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1+1:干部有“生活作风问题”,单位不好发表意见?--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观点1+1:干部有“生活作风问题”,单位不好发表意见?

2012年04月11日16:14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女子坠入热水坑被烫死谁来担责?

  背景:北京的杨女士在路上行走,突遭路面塌陷,跌入热水坑,导致全身严重烫伤,经医治无效身亡,留下不满周岁的孩子。

  京华时报发表魏英杰的文章:北京西城区政府通报,初步认定这是一起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并已启动相应刑事调查程序。问题出在热力管道泄漏上,事发时该地段无任何提醒标志,这都是清楚明白的事情。据通报,责任主要有三方,即北京万华置业有限公司(物华大厦开发商)、北京东方大洋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大厦日常维护)和北京热力集团输配分公司。但上述各方说法不一,有互相推诿之嫌。比如,北京热力集团方面称自己负责供热主管道,企业单位所接驳支管线的维修、巡检,由所属企业负责,热力公司协助处理。大厦物业则称,物业只负责大厦内支线二次供热管线,热力集团“根本不允许我们动支线一次供热管线”。双方说法完全不一致。此前有报道称,热力集团事发前已发现该处隐患,但物华大厦未整改导致惨剧发生。对此,物华大厦物业予以否认,称没有看到过整改通知,西城区新闻办负责人则把这一点认定为“不争的事实”。这起悲剧也提醒,公共安全不容忽视,必须时刻注意防范。特别是,相关职能部门和单位应厘清权责,恪守职责,做好分内事。城市公共设施星罗密布,稍有疏忽都可能酿成灾祸。不能说平时事事有人负责,一旦出了事,却连一条热力管道归谁管都搞不清楚。走在马路上,每个人都可能是杨女士,杨女士掉下去的那个热水坑,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倘若没有人愿意遭遇这种悲剧,反思就要从这里开始。

  小蒋随想:杨女士被活活烫死的事实,让人毛骨悚然。这真是没招谁、没惹谁、当事人无法预料的横祸。这固然是小概率惨剧,但对于受害者而言,不幸系数毫无疑问是百分之百。正因如此,人们难免会想:下一个倒霉蛋会是谁?为了减少这种心理恐慌,为了进一步降低悲剧发生的概率,必须严惩一系列责任人,敦促热力公司与各被供热单位排查热力管线,消除潜在的事故苗头。还需指出,推卸责任是人的天性。所以,事故的责任单位相互推诿扯皮,虽令人气愤,却不难理解。对受害人家属与司法机关而言,责任人的认定既可以根据谁建设谁负责的原则,也可以将热力公司与物业公司列为共同被告。无论这件事的责任比例最终如何划分,热力公司与物业公司都无法证明自身毫无责任,相关的事故赔偿更不能久拖不决。即便我们不能百分之百地杜绝责任事故,但我们必须让责任归属不再朦胧,让责任人自食其果,还受害人与家属最起码的公道。

 干部有“生活作风问题”,单位不好发表意见?

  背景:江苏连云港赣榆县作协主席贾洪钟的家被人4次纵火。贾洪钟称,前妻谢某和他离婚后,和县工商联秘书长王某生活在一起,但自己和谢某还保持联系,王某因此纵火。

  广州日报发表徐志翔的文章:非得“烽火连三次”才报案,难道说,报案也有个“事不过三”的说法吗?在我看来,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面子问题,认为大家都是领导,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二是因情纵火,说不清道不明。作为一个作协主席,犯罪嫌疑人三次纵火不报案,不但不应同情,还应受到“严肃批评”,为什么这么说呢?家中多次被烧,在一些官员看来也认为是“私事”,这多少让人错愕,比如,记者联系到赣榆县工商联主席汪晓峰,他证实王某是该单位的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是一名公务员。汪表示,由于整件事是个人私事,单位也不好过多发表意见。“贾府”四把火,烧出了“普法”工作中存在的水分,也烧出了一些官员法律意识之弱。我们经常讲,依法治国,依法办事,“普法”教育,不是“普民教育”,公务员首先要加强法律知识的学习,继而才全民学习。“四烧贾府”不是官员“私事”,而是“普法”教育活教材。

  小蒋随想:纵火属于刑事案件,刑事案件不是“民不举,官不究”。贾洪钟的家几次三番着火,即便贾洪钟不报案,当地公安局就一点没起疑吗?这之中,难保没有执法者的责任缺失。另一方面,贾洪钟称自己的前妻与县工商联秘书长王某“生活”在一起,外人是否可以理解为非婚同居?在这种情况下,贾洪钟还与前妻“保持联系”,引起王某醋意大发,这种三角情的荒诞,也揭示了一些人私生活的混乱。县作协主席与县工商联秘书长在当地想必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更给当地的官场抹了黑。赣榆县工商联主席汪晓峰说,整件事是个人私事,单位也不好过多发表意见。虽说生活作风问题不像以前那般敏感,但对干部在男女关系上的混乱,单位真的无需进行“思想教育”吗?即便在鼓吹自由的美国,时任总统的克林顿也差点因“拉链门”被弹劾。我们的行政机关对干部的私生活果真可以大撒把?



(责编:齐贺、张玉珂)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