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晚报:谁是催生“逃票攻略”的真正罪魁--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山西晚报:谁是催生“逃票攻略”的真正罪魁

王聃

2012年05月02日09:41    来源:山西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五一假期到来,各种景区的“逃票攻略”频现网络,其中一些“攻略”不乏铤而走险之举,有些甚至要穿越悬崖峭壁。其目的,只为逃避高昂的门票。

  首先必须申明,逃票本质上仍是“不道德的行为”,有悖基本的旅游市场秩序,况且,其多伴随种种危险举动,隐患重重。不过,所谓长假期间各种景区的“逃票攻略”,显然并非今年才出现,它激起的总是围观者淡淡的忧愁:蒙上苍厚爱与历史呵护,我们身边各种旅游胜地山清水秀,郁郁葱葱,但当旅游景区的门票价集体迈入“百元时代”,它已慢慢地成为一种不可承受之轻。形形色色的逃票行为当然不值得提倡,却也隐含着某种“消费不起”的无奈。

  消费不起只因门票太贵,这的确是一种坚硬的事实,也容易让那些无法在美丽大地上自由行走的人把矛盾对准景区经营者。媒体的报道早就显示,不少旅游行业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超过70%。一边是利润的海量增长,一边是门票价格涨势的“遏不住”,这种不兼容的状态必须被纠偏。

  但客观视之,暴利且高门票的状态虽然持续不已,却是“合规合理”的:这些景区或为地方政府投资建设,或直接承包给了旅游公司开发,政府坐享巨额租金,它们的涨价行为要么是行政许可,要么本身就属于市场行为的范畴,涨价在程序上并不存在多大瑕疵。

  所以,景区涨价的关键性追问其实在于:本是公共资源的景区,为何成了市场化的产品?本应体现出公益性与全民性的旅游门票价格,为何昂贵得让“逃票攻略”频现网络?一切都不过缘于地方政府的逐利之心。作为公共利益与公共资源的守门人,较之旅游景观,地方政府更应该承担起的是监管责任,让我中华美景都能够得到善意保护与适度开放,让旅游行为成为开放性的文化活动,但许多地方政府为了收回投资成本与获取高额出租利润,舍弃这些不顾,把管理权与经营权过度让渡给旅游经营公司,让旅游行为成为彻底的市场消费。监管与责任弱化之下,景区门票价格当然会一路飙升。

  无奈的“逃票攻略”身后,躲藏的正是地方政府逐利之心,但“被迫的逃票”又远非逐利单一的负效应。让旅游景点过度市场化,除了让旅游者承担更大的成本支出外,最大的恶果在于:这是一种“竭泽而渔”式的破坏式开发。既然是市场化,旅游经营公司奉承的就只会是“利润最大化”原则,而它与景区保护本身是内在冲突的。它由此也必将不可避免地带来景区的被破坏乃至毁灭。对于不可复制的名山大川来说,类似的经营方式是灾难性的。

  要让“逃票攻略”不再成为无奈的叹息,要让景区能够在开发与保护中达致平衡,眼下无疑需要重构地方政府与旅游景点之间的关系,变市场开发为保护性、公益性开发。

  事实上,说到旅游,人们总不免说起徐霞客,和他那一部美轮美奂的游记,时至今日,因为没有时间,种种休假制度的难以落实,像徐霞客一样去旅游早已经成为诗意的传说,但无论如何,我们总不能用“逃票”这样的方式去丈量自己与景区的距离,让每一个人都拥有实惠的景区门票价格,这实在是地方政府必须兑现之国民权益。
(责编:张宏、张玉珂)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