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1+1:“厕纸型佳作”让贪官遗臭万年--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观点1+1:“厕纸型佳作”让贪官遗臭万年

2011年01月14日13:43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厕纸型佳作”让贪官遗臭万年

  背景:中纪委监察部公布了国家药监局原副局长张敬礼的“四大罪状”:收受巨额钱款;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并获得巨额利益;捏造受贿事实,诬告陷害他人;生活腐化。知情人透露,张敬礼非法经营的总案值高达1700余万元,其中一本由他撰写的书籍卖到了每本566元的天价。

  湖南红网发表高福生的文章:利用出书大肆敛财的“优雅式腐败”频现。原山西临汾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月喜,在频繁“出书”卖书中获利高达43.32万元;原成都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高勇,以“支持出书”或者“买书”的名义,向近百家单位和个人索要赞助费数百万元;原湖南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在位时出过两本书,通过宣传部门向党政机关强行摊派“挣”了3000多万元;原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虽然不识五线谱,却是当年演出频率最高、最能挣钱的“交响乐作曲家”……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某些整日忙于应酬、公务缠身的官员,其“文思泉涌”隔三岔五推出的“著作”,在很多时候并非本人的“心血结晶”,要么是“秘书捉刀,领导署名”,要么是利用自己的职位和手中的权力雇佣“枪手”代写的。官员“亲自”要做的,就是用公款买书号,用权力搞“发行”。尽管太多的私人不会自掏腰包去为“官书”捧场,但公款却乐此不疲为这些“官书”买单。较之直接送钱送物等“公贿”,打着学习充电的旗号,用公款购买上级领导的“著作”,班子成员或全体干部人手一册,不仅理由冠冕堂皇,富有人情味儿,也更能赢得出书领导的赏识和“关照”。此等怪象,虽说人人心知肚明,但就是都不说破,任凭“皇帝的新装”招摇过市。退一步说,即便你对领导这个小小的“不情之请”心有不甘,一旦说“不”你就会成为另类。

  小蒋随想:胡长清在江西南昌当官时,当地许多店铺的牌匾都是他题写的。当然,胡长清不可能“义务劳动”,“润笔费”是文明行贿的别名。胡长清落马时,南昌掀起铲“胡字”热潮,贪官墨宝从香变臭,不禁令人莞尔。随着张敬礼的垮台,他撰写的那本价值566元的天价书,八成难逃赵本山小品中“出书变厕纸”的命运。从腐朽到神奇,从神奇到腐朽,其中的奥妙只在于有没有权力这味“佐料”。或者说,只要仰仗权力,某些官员可以将任何烂货卖出天价。这也是西方政坛严格执行官员回避制度的原因所在。遗憾的是,我们的行政机制仍然欠缺相关禁令。以至于,一些人当官的目的,就是希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是奉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有人说,官员也是人,官员也有出书、写字、乃至投资的权利。问题在于,在这些过程中,是否会以权换钱,不能单凭官员的觉悟。所以,制度必须有所规范。有舍才有得,既然选择了做官,必然要让渡一些东西。就官员出书而言,虽不可能禁止,但应当作为一种个人事项上报。包括版税、定价等等是否存在猫腻,监察部门恐怕不难判断。官员荣登作家富豪榜,书籍究竟是在平民中畅销,还是凭公款买单、“老板消化”,不难调查。

  中学生扶老太该不该奖万元?

  背景:深圳罗湖区两名高三学生看到一位老奶奶跌倒,满脸是血,路人不敢上前搀扶。他俩扶起老人,将老人送进医院并垫付医药费。事后,学校召开表彰大会,奖励两人每人800元奖金。前天,深圳市见义勇为基金会也宣布给每人颁发1万元奖励慰问金。

  广州日报发表子在渊的文章:这样一起个体行为,却被网友解读为对“彭宇案”的纠偏,是伦理道德的自我救赎,甚至将其拔高到“一个连老人跌倒了,都不敢扶起的民族,谈何崛起”的意义,个人认为实在没有必要。且不说两名学生这一本能之扶能否“重新扶起、匡正我们社会日渐衰微的良知”,本身就很值得疑问。而且以重奖来支撑道德良知,究竟具有多大的普遍意义,也不得而知。毕竟这起“扶老”和彭宇的“扶老”不具有可复制性,我们也无法作出如下推测——以后做好人都会获得重奖,而不会像彭宇那样被判赔4万元。这样说并不是质疑深圳市见义勇为基金会的做法,相反,公众对此多报以掌声,即可说明一切。但是必须明确,人们做好事本应是不计报酬的,即便没有奖金,出于良知,看到老人跌倒也应去扶。要想“扶起”道德,匡正良知,靠的不是奖金,而是制度的支撑。一定意义上说,司法是道德的最后防线,只有司法在判决此类“扶老”案件时,给人信心,给人方向性指引,让人消除做好事的风险和成本时,类似两学生扶老之举才会不断出现。这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自我救赎。

  小蒋随想:媒体与互联网在扩大单一事件的影响时,也会令更多人对个案的风险产生群体性焦虑。说到底,“彭宇案”从没有你方唱罢我登场,却让许多人在面对类似情况时不敢伸出援手,同时怀疑社会、怀疑人性、怀疑天下到处是“坏人”。人们的担忧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纵然坏人坏事概率小,轮到谁头上都是百分之百。但是,因为小概率的龌龊,而不顾大概率的美好,其结果是龌龊没有被消灭,反倒是美好被葬送。面对这种情况,社会一方面应当努力树立正面典型,另一方面更应对“彭宇案”类反面典型尽可能纠偏。深圳重奖扶起摔倒老人的中学生,就是在给人们树立正确导向。其核心意义不在于奖金,而在于社会对爱心互助行为的肯定。另一方面,司法机关在处理类似问题时,理当秉承最大的善意,而不应秉承“疑罪从有”的恶意。

(责任编辑:王倩)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网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