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1+1:房价为何成“地雷”?--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观点1+1:房价为何成“地雷”?

2011年02月09日16:07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一个人的战斗”能否代表国家形象?

  背景:农民张正祥被称为滇池卫士,30年间他把心血都花在保护滇池上,为此倾家荡产并欠外债20多万元,两任妻子离开。因为环保行动断他人财路,他的儿子被吓成精神病,他多次被人所伤,致使右手残疾、右眼失明。由此,他入选了在美国播出的中国国家形象片。

  东方早报发表王军荣的文章:滇池不是一个人的滇池,保护环境,人人有责,事实上却只有张正祥一个人在坚守。虽然他的坚守有些作用——滇池自然风景区内33个采矿、采石场和所有采砂、取土点全部被封停,喧嚣了多年的滇池周围终于消停下来,但滇池遭遇的环境灾难也是深重的。保护环境,公民有责任,但我们却无法面对一个公民为了保护滇池要承受如此巨大代价的惨痛现实。保护滇池环境的最大责任者是政府相关部门,然而,我们却看不到它们的多少正面作为。事实是:30年间,究竟写了多少封举报信,张正祥记不清了;他曾先后多次到北京,到国家信访局、环保部、住建部等处排几个小时队反映情况,但滇池周围的开采在一段时间内依然如火如荼。这成了张正祥最大的心头伤,又何尝不是我们的心头伤?与保护环境相对的是破坏环境,其背后是利益的支撑。保护环境,就是在断一些既得利益者的财路,自然要遭遇报复。“滇池卫士”说得很悲壮:“谁破坏滇池就和谁拼命。”在法制健全的今天,在保护环境成为共识的当下,不知如此“豪言壮语”有没有羞煞法律,羞愧职能部门?入选国家形象片,是有关方面对张正祥行为的肯定。可他毕竟已经是一位老人了,即便马不停蹄,又能坚持多久?靠一个牺牲家庭幸福,牺牲个人利益的“滇池卫士”来保卫滇池的环境,这本身就是令人深感沉重的悖论,所映射出的是一种不堪的现状。

  小蒋随想:“一个人去战斗”的无畏与荣誉只属于这个人自己,这同时反衬出群体性的懦弱与失职。农民张正祥入选中国国家形象片,对其个人而言当之无愧,但对社会却是一种尴尬,甚至是羞愧。我们的传统教育理念总是喜欢树立典型,寄希望典型的事迹感染带动更多人。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往往是典型显得太孤独、太悲壮、甚至曲高和寡,众人虽有敬佩之心,却未必有效仿之胆。或者说,国人素有“好人得好报”的情结,面对一些好人未必有好报,着实令许多人心头一沉。受儒家中庸之道的影响,更多人可能宁愿做平淡的凡人。再加上,不良社会问题背后往往牵扯特权腐败、既得利益等强势集团,无权无势者的拼争要么是鸡蛋碰石头,要么如石沉大海,这种悲哀不是仅凭英雄情结就能破解的。由此呈现出如下情景,一些宣传归宣传,一些现实仍归现实。对管理者而言,最该做的是解决问题背后的机制掣肘,打击损害公共利益的权钱勾结,从法律与制度的高度维护社会的健康运转。社会需要常态化、良性化的管理,而不是个别有识之士“孤军奋战”。

   房价为何成“地雷”?

  背景:中国社科院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2011年《中国与世界经济发展报告》指出,2011年房地产价格可能下降。在此前,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1年 《经济蓝皮书》也指出,2011年房价可能会略有下降。

  华商报发表韩福东的文章:张五常在这个问题上说得正确无比,经济学家没有预测的能力。那些以先知姿态出现的经济学巫师们,是时候该休息了。早先有个易宪容博士,自己在北京购了几套住房,却一再呼吁大家不要着急买房,这个人的专业能力似乎破产很久了;还有一位谢国忠先生,对房市的看跌比易博士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会预言房价拐点的更具体时间,虽然似乎从未应验,但他的专业能力一直很受肯定。这就是中国经济学界的现状,所谓专业能力的鉴定也是一个相当令人讶异的过程。之所以说,经济学家没有宏观经济的精准预测能力,是因为牵涉的变量太多,而这些变量的不确定性可以使结果呈现完全相反的面貌,对这些变量的分析,远远超出这些经济学家的能力,即便用最复杂的模型都难免挂一漏万,更何况很多经济学家在做预测时仅凭想当然而已。这样说,并非否认任何的经济学宏观分析,它所反对的仅仅是经济学家故作的先知角色。具体到房价上,政府出台的决策,执行力度如何,民众信心如何,投机者的应对方略如何……凡此种种,都会对供需市场构成影响,而政府面对市场反应时的后续政策如何,诸方博弈在全球化的今天显然更为错综繁复,其间不可知的变量之多,是那些凭借尚在发展中的经济学理论、自己有限的变量感知和书斋里的逻辑推演,就可以铁口铜牙断定某个时间节点房间将跌将升,甚或出现拐点?这无疑是对“上帝”的一种僭越,也暴露出作为显学的经济学在过度膨胀过程中展现的对自身与世界的不自知。

  小蒋随想:像任志强那样鼓吹房价将继续上涨,必然引来炮轰;预测房价将下跌,同样可能招致嘲讽与不屑。房价涨跌似乎成了不可触碰的地雷。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房价已包含太多房奴的苦涩、地产暴利的淫笑、卖地财政的顽梗、地产腐败的魅影、以及政府保障房的不足与缺位。有人说,买不起房可以租房。问题是,房租价格同样随房价一起水涨船高,租不起房已成为越来越多城市新移民的苦恼。房价的涨跌是经济问题,而房子本应属于生活必需品范畴。生活必需品的价格变得高不可攀,才是问题的实质。许多人已不奢望拥有住房的产权,但希望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得起码的居住权,这种诉求很高吗?对行政者而言,为低收入者提供基本的住房保障,才能减轻住房矛盾的尖锐性,才能使房价不再与人人相关。如果房价不与人人有关,其才能逐渐归于理性,而不是成为被炒作的对象。

(责任编辑:王倩)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网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