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嘲讽学生,教育伦理蒙羞--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钱江晚报:嘲讽学生,教育伦理蒙羞

戎国强

2011年04月15日08:48    来源:《钱江晚报》     手机看新闻

  一个社会,多少人实行怎么样的价值观,决定着这个社会的走向,决定着社会的健康程度。目前,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价值观问题正日益严重,很多令人忧虑的现象或事件,其本质,都是价值观问题。

  在各种人群中,官员群体和知识者群体的价值观,起着最重要的作用。官员是社会资源的管理者和分配者,官员群体的价值观,决定着社会的公平程度,影响着人们的社会行为;知识者是社会文明的继承者、创造者,他们的价值观决定了他们向社会提供怎么样的精神产品。

  本来,这些都是不言而喻的道理,不需要如此郑重其事地、掰开揉碎地唠叨(时评写作的无奈之一,就是不断重复那些人人皆知的道理)。但是,往往事与愿违,你不想说,也要逼着你不能不说。

  《南方日报》昨天报道,广东鹤山市鹤山一中高一学生男生小聪(化名),因遭老师嘲讽,三度寻死,最终跳楼重伤,多处粉碎性骨折,肺部出血。

  一名知情人告诉记者,当时鹤山一中让学生评议老师,小聪是数学课代表,负责收发数学老师的8份评价表。“有些学生可能写得有些过激,小聪也对老师提了一些意见。”结果,一堂课后数学老师临走时说了一句英文,全班同学看着小聪哄堂大笑,小聪觉得莫名其妙。后来同学告诉他,老师其实是对他说:“你算什么东西?”也许有人会说这个学生太脆弱。但是,教师的职责是用羞辱性的语言训练学生的承受能力吗?

  学生评议教师,这位数学老师大概觉得没有面子。但这是学校发动的,你有意见应该去找校长。这位数学教师出言伤人,已经不像一个教师了。教师的价值观,我国幼儿教育奠基者陈鹤琴说得最简明扼要:“一切为了孩子”。现在,一些教师的言行表明,最重要的似乎不是学生的成长,而是别的。

  前段时间,杭州一位小学教师,因为一名学生没有按时完成作业及作业登记,家长也没有及时回复老师的短信,就对学生大发雷霆,出语极其粗俗:“你们当我放屁啊?”连说三次“放屁”。连发几个短信而家长没有回应,老师感到不快,心里有点埋怨,是正常的。但是,老师还应该有更符合教师身份的反应:替孩子感到难过:这个家长怎么对孩子的事这么不上心?或者,家长不回短信是不是另有原因?

  但是,在这位老师看来,家长不回短信,不是对孩子的不负责,而是对我的权威地位的不服从——教育伦理,似乎被“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官场伦理所取代。

  当然,官场伦理,不是一些教师自己的发明。据说,现在教育行政部门的人到下属学校去公干,学校都备有超市购物卡“朝贡”,这已是“惯例”,是不避人的“显规则”。一个普通科员,一年下来,有几千上万的进账,有点职务的,就更丰裕了。利益的多寡最能体现地位的高低。连教育管理者都按照官场规则分配利益,有一些老师做得出格一点,就是难免的事情了。问题是,我们的教育,就这样下去了吗?但是,谁有办法遏止“这样下去”的趋势? 
(责任编辑:齐贺)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