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报:中国当不了“欧元救市主”--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羊城晚报:中国当不了“欧元救市主”

伊 歌

2011年11月17日11:18    来源:《羊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欧盟深陷主权债务危机,欧元走到最危险的关口,拥有3.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中国随之成为国内外的舆论焦点———救,还是不救?有外国媒体虚拟绵绵情话:“亲爱的中国,请买我们的国债。爱你的欧洲”;也有国内媒体热血沸腾,认为援助欧洲是国内外战略调整良机,应以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参与欧债危机的解决,进而参与欧洲事务。

  欧盟需要中国当“欧元救市主”吗?

  以欧元区整体来看,其进出口基本平衡,资金流入和流出也基本平衡,问题并不在于缺乏外部融资,而在于区内的盈余国与赤字国之间的不平衡。欧债危机的金融本质,是盈余国银行持有大量赤字国的国债,从而造成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从宏观上看,化解危机的过程就是区内各国的再平衡,外部融资不可能成为主导力量。即使有外部的“笨钱”涌入,也不过是替代了区内储蓄者可提供的融资;如果外部融资“不笨”而提出“参与欧洲事务”的“援助条件”,欧元区又何苦“取远水救近火”?所以,世界银行高级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就一语道破:“欧洲应该有足够的资源和智慧解决欧债危机。”

  中国当得了“欧元救市主”吗?

  且不说发展中国家“援助”发达国家、低福利国家“资助”高福利国家的道德困惑,假若欧元区内部无法再平衡,就算中国投入全部外汇储备购买欧债,也拯救不了欧元。目前,仅意大利发行的国债就有1.9万亿欧元,西班牙约有7000亿欧元,而且这些国家紧缩财政平衡预算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意味着还要继续发行巨量国债;相比之下,中国可动用的外汇储备不过是杯水车薪。目前,化解欧债危机的关键是欧盟领导人作出令人信服的决心和行动,停止相互抱怨,不再讳疾忌医,拿出解决问题的一揽子方案,并无惧选举政治的压力付诸实施,从而迅速稳定市场信心。所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会见法国总统萨科齐时就一语中的:“解决欧洲债务问题主要还是要靠欧洲。”

  当然,欧洲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欧洲是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欧元资产是中国外汇储备中的主要资产之一;为人为己,中国可通过扩大从欧洲进口提供帮助,也可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融资,或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投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不过,这绝不应与战后美国援助西欧复兴的“马歇尔计划”相提并论———那是用于战后重建的援助,是旨在遏制苏联的产物。美国在西欧的军事存在是雅尔塔会议和北约组织所决定的,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则是布雷顿森林会议所奠定的,并非“马歇尔计划”的成果。所谓效法当年的美国以援欧“参与欧洲事务”,“提升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的地位和能力”,不是对历史无知,就是对历史误读。

  中国当不了“欧元救市主”。与其凌空蹈虚地沉迷于“救或不救”的“神马战略”;不如直面欧债危机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寻求中国如何应对的切实方案。欧元区内的再平衡必定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欧洲经济陷入持续低迷甚至衰退的几率也越来越大。在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均陷入“减速”或“失速”的外部环境下,及早调整出口市场、尽快改变对出口的过度依赖、加快改革调整结构才是中国的当务之急。作为出口大省的代省长,朱小丹就清醒地表示,市场的倒逼机制会迫使企业更多地考虑转型升级,政府只要积极调动企业转型升级的内生动力,同时在关键环节上给予支持,相信企业转型升级的步子会进一步加快。

  
(责任编辑:罗旭)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