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1+1:“美国差旅费标准不分官级”是否扯淡?--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观点1+1:“美国差旅费标准不分官级”是否扯淡?

2012年04月09日15:57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制造成本上涨凭啥全要百姓“埋单”?

  背景:最近,奶粉、食用油、洗发水等民生用品纷纷涨价。其中,雀巢和美赞臣奶粉平均涨价10%;金龙鱼和福临门调整菜油和花生油售价,平均涨幅约8%;洗发水方面,海飞丝、沙宣价格上调10%—20%。

  扬子晚报发表邓海建的文章:2月份CPI超预期大幅回落至3.2%,创近20个月来的“最好成绩”,这与此前食品价格涨幅明显下降有着直接关系。然而,短暂乐观的市场价格并不淡定。网上流传这样一个段子,“房价是有钱人的CPI,股价是中产的CPI,CPI是穷人的CPI”。其实,穷人可以不开车,但不能不买食用油;穷人可以不去做SPA,但不能不买洗发水洗头……追涨的民生产品不仅客观上在推动看得见的CPI,更把“穷人CPI”这个概念推回我们的视野。2011年2月,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联合发布该市2010年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0年北京市低收入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4%,高于全市CPI增幅1.6个百分点。可见,在同样的CPI面前,低收入群体面临的生存压力确实繁重于中等阶层或富裕阶层。理性而言,眼下的涨价既有资源能源产品价格改革的合理性,也有农产品价格关系归位的正当性,但面对不断抬升的生存成本,职能部门恐怕更当以“穷人CPI”而不是平均的CPI观照日用品飙价:一方面建立民生产品价格波动监管机制,厘清涨价的合理性与“搭便车”,严惩“抱团涨价”等各色价格联盟;另一方面建立“穷人CPI”监测机制,将常态性补助措施与民生产品价格异动挂钩起来。退一万步说,“理顺价格机制”也不能让低收入者埋单吧。

  小蒋随想:冠冕堂皇地举起成本上涨大旗,许多商家对自家的产品说涨价就涨价。由于没有被归入公共服务范畴,许多商品的涨价连“价格听涨会”的过场都不用走,涨价那叫一个干脆利落。其实呢,相对于水、电、气,难道食用油、奶粉、日化产品就不是居民的生活必须品吗?提出上述问题,并不是“怀念”计划经济与僵化定价,而是希望物价主管部门切实履职、对市场与价格进行审慎分析。同时,企业也应当提供具有说服力的成本上涨依据,证明自身利润的合理性与非暴利。必须指出,这不是行政过度干预市场,也不违反市场经济规则,而是确保市场天平的公正理性,避免因为信息垄断与不对称、给不良商家串谋哄抬涨价以可乘之机。当然,必须承认,某些资源价格的上涨是国际性的问题。由此,一些企业确实面临成本上涨的压力。但是,天下没有只赚不赔的买卖。既然是市场经济,企业也要承担市场变化带来的经营风险。企业生存固然需要盈利,但企业没有理由将成本上涨的压力全部转嫁给消费者。换言之,面对产品生产成本上涨,企业与消费者应当合理地分担压力。这之中,如何公平合理地协调与平衡,考验着市场管理者的智慧。

 “美国差旅费标准不分官级”是否扯淡?

  背景:骆家辉博鳌论坛“住不起”五星级酒店引起的差旅费之争惊动了财政部。财政部网站表示,目前中国官员的差旅费标准远低于美国,住宿标准(每人每天)副部长级600元、司局级300元、处级以下150元。伙食:每人每天50元。

  扬子晚报发表周明华的文章:标准是一回事,遵守不遵守,是另外一回事。而且,很多官员出差花的不是“差旅费”,而是当地的“接待费”,这个接待费的标准,恐怕财政部也拿不出来。更何况我认为,按中美两国的富裕程度看,我们的差旅费标准远低于美国,也是应该的。没必要将我们的报销标准低于美国看作好大的成绩,好的财政制度就是要逼使更多出差官员敬畏公共税款。官员出差,不应聚焦于饭店的大门前有几颗星,而应多从经济、适用、卫生、节约上考虑。毕竟公仆所花费的是公共税款,不是像富豪、影视体育明星那样,为显高贵身份不惜重金入住豪华酒店,因他们花的是自己的钱。就从财政部的回应看,我就认为,除开少数国家有关部门必要的接待外宾以外,全国应统一官员职务消费标准,不再搞成那种“阶梯型”职务消费。若官至一级,就“贴金”上不同的职务消费标准,这不但会助长“官本位”思想泛滥,还会让“职务消费落差”制度化和细则化,更会让消费未达标官员积极“填空消费”,无疑是在往“三公浪费”的伤口上撒盐。仅在这一方面,美国的差旅费标准不分官级的做法,就值得我们借鉴。

  小蒋随想:随便上网搜一下,每天预算三百元,只能入住一些连锁快捷酒店的标准间(两张床)。如果严格遵循相关标准,官至处级只能俩人睡一个快捷酒店的标准间。中国有众多的县级市,堂堂县级市的市长出行,真会“屈尊”去住连锁快捷酒店吗?许多公务开销标准就是这样被纸上谈兵——干部觉得太少不够花,群众觉得与现实执行完全不符。这同时也反映出干部意志与群众想法的差异——干部希望公款预算“宽裕”为佳,群众期望三公预算“抠门”才好。公务标准的有令不行,一方面表明体制内对公务标准的漠视,另一方面也折射出公款报销还是听领导而非标准说了算。严格控制公务预算,需要预算审核机制的进一步改革,而改革的制定又是体制内的活计,这也是最令人纠结之处。值得注意的是,所谓的“美国差旅费标准不分官级”令人生疑。君不见,美国总统出行,不光要出动空军一号,还有美制防弹车随行,不仅住在哪里很有讲究,甚至连个演讲台也要从美利坚带。这之中,确有安保的考虑,但要说“省钱”、“美国差旅费标准不分官级”,显然有点扯。



(责编:王倩、张玉珂)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