指望它来增加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感和文化自信心,听来更像天方夜谭。更多→

 “复兴汉服”背后是什么文化心态 ←

  汉服做学位服不见得比现行的西式学位服差多少,但也不会强很多,我看主要还是一种自视自傲“天朝”文化心态在作崇。对于中西文化的取舍问题,鲁迅那一代人的争论已经给了我们很好的启迪,无论对中对西都要采取一种“拿来主义”,我们既不必也不可能全盘西化,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既不必也不可能全盘中化。生长在一个快速发展的中国,我们需要的仍是一种谦虚好学、兼容并蓄的心态,对待传统文化,我们没必要夸耀其辞,我相信只要是好东西,谁都会看得见。  更多→

 别找回了传统仪式丢掉了文化认同 ←

  笔者双手赞成尊重传统文化的倡议,但前提理当是,传统文化应当进行“创造性转换”(学者林毓生语),以适应现代性的要求。具体而言,值得我们继承与发扬的传统,必须与追求独立、自由、宽容与理性的现代人格不相违逆。否则,这样的传统便不值得践行,大可让她存活在历史文献里,成为人类文明进程中的如烟往事。 更多→ 

 让成人仪式蕴含更多文化韵味 ←  

  文化的复兴,固然要进行学术上的挖掘和梳理,但更重要的,是要让文化融入当下的生活,发挥移风易俗之功效。正如国学大师钱穆所言:“欲考较一国家一民族之文化,上层首当注意其学术,下层则当注意其风俗。学术为文化导先路……风俗为文化奠深基,苟非能形成为风俗,则文化理想,仅如空中楼阁,终将烟消而云散。”一个过于功利的民族是短视的。如果说近代以来,中国为了迅速强大以洗刷百年耻辱,忽略了风俗礼仪建设有一定的历史必然性,今天,已然崛起的中国,则要把温情的目光投向文化“软实力”的提升。正在兴起的“汉服热”、“成人礼”、“读经热”等,让我们看到了民间的觉醒和努力。更多→
 

 


→ 国学短信 ←

 哗众取宠的“国学短信” ←

  国学是我们几千年积淀下来的宝贵文化遗产,每一位炎黄子孙都应该从小就开始循序渐进地学习,终身研读不止。事实上,我们的小学、中学、大学课本都按照不同程度收入了国学的内容。国学本不是什么“新大陆”。如今,社会上急火火地大兴国学建设,高收费狂补恶补国学,追随者趋之若鹜,国学似乎成了新的经济增长点,这不是很反常的事吗?国学热在很大程度上是浮躁和急功近利所催发的,它的轻狂虚华与国学的沉稳坚实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这样的国学热只能让国学蒙羞。更多→

 “国学短信”与传统文化普及  ←

  去年中国共发送了3046亿条短信。北大哲学系推出“手机国学”,正抓住了这个谁都不能忽视的新兴信息传播载体,实在是明智之举。也许,“手机国学”并不能马上成为时尚,但这无疑是国学界联通大众的好起点。“国学短信”的传播,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我希望最终要达到的目的是:在西餐馆里约会的男青年从手机“国学短信”学到一些浪漫的警句,再献给一身摩登打扮的女友。在智慧、深邃、浪漫的国学警句的强攻下,女友连声叫“酷”,再进一步鼓励男青年去专修国学。 更多→

 “手机国学”无非是个商机 ←

  用手机短信开展国学,既说不上亵渎也说不上普及,无非抓住一个商机而已。办学办班既是一种办法,在手机上传播国学难道不也是一个点子?只是效益好不好还有待观察,那是一家愿打一家愿挨的事。其实,有些人做事总是喜欢夸张到极致,外国有车模,中国自然也有,而且更进一步,连外国没有的房模中国也有了。前不久,上海竟然还出现过什么衣服都不穿的房模。一张白纸真是什么图都好画,但是不是最新最美就很难说了。 更多→
 

 


 解读广告与弱者心态 ←

→ 阿迪达斯新鞋丑化亚裔折射西方文化的傲慢与偏见 

  时至今日,这种政治文化仍然在影响着西方国家的主流文化,无论在媒体上还是在生活中,人们也到处可以看到这种根深蒂固的偏见。无论是“耐克”公司击败中国武林高手,还是阿迪达斯新鞋把亚裔踩在脚下,都从一个侧面印证着这些西方跨国公司的傲慢与偏见。只要是非西方的道德观、价值观、世界观,在一些跨国公司眼里,就不可能得到应有的理解和尊重。换句话讲,如果这种潜意识中的傲慢与偏见不改变,肯定还会有其他的洋公司制造出丑化亚裔的商业广告。 更多→

→ 误读阿迪达斯广告流露弱者心态 

  我不相信阿迪达斯会如此愚笨,要以漫画冒犯亚裔人这一最大的顾客群。对于“黄色系列”运动鞋之类的商业促销,应以强者之心,冷静地对待、大度地包容。中国人已经不再是从前那样的弱者,为什么还要总有如此的“弱者心态”?姚明刚来美国的时候,曾受到奥尼尔低级的嘲弄和歧视,值得赞赏的是,姚明以强者之心海涵了奥尼尔,更以在场上的竞技,让打赌的前球星巴克利亲吻了毛驴屁股。 更多→

→ 谴责“阿迪达斯丑化亚裔广告”就是弱者心态吗? 

  不管西方广告怎样丑化亚裔,只要你一声不吭就是强国心态了;只要你一吭声就流露出弱国心态了。有这样的逻辑吗?袁先生自己也说,“这一系列的运动鞋,在全球遭到亚洲人的强烈抗议”。注意,是在全球范围内遭到了亚洲人的强烈抗议,难道据此就可以认为这些亚洲人都不具有强国心态?换言之,他们都是弱国心态的表现?这样的判断难道不太武断太有失常理了吗?全亚洲的人都在抗议,我们身在中国的中国人抗议或撰文抨击一下就不可以吗?如果全亚洲的人或全美国的亚裔都在抗议,而我们身在中国的中国人反而沉默不语,就不怕被人看成是真正的弱国心态? 更多→
 

 


 阅读率连年走低 ←

→ 阅读率连年走低的背后 

  我们读书少的原因,恐怕主要还是“不习惯”。习以成性,习惯成自然,一个人经常喜欢或不喜欢做什么,与有没有形成习惯有很大关系。需要重视培育阅读图书的习惯,尽管这比形成上网看电视的习惯要难得多,它要静心,抵得住浮华热闹的诱惑,同时,要花心力思索,要有毅力坚持另一方面,国民图书阅读率连年下降,则由于出版业近年坚持文化品位不够,没能很好地挡住文化快餐化、低俗化的趋向,图书虽然出版不少,富有思想文化含量的精品却不多,形成出版的平庸化,导致品位阅读的读者越来越少。 更多→

→ “半数国人不读书”是一种文化自阉 

  如果是一个经济指标的持续走低,也许能给大众特别是政府以警醒;但这样一个似乎无关大局的阅读指标的持续走低,却要“无所谓”得多了。在我看来,这正是全社会“重经轻文”趋势的表现。然而,文化发展是经济发展重要的助推器和耐力源,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成果如果不能及时归结到文化繁荣上来,必将是短暂而且缺乏表现力的。文化之于经济的关系,用“文化是经济的命脉”来形容也许并不为过。“半数国人不读书”,意味着国民对书籍这一“人类文明主要承载者”的轻视和排斥,这不仅是一个国民素质不能提高的问题,更是一个文明断代的问题。有人说,民族的崛起就是文化的崛起,文化的衰落预示着民族的衰落。当一个民族主动放弃传承祖先的灿烂文化并且断绝对世界先进文化的吸取,这不是一种文化自阉,又能是什么? 更多→

→ 阅读率下降 国人当做何反思 

  我们可以找出各种答案,比如网络、电视、游戏等挤占了大量的阅读时间,也成为新的求知渠道和消闲方式。但是,到目前为止,书籍仍然是人类智慧文明最主要的承载者,阅读仍然是人们获取真知灼见、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和想像力、创造力以及修身养性的最有效途径。网络上的深度阅读还仅仅是书籍的拷贝,影视作品的灵感也主要来自书籍。如果我们在阅读率上大大落后于人,那么,在网络开发与创新、影视艺术的创作以及科研技术的成就等方面,我们也同样不可能领先,建设创新型国家就永远是句空话。 更多→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