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漂白成“副处长”不仅仅靠有个市委副书记爹--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罪犯漂白成“副处长”不仅仅靠有个市委副书记爹

梁江涛

2011年12月30日09:11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山西运城交管处原副处长仝霄1995年获刑10年,刑期未满即被释放,之后在交管处被提拔。仝霄父亲曾是运城市委副书记,在仝父的运作下,仝霄的档案中已无犯罪记录,其学历证明也是伪造的。12月26日,仝霄因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行一审被判处死缓,限制减刑。(12月29日京华时报)

  罪犯漂白成副处长,实在是黑色幽默,令人触目惊心而又匪夷所思。就像此前的王亚丽通过改动个人档案,成为假姓名、假出生、假父母、假党员、假干部的“五假官员”一样,仝霄也由一名服刑罪犯摇身一变成为一名副处长。当年王亚丽若不是利令智昏,贪婪趋利而卷入遗产纠纷案,她作为重大骗官案的主角或许现在仍在官位上指手画脚。同样,要不是仝霄涉黑,他由罪犯漂白成官员的真相至今仍隐藏于地下。纵观与比较两大奇案,王亚丽与仝霄都不是“一个人的战斗”。而他们的“官场奇遇记”不仅仅得益于“贵人相助”,更在于有一块培育“贵人”的土壤。

  仝霄犯过重罪还能提拔重用,仅仅承认有关部门监管漏洞十分明显是远远不够的,对牵扯其中的一路官员追究责任也只是就事论事之举。有必要为这些官员说几句公道话。第一;制度形同虚设,监督不设防。在仝霄的档案中,犯罪记录,自考毕业生审批登记表不是消失就是伪造,其年度考核也多是合格、优秀。固然,牵扯其中的官员大都逢迎其父的权势,不惜违法乱纪,帮其造假,但如果监督机制发挥作用,谁搞猫腻第一时间就被发现;被喝止,那么,就没有人敢去拍这关乎自身前程存亡的马屁。即便有人铤而走险,也会成为第一个触碰高压线的倒霉鬼。

  第二;涉案官员或碍于情面,或慑于权力,最终丧失原则、失职渎职,将受到惩处是咎由自取,但要看到在潜规则的侵淫之下,他们中有的人会悟出帮仝霄就是帮自己的“硬道理”——行走于江湖,要晋升,要提拔,不看僧面看佛面,全凭领导一句话。仝父是一言九鼎的重权官员,伸手即可够着的靠山,谁不赶紧攀爬,岂不瞅着天赐良机擦肩而过?如果别人干了,你不干或反对,也会惹火烧身,为自己日后的前程添堵。给你的“武功”不会用,不如收了给别人。更严重的是,如此不合群,不入流,不懂事,还能在机关混吗?

  第三;诚然,政治文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官员的守法诚信、敬畏规则与责任承当。当人们看到某些官员滥用公权,荫妻泽子,骄奢淫逸,堕落沉沦之时,总要谴责官员的道德沦丧。面对“罪犯漂白成副处长”这一案例也不例外。殊不知,即便身为高官的仝父与一路助纣为虐的官员在品德上都无可挑剔,面对诱惑也会坚守原则,不动声色,这样的案例还会发生。失去制度掣肘,人性是最靠不住的,现在不发生,难保今后不发生;这里不发生,难保其他地方不发生。因此,道德层面的谴责只能是隔靴搔痒的纾发情绪,靠道德制约很难管住官员不越雷池一步。

  从王亚丽案到仝霄案,对严重违反组织人事纪律的案件必须应依照责任追究制度,将“一路放行”的失职渎职官员绳之以法,警示与教育来者。然而,要真正从源头遏制此类闹剧的再次重演,就必须尝试在党管干部和群众公认之间找到了选人用人的平衡点,推进更深层次和更大范围的组织人事制度改革,打开选官用人的透明窗,将官员放进金鱼缸,启动公开透明的规范程序,让公众参与选官,监督用人。谁胆敢搞名堂,立马曝光查处,将其打出原形。

(责任编辑:张玉珂)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