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1+1:三公开销变少数人福利享受仅有“严禁”不够--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观点1+1:三公开销变少数人福利享受仅有“严禁”不够

2012年03月05日16:03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三公开销变少数人福利享受仅有“严禁”不够

  背景:“‘三公’账本基本上粗枝大叶,老百姓看得一头雾水。”全国人大代表、南岭村社区党委书记张育彪,直指“三公”公开不够彻底,且地方政府进展缓慢,建议出台公务接待严禁采购消费目录,对于市场价格500元以上的烟酒以及燕窝、鱼翅等明令禁止。

  新京报发表社论:如何把过高的公务接待费压下来,确实是一个老大难问题。这既需要账目公开,也需要完善公务接待的制度,甚至对公务接待的标准、范围进行立法。在此语境下,代表建议公务接待禁止使用价格500元以上的烟酒以及燕窝、鱼翅等,这样具体的“限价消费”设定,倒是带来了很多启发。对于公务接待,2006年,中央曾下发《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要求“不得超标准接待,不得用公款大吃大喝”,各地方部门也都有相关的公务接待标准。众所周知,其中有“三菜一汤”,也按照不同的级别而可以享受每人每餐80元乃至更高规格的接待。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些公务接待的规章、制度并没有很好地得到执行。现实中,超标公务接待、奢侈公务接待的案例,屡有曝光。问题或许就在于,目前全国尚缺乏公开统一的公务接待标准,对公务接待的规范还没有上升到法律层面。因而,超标公务接待的道德风险极低。一些国家公务接待费用之所以控制得很好,不仅仅是政府账目透明公开,更是因为存在着非常完善而具体的制度。比如,有些国家为公职人员的道德行为进行立法,其中对公职人员接受宴请、礼品等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甚至规定上级不得接受下级的礼物。而在我们的很多公务接待中,除了吃喝之外,也少不了这些“礼尚往来”。这些或许都说明,我们现在的公务接待的管理仍然过于粗放。遏制过高的公务招待费用,需要“两手抓”,一手抓“公开、透明”,一手抓“立法、管理”,这两手都要硬起来才行。

  小蒋随想:“三公支出”之所以公开过程如挤牙膏、账目大而化之让人看不懂,一大原因是其中存在奢靡、丑陋、甚至腐败,当事人自然不愿被曝光;另外,一些公职机关也不想被公众监督,只凭“领导大笔一挥”,花钱当然方便。说到底,如果权力者被装进民主监督的笼子里,倘若公务预算全面接受公众的仔细审核与推敲,“三公”公开根本就不会成为一个问题,“三公”公开不足只是对权力监督不足的外在表现之一。客观地说,我们现在并不缺少文件规定,党政机关用车标准、公务接待标准、公职人员差旅费标准、干部出境管理,等等,都能找出三令五申的条文。问题是,徒法不足以自行。许多规定在“左右管右手”的监管机制下,或被弹性化地放宽尺度,或被“大家都这么花”的无所谓心态消解。不得不说,“三公开销”在一些公职人员眼中,甚至是“理所当然的福利”。“排排坐吃果果”式的公款出国游,“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心态下购置并享受豪华公车,“公款不花白不花”地大吃大喝,已然被不少体制内的人见怪不怪。有人大代表建议出台“公务接待严禁采购消费目录”,初衷是好的。但是,鉴于政府采购、协议供货目录同样存在投标舞弊与权钱串通,“严禁采购消费目录”的制定与执行前景又会如何?还是那句话,要更多地引入民主决策、群众监督。

 五年“零议案”的代表如何代表群众诉求?

  背景:全国人大代表、世界体操冠军杨威坦言,从2008年开始做代表,因“年纪最小”“要学习”5年没提交过一次议案。

  广州日报发表邓海建的文章:杨威很坦诚,但问题是,这样的说辞,恰恰说明其对“代表”身份的误读:一者,代表面前一律平等,不是论资排辈的PARTY;二者,代表是一种职能,而不是一个学习的机会或者赐予的福利,没办法冠冕堂皇说“重在参与”,应当积极发声;三者,代表的终极责任,就是表达利益群体的诉求、参与国事讨论,绝不应该是“为(个人)以后的道路作铺垫”。过于苛责杨威,似乎显得有些不厚道,但如果“0议案”成为一种常态,则势必影响两会的质量与公信。杨威来自体育界、工作于体育界,现有体制下的中国体坛,要厘清与矫正的问题并不少。不能说没议案的代表就是尸位素餐,也不能说“0议案”就一定虚与委蛇。但身处转型期的社会,在利益多元、价值多元,矛盾与冲突并不鲜见的当下,常年沉默于宝贵的“议案权”,在普通公众眼中必定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

  小蒋随想: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这是一种责任。当选人大代表,就应对自己熟悉的领域发表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毕竟,每个行业都不可能没有一丁点问题。面对问题,人不可能没有任何态度与想法。杨威5年没提交过一次议案,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事实上,哪怕是一个小学生,从一年级上到五年级,也已学会基本的作文遣词。杨威难道对体育圈内、社会上的事一点想法都没有?还是忙碌到连写份议案的时间都没有?杨威“零议案”还不算最糟糕的。一些雷人的提案与建议使人目瞪口呆,某些人为利益集团赤裸裸地代言更让公众摇头。所以,做一个群众眼中合格的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并不容易。可惜,某些人只是将代表与委员视为荣誉奖励、光鲜身份。



(责编:王倩)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