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拥堵费 底牌别老想最先出--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每日电讯:拥堵费 底牌别老想最先出

毕诗成

2012年02月13日09:34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有形市场分会会长苏晖近日透露:国内一些大城市全市汽车保有量将在今年创下新高,正在迫近有关部门评估得到的城市交通承载上限。为有效治理交通拥堵,国内一些大城市今年很可能会制定“交通拥堵费”政策,利用价格机制来限制城市道路高峰期的车流密度,达到缓解城市交通拥挤的目的,提高整个城市交通的运营效率。(2月9日《北京日报》)

  在“堵城遍地有”的当下,“交通拥堵费”的药方,隔段时间就会被开出来。这回更是有鼻子有眼,一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架势。从逻辑上论证,“收拥堵费有药效”可以列出一通大道理,比如经济杠杆,比如引导观念,比如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但有一个概念不能被偷换:这个东西可以有效果,和这个东西可以立刻上马用,是两回事。不要忘了,任何作用的反面,还有“副作用”。讨论时说出一堆好处,是很容易的,一旦决策成为政策,药不对症、没有效果怎么收场?增加了负担、治不了病,怎么解释?打出去的牌,收不回来,又怎么善后?

  支持“交通拥堵费”的人说,新加坡和英国就征收,但是,他们忽视了一个问题,即很多拥堵的世界大城市像纽约、巴黎、东京等都没敢征收,走在前头的伦敦也遭遇了很多非议;支持者说,拥堵费是个杠杆,但他们却忽略了国人开车的税费早已很重,这个杠杆并不轻松;支持者说,拥堵费这个杠杆对大家是一视同仁的,是公平的,但他们却忽略了如果不受限制的公车拥堵费由单位买单,结果只会让公车成为获得更多自由的“特殊获益者”;支持者说,征收拥堵费能缓解让大家都感到头疼的“城市病”,付出点代价有什么不好,但他们却忽视了有专家论证,根据中国人的交通出行结构,拥堵费未必在每个城市都有效果……

  正因为这些副作用和不确定性,一些专门研究拥堵费的专家、教授也认为,轻易开征交通拥挤费,是一种“激进行为”,从理论上,到实践上,再到舆论基础上,都没有做好准备;贸然开征,除了政府财政可以多收入一笔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是难以把握的。也就是说,最让人忧虑的,就是给有车族增加了成本之后,什么也没有解决;为了建构收费体系,从资源上、人力上做了很多投入,最后都归于浪费。反思政策,兜个圈子还要回到原地。

  具体而言,综观国际惯例和中国国情,靠征收“交通拥堵费”来缓解交通,是治堵最后的一张牌,不能总想着早早地最先打出来。最后的牌,放到最前头就早早打出去,是有危险的。按照专家的建议,在出这张牌之前,至少大力发展公共交通、做好交通管理、搞好道路规划这些牌,要统统用足。现在,这些基础铺垫还没有做好,光是一个“汽车保有量创新高”,就诱导某些人乱了阵脚,嚷嚷要把最后的底牌打出来,这是绝对没有道理的。把这个东西当成救命稻草,回避其他难做的基础性工作,也算是一种懒惰思维吧?动老百姓口袋的事儿,岂能说收就收,怎么能不经过最充分的社会讨论呢?


(责编:张宏)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