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1+1:“半裸车模”与千万元豪车被抢购的背后--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观点1+1:“半裸车模”与千万元豪车被抢购的背后

2012年04月27日15:59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半裸车模”与千万元豪车被抢购的背后

  背景:4月25日,北京车展正式开幕,吸引了各种目光。

  广州日报发表子在渊的文章:车展开幕后,在微博上传得很热的一条博文写道:干露露又亮相了!听一老外说:北京车展车模的开放尺度之大,国外任何一个车展都无法比拟。再翻看这几天纸媒对北京车展的报道,车展变“胸展”等类似标题也并不少见。车展需要那么多大尺度的半裸模特吗?难道国内车展已沦落到需要模特来抢眼球吗?以“干露露式”的暴露着装而进行的低俗炒作,暴露的正是中国车展的定位大有问题,汽车文化的欠缺表明我们的车展还处在一个低级阶段,亟待转型升级。从北京车展还可窥出一些社会世象,比如车展尚未进入公众开放日,阿斯顿·马丁、兰博基尼等豪车均已被预售,展馆内频有神秘买家现身,连4000万元的布加迪也被快速预订。让人不由得惊讶中国富豪的强劲消费能力,正如某国产电影大片里的经典独白所说的:只买贵的!把奢侈消费视为财富与身份的直接象征,这多少表明富豪们的消费心理还有待成熟。或许,这会成为中国大批优秀民营企业家走向世界的障碍。车展作为汽车的“中国制造”缩影,其成熟程度往往反映着“中国制造”的水平的高低。从北京车展所透出的一切,让人感觉“中国制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小蒋随想:将香车与美女结合,不是国人的专利,这种组合本身就蕴含香艳诱惑的味道。国际上没有任何一个车展拒展车模,说明美女早就是车展的核心看点之一。随便翻翻各国的车展图片,车模的肉隐肉现已成“国际惯例”。这种事有多少醉翁之意不在酒,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再说得直白一点,车展本身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也难以形成鲜明特色。纵观各国各地的车展,无非是厂商发布新车、展示概念车、倡导绿色环保这几项。谁能对汽车文化给出更“先进”的定义?谁能在车展上玩出更新的花样?用小沈阳的话说:这个真没有。另外,也不是所有国家和地区都有能力搞车展。各大汽车厂商是否参展、是否在某个车展上发布新车,也取决于车展主办国与地区的消费能力。北京也好,上海也罢,已然要靠摇号和竞价车牌的方式控制汽车数量的过快增长。在全球经济疲软的背景下,众多汽车厂商能不重视中国市场吗?一面是车展上上千万元的豪车被迅速买走,另一面是一些贫困地区的孩子吃不起像样的午饭,这种巨大的贫富差异和鲜明对比,也令人相当纠结。但愿,某些人在豪车中得意享受时,也能想想除了炫富奢靡,还能用钱做点什么?

 警察开枪击毙“扔砖男”是滥用武力吗?

  背景:广东怀集男子董某从3楼向下掷石头、砖块砸坏邻居房屋。邻居报警。警方到达现场后,董某向警察掷砖头,后又开门拿扁担追打警察。警方称处警的冼副所长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被迫开枪自卫。董某后因抢救无效死亡。

  华商报发表南西的文章:以生命为赌注去侵犯他人,无疑是邪恶的;以生命为惩罚去终止犯罪行为造成的损害,可能是必要的、正当的。然而,正因生命无可替代的唯一性,以生命为惩罚的行为,包括死刑历来都备受质疑。何况,在广东怀集这起被击毙的事件中,几个练过格斗擒拿的全副武装的警察,遇到一个拿着扁担的男子,生命安全会受到严重威胁?不知广东怀集警方所依据的“可当场击毙”,在法律上有什么问题,但仅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可当场击毙”,当然不是必须击毙,击毙不击毙,尚需视“当场”的情况。依据常理来说,遇到需要开枪射击的状况时,首先要看匪徒手中的武器杀伤力,棍棒、刀枪、还是手榴弹?是否一定要取其性命?可否射击手、脚部等?也就是说,“可当场击毙”赋权于警方的同时,还有一整套判别程序来制约警方的权力。因此,无论扁担在枪面前有多大的威胁,在这起事件中,警察的行为都有滥用武器之嫌。背后则是,近年来警察当场击毙疑犯的现象时有发生,但鲜有因此而受到处分者,恰恰相反的是,广东徐闻还曾对击毙抢劫歹徒的警察予以20万元的高额奖励,这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警察使用枪支的随意性,导致一些警察漠视生命,在执行公务时行为思维过于简单,只要疑犯稍不配合就当场击毙。这种做法不仅致使许多案情因为疑犯被击毙而无法破解,更有可能为一些警察挟嫌报复提供接口,引发更深的社会矛盾。纵然是对那些“罪大恶极”的人,也要经过法庭的正当程序加以公正审判,在这个过程中加入了社会对审判过程的关注,体现了法治的威严,维护了国家和社会赖以生存的公平正义。

  小蒋随想:时间仓促,只找到以下数据——2005年,我国有409名警察因公殉职,4078名民警负伤。警察工作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必然排在高危职业的前列。无论是从维护社会安全的角度,还是从确保警察自身安全来看,警察理应被法律赋予以暴制暴的权力。当然,武力使用必须受到严格控制与规范。说这些,不是要刻意拔高警察的形象,也不是要为某些警察滥用武力开脱责任。只是,必须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本例中,被击毙者显然罪不至死,但也要承担一定责任。面对持枪的警察,只要不是亡命徒都会有所忌惮,至少会暂时冷静下来接受处理。而董某不仅向警察掷砖头,还拿扁担追打警察,这本身已构成袭警,董某凭什么认为警察不会开枪?旁观者可以质疑,即便是开枪,警察为何不射击非致命部位?但是,人在危急时刻做出的选择,未必是最合理的,警察也不例外。“打人没好手,骂人没好口”,真要往人的身上开枪,怎能有十足把握不致命?枪终归是枪,保命的基本前提是“别往枪口上撞”。当然,开枪警察也必须要接受审慎调查,包括是否有必要开枪,对董某开枪前,有没有鸣枪示警,等等,这些将决定其究竟有没有过度乃至滥用武力,并且会不会接受行政乃至刑事处罚。或许,更深层的问题是,公众不相信警察内部的调查会给出公正的结果,而是会偏向自己人。这种印象是如何形成的?当该开枪的情况与不该开枪的情况混在一起,公众又总是怀疑警方滥用职权,这才是最值得警方反思的。

(责编:王倩、张玉珂)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