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新论:城管和无证小贩的难题何解?
陈家兴
  2006年09月06日20:3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8月11日,北京科贸电子商城北侧,北京市海淀区城管监察大队执法现场。无照小贩崔英杰突然窜出,将一柄尖刀刺入了城管副队长李志强的颈部。

  这位小贩本来只想抢回刚被没收的三轮车,却以如此极端的方式,结束了家有妻儿老小的城管李志强的生命,自己也将面临法律的严厉制裁。

  近一个月过去了,人们仍未淡忘这起城管被刺事件。因为已经和正在发生的城管与无照小贩冲突事件,现在或者将来仍会强化着人们的记忆。在这起事件因其具有一定典型性而被人们记住的同时,更多的人则表现出担忧。因为这种冲突表现出的两面性,在许多地方正走向——

  两个极端

  其一是,暴力抗法程度越来越激烈,场面越来越触目惊心。

  今年以来,北京市城管队员遭遇暴力抗法76起,89人受伤。不妨把镜头再拉近一些:

  7月7日上午,安徽蚌埠市城管对该市工农路9号区依法实施劝导拆迁时,当事人向执法人员泼洒汽油,其中一人手持利刃追砍执法人员,致执法队员一人牺牲,两人负伤。

  5月30日,成都市青羊区新华西街街道办事处城管科、执法中队执法人员在暂扣一家占道经营店铺的货品时,店主提起一桶尿泼向城管队员。

  ……

  其二是,城管野蛮执法愈演愈烈,也遭受越来越多人的痛恨。

  在城里生活过的人,对这样的场景并不陌生:城管来了,小贩如鼠窜。跑得慢的被逮个正着,水果被踹了一地。有关物什收了一车扬长而去,小贩在伤心哭泣……

  较为极端的场景也不鲜见:

  8月4日,河北省石家庄市火车站广场。一位60多岁的老人推车准备进入广场拉活儿。四五个城管队员将老人打倒在地。老人爬起来后,他们还对老人进行追打。

  云南媒体8月18日报道,一名15岁的少年在昆明街头叫卖水果,因占道经营与城管人员发生冲突。少年随后被一辆面包车强行拉到郊外,惨遭暴打致残。

  还有城管之间的冲突:深圳市城管联动执法大队在龙华街道执法时,遭遇街道办城管执法队堵截殴打,6名市城管队员被当街扒下裤子,扭送至当地派出所。

  ……

  无论是哪一个极端,都是现代化城市里一道极不和谐的街景。

  而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是,在城管与无照小贩的冲突中,社会舆论表现出较强烈的倾向性。大多同情和支持无照小贩,而对城管多有指责。对此,有城管队员心里在问——

  为什么城管处在如此尴尬的位置?

  在中国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官方网站论坛上,一位城管队员发帖说:“我们每天起早贪黑,工作兢兢业业,特别是节假日无数次的加班加点,还要面对群众的误解和不支持,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在极大的压力下。为什么我们就一直处在如此尴尬的位置?”

  李志强被刺后,网民表露的大多是对杀人者的同情。李志强被追认为烈士,网上也有反对声。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把城管推到如此尴尬的境地?

  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城管队员也是人,城管只是一个职业。城管执法,只是在尽职。既是执法,就有一定强制性。有他们的存在,就不应该有无照小贩的存在。管理不好无照小贩,就是他们的失职。李志强被刺,他的家庭同样承受着巨大悲痛。人们为何对他的死表示冷漠,反而对杀人者寄予同情?

  看起来如此泯灭基本人性的反常,实则有一个更基本的价值取向。那就是,无照小贩们很大一部分是外来人员、下岗职工。他们到城市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讨生活。他们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得不到社会保障机制的救济,做点小生意、小经营,便是他们赖以生存的“饭碗”。城管要取缔、没收、罚款,小贩就没了“饭碗”,在极端时候他们就可能“拼命保饭碗”。人们同情小贩就在于,我们的社会不能剥夺他们维持基本生存的“饭碗”!

  遗憾的是,鲜有人回答城管队员的对其存在处境的追问。一些人只是从不少方面提出了解决城管与小贩之间矛盾的办法,但是——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可能从根本上化解矛盾

  有人说,城管如此野蛮,原因在于部分城管队员素质不高,执法方式不文明。的确,城管动辄没收、罚款,激化了人们的对立情绪。而一些地方的城管队员吃、拿、卡、要,甚至在执法中动手打人,使城管的社会形象十分不佳,更使人们站在了小贩一边。对此,一些人开出的药方是,城管应当多进行说服教育工作。要不厌其烦地做小贩的思想工作,晓之以理,明之以法,动之以情,告诉小贩应该怎么做以及不这么做的结果。

  尽管城管应当文明执法、人性化执法,但如果对小贩们过于讲“文明”,讲“人性化”,说服教育,以致同情弱者,而不使用一点强制性,极有可能导致的一个后果是,猫鼠共存:城管心里也明白小贩们的不易,于是例行公事,我来你走,我走你来。

  即使不这样,小贩也自有“绝招”。比如,今年新年第一天,城管队员在北京安外大街执法时,从一名无照小贩身上查获了一本“防城管作战地图”,图上不仅详细标明了各繁华地段城管队员上下岗的时间,更有详尽的逃跑“路线图”。

  如此,城管就是严重的失职,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还有人认为,城管遭遇暴力抗法,原因在于他们应对抗法的能力太弱。于是,加强城管的“硬件”建设,便迅速在许多地方付诸实践。李志强牺牲后,北京市城管部门开始配备PDA终端、防刺背心、头盔、防割手套等装备,以提高应对暴力抗法的能力。

  有的似乎也是想从根本上找原因,于是便找到了城管的执法地位问题。认为“城管”的“综合执法权”来自于工商、园林、交通、规划、市容、公安等十数个政府行政执法部门对部分执法内容及权限的剥离和授让,“城管”尽管承担14种行政执法职能,行使300余项行政处罚权限,但其自身却始终缺乏行政的法律地位。因而认为应当给城管立法。在广州,《广州市城市管理监察条例》则被提请修改,修改稿建议成立“城管警察”。然而,如此加强城管装备、提高城管的执法地位等,同样只是加强了一方的力量,并未能从城管与小贩矛盾的“根”上去找。“根”之不除,则一个具体问题、现象平息了,新的问题和现象又会出现。那么——

  什么是城管与小贩之间矛盾的根源?

  城管与小贩是一对矛盾,但矛盾的根源却不能从二者身上去找。事实上,在相当程度上,粗放的城市化、迅速的城市扩张,是城管与小贩之间矛盾的总根源。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近年来的城市化进程加快,使许多农民失地;一些企业改革,使许多工人下岗。他们中的许多人难以在原住地觅到新的职业,只能到大城市里来讨生活。前文已述,做点小生意,是他们乃至全家惟一的“饭碗”。因而,他们要想生存,要想延续生活,只能到城市里来,并千方百计保住这个“饭碗”。

  第二、尽力维护和实现失地农民、下岗工人等的利益,缓和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是城市发展必须要偿还的“债务”,也是城市的应分之责。然而,城市管理者不是想方设法为他们提供就业机会,不是千方百计缓和社会矛盾,也不是不明白“堵不如疏”的基本常识,而是不想偿还这个债,不想承担这个责任,只图自己加快推进城市化进程,向国际化大都市迈进,而把困难群众排除在外。其高明的手段是经济,即大幅提高城市生活成本。基本手段则是建立城管队伍,即不让小贩们在城里有立足之地,以保持城市的干净整洁形象。但二者基本失效,前者造成了城市贫民窟现象,后者即造成城管与小贩之间的矛盾日趋尖锐。

  第三、城市化进程在迅速推进,但城市现代生活理念没有及时跟上。比如,合肥市前不久开始解决沿街倚门设摊、乱停乱放摊位等突出问题,对于占道摊点,市容部门将彻底取缔,确保成为“无摊城市”。许多城市虽然发展很快,但越来越不宜居。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生活的不方便。为什么小贩能够在闹市街区有广阔的市场?如果这些地方没有市场,不用城管他们会自动消失。因而其根本原因在于,许多城市社区、街区配套设施严重不足。为了追求土地利益最大化,这些原本应有的生活服务设施都变做他途。但广大市民的潜在需求,使得小商小贩扎根。

  第四、政府允许的经营摊点缺乏明显的市场意识,个体经营门槛太高。有的城市也采取了“疏”策略,但效果不显著。原因即是,这些经营地方相对比较偏,没什么市场,因而许多小贩宁可回到人气凝聚之地。有的允许他们办照经营,但各种收费较高,还不如无照经营,即使违法,成本也相对较低。这个高门槛的大环境有数据佐证:我国在6年间个体工商户少了810万户,专家指出,严苛的政府规制、沉重的税费负担、缺位的创业服务等抑制着创业活力。

  这些矛盾和问题,正是城管们处在尴尬位置的根本原因,不是区区城管执法就能解决得了的,也不是仅仅改变城管执法方式就能奏效的。我们需要的是——

  与城市化进程相适应的城市管理与发展理念

  还是要回到根本问题上来。城市发展为的什么?城市发展依靠什么?当然是人民,归根结底就是为了让人民群众生活得更好。这个道理相信没有人不懂。问题是,在一些城市管理者心中,根本没有装着群众,很少从群众的角度出发,换位思考,将心比心。因而道理再清楚明白,没有人付诸行动,一切都是白费。

  城市管理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是和谐。这个和谐首先体现在城市生活的和谐上。即应从城市规划这个源头入手,对城市各功能分区要有合理的划定。让各种便民服务点多起来,重回到市民生活中心中来。其次是各色人等安居乐业,各职能部门各司其职。以小贩为例,他们有充裕的机会进行合法经营。无照小贩将受严惩,没有人会认为这有什么不妥。

  一个城市再现代化,也不会排斥小商小贩。一个拥有现代城市管理和发展理念的城市,懂得如何发挥小商小贩的积极性,以增强城市的生机和活力,同时又最大限度地避免小商小贩因乱设摊点而给城市带来不良形象和影响。

  如果我们不正视城管与无照小贩之间矛盾的深层次根源,不树立现代城市管理和发展理念,而只是一味地要求城管加强执法,甚或只是要求执法手段人性化一些、文明一些,那么,城管与无照小贩之间冲突的悲剧不仅不可避免,我们的城市也会越来越变得令人失望、难以忍受,越来越不“宜居”。而这样的城市,是没有什么资格奢谈什么国际化大都市、宜居城市的。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责任编辑:陈城)


相关专题
· 评论员文集
· 人民网原创评论库
· 学者新论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