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1+1:“小三”靠监管能搞定吗?--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观点1+1:“小三”靠监管能搞定吗?

2011年01月17日17:17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天价收费案还有啥“花花事”

  背景:河南禹州农民逃费368万被判无期有了最新消息。一是哥哥时建锋确实是为弟弟顶包;二是弟弟时军锋已经到禹州无梁派出所投案自首;三是此案的主审法官竟然不具审判长资格。

  湖南红网发表朱永杰的文章:正如有网友估计的,这起天价逃费案没那么简单。来看看时军锋作为乙方与甲方的合同内容:“现武警××支队搞基建与乙方合作,甲方雇用乙方四辆运输车辆悬挂武警支队牌照作为前提,甲乙双方为共同利益。如果乙方悬挂支队牌照被武警部队、收费站、高速公路、平顶山军分区查扣时,甲方必须保证做到派车派人及时排除;若张、李联系不上,乙方可以直接与支队长联系。如果甲方原因不能及时排除以上检查,乙方造成罚款或扣车等损失由甲方负责,罚款由甲方负责,扣车按每天8000元补偿乙方。乙方四辆车每年付给甲方120万元,武警总部等单位到许昌、平顶山视察工作或纠察车辆时,乙方应停止运输活动。乙方若执意运输被查扣,乙方不负责。乙方活动区域为郑石高速(现更名为郑尧高速)公路:长葛西站至平顶山下汤站、长葛市辖区、禹州市辖区。超出范围被查,乙方自担损失。”现在看来,哥哥时建锋曾说高速上挂军牌的车有很多,应该此言不虚。这四辆车每年要给甲方120万,还要给收费站正副站长每月各5千,每年就是12万。时军锋还说,为了打捞哥哥,他借了高利贷100万,几乎全部用来“活动”,而且他得到消息哥哥不久就会出来。一种情况是,他被骗了;另一种情况是,如果此案悄无声息,凭借合同“约束”,张某李某会“践行践诺”,真的把哥哥很快捞出来。但愿这起368万元的天价逃费案能够抽丝剥茧,不单单让时姓兄弟得到公正判决,还让纠结在一起的公路收费、军车挂靠和权力谋私都露出原形。

  小蒋随想:如果此案真的涉及“武警XX支队”,且签订合同的甲方为真正的军官,问题性质就大不相同了。就像某些人从大学买“假的真学历”一样,时家兄弟等于是买了“假的真军牌”。而兜售军车车牌的军官则应受到军事法庭的严惩。当然,目前合同中甲方的真实身份还没有被司法机关证实,不排除有人冒充军官骗了时家两兄弟。仅从现有的事实看,高速路暴利收费还只是问题的一方面;更为引人关注的是,时建锋与时军锋非法获利只有20多万,而合同甲方每年获利120万,还有所谓的收费站正副站长每月各收5000元,时军锋为“捞”哥哥时建锋,还借高利贷行贿近百万元,这真是老鼠拉木头——大头在后头。更令人遗憾的是,法院对于第一次判决的诈骗定性曾言之凿凿,随后生出顶包“枝节”,法院反被定性为“审查不细、把关不严”,主审法官被免职,司法威信扫地。而“不信法”恰恰是时家兄弟的共同观点。从哥哥顶包、弟弟在“外面”行贿开始,他们就相信法律可以以权钱的意志为转移。弟弟自首前仍表示“我现在更相信记者。”“不信法”不能单纯归结于时家兄弟愚昧。面对所办证件真假难辨,面对有人宣称能“捞人”,面对法院的错误定性,面对主审法官被撤,如此纷乱,难怪哥哥时建锋说“我有苦难言,生不如死”。在一个讲究法治的社会,这种混乱一锅粥正常吗?

  “小三”靠监管能搞定吗?

  背景:深圳市政协五届二次会议1月15日开幕。有政协委员向大会提交提案,“建议由公安局网监部门加强对‘小三论坛’的监管和约束,提出警示要求,对过于出格的言论,还应该进行删帖、封ID号等相应的处理。”

  湖南红网发表郑渝川的文章:包养者在合法婚姻关系之外,寻求被包养者(“小三”),后者中的一些人闲极无聊拿到网上去炫耀,非常愚蠢,也确有危害。但要说这种愚蠢的炫耀,就成了一种罪大恶极的“小三文化”,让原本可能不去做“小三”的人,变得很有兴趣,反过来不许其炫耀就能收到遏制“小三问题”严重化普遍化的效果,不能不说流于荒谬了。“小三”、“二奶”或者以其他名头出现的包养关系另一方,归根结底是依附者,依附于权势和金钱。若不惩治包养者(被依附者),让其在社会评价、家庭财产分配、仕途、职业资格等方面付出其无法承担的代价,很难遏制其包养行为。该提案另一个可笑的“亮点”则是,“应该从法律的层面上追究‘小三’侵犯配偶权的责任,从原有的道德约束上升为法律惩罚”。这个建议不仅笼统,而且存在内容硬伤,没有包养者的行为,怎么能有依附型的被包养者呢?该提案的提出者来自深圳市某区妇联。“小三问题”中的最大受害者、婚姻关系被背叛的一方通常是女性,为其说话理所应当;但在包养者与被包养者(也是女性)之间,妇联的政协委员理应将打击包养者的建议放在首位,而不是单单针对“小三”。至于删帖、封ID号更是离谱。我倒怀疑会出现“只许做、不许说”、“小三问题”等现象有进一步蔓延的趋向。

  小蒋随想:雷人提案年年有,“啥都能说”是民主开放的一种表现,至于提案是否靠谱就得由众人判断了。互联网上光怪陆离,出现“小三论坛”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有人只是希望整顿网络论坛,试图眼不见为净,这无异于自欺欺人。说到底,网络只是现实社会的虚拟延伸,网络上的东西离不开现实依托。作为一个灰色的社会现实,小三是客观存在的。情妇虽然在道德上为人们所不齿,但在法律层面,似乎没有刑罚案例。在拜金思潮冲击下,个别人甚至喊出“宁做N奶不嫁穷人”的雷语。包养者与被包养者自认为“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在两情相悦时似乎“没问题”,可一旦出现感情危机,非婚苟合得不到任何法律层面的保障。更为恐怖的是,一些小三与情夫反目,甚至被杀害,真是赔了身子又丢命。在法律缺少惩处的背景下,在道德说教仿佛对牛弹琴的时候,反面典型或许能给一些小三与有志当小三的人打点预防针。

(责任编辑:王倩)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网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