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1+1:市招办千挑万选美女“招待”谁?--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观点1+1:市招办千挑万选美女“招待”谁?

2010年12月31日15:39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市招办千挑万选美女“招待”谁?

  背景:广东省艺术类专场招聘会在大学城广州美院举行。广东某市政府招待办招女生,仅两个名额,要求会唱歌、跳舞,外表靓丽,身高1.68米以上。这家政府招待办已经辗转多场招聘会,至今未招到。有学生质疑其在选美。

  湖南红网发表郑渝川的文章:客观而言,不惟政府招待办,社会组织及企业招聘前台、公共关系、行政文秘、大客户营销等“外向型”职位工作人员的时候,都会明确提出或暗自依据身高、文艺特长、口才等要求;与之同时,体貌端正的应聘者会占据显著优势。当然,正经的单位,即便是招聘前述“外向型”岗位职员,也绝不会单单看外在,内在素质、学历等级和专业特点通常被摆在同等甚至更重要的位置。事情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广东某市的这家政府接待办,为了招聘两个职员,不辞辛苦穿梭于多场大中专学生招聘会,不知花了多少银子,接待应聘者磨了多少嘴皮;再一看他们的招聘要求,“会唱歌、跳舞,外表靓丽,身高1.68米以上”,这也不是多么夸张的要求嘛,偌大一个广州大学城,十数万毕业生,却统统不入主考官的法眼,这只有一个解释,参加招聘会的应届女大学生们,还达不到他们要求的外形特别靓丽、特别能歌善舞。如此高而难以招到心仪人选的招聘需求,当真是政府接待、招商引资、会展筹备等公务所需要的?又或者,是该市某个、某些、某批官居要职的领导,基于国际前瞻视野,而作出的战略部署——光是产业转型升级很不够,政府接待办的美女等级也要升级。招聘方要求提得挺高,但对所招职员工作内容、工作时间等等,却不作细致说明,拜托,一个招待办而已,有那么神秘吗?

  小蒋随想:从要求上看,这个市政府招待办是在“买花瓶”,其中意的人选必将成为被招待者的“观赏物”。被招待者会是哪些人呢?地方政府会招待草根百姓看美女唱歌跳舞吗?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根据某些心照不宣的规则,有资格享受“秀色大餐”的要么是达官、要么是显贵。说到底,招待办无非是地方行政者的“马仔”,一些地方的行政者利用招待办拉关系、走门子,目的无非是有求于权——要政策批文、希望获得升迁提拔;或是有求于钱——招商引资、与老板打得火热。在这一过程中,地方行政者既以地方的名义做事,又为自己积攒下人脉,可谓一石二鸟。并且,各种盛情款待完全是花公款,却能给被招待者留下地方行政者够意思的印象,这也是行政招待费居高不下、地方驻京办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回到本例,欣赏美女心情舒畅,也会使被招待者心里痒痒。贪官为啥几乎都有情妇?一些“好干部”为什么禁不住色诱?是啊,不时有“美女大餐”送上门来,想不犯错也难。

  土地被囤N年为何没坚决收回?

  背景:国土资源部公布了26宗因房地产开发企业自身原因造成的住宅闲置土地名单。其中,福建漳州一宗地块“跨世纪闲置”,一家央企控股企业在北京的3宗地闲置逾5年。按国土资源部相关规定,这些地块“撂荒”时间均远远超过处罚、没收年限。

  新华网发表王立彬的文章:此次公布的开发商“撂荒”土地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时间拖得非常久。国土资源部明文规定,因企业自身原因造成土地闲置一年以上不满两年的,必须征收闲置费;闲置两年以上的必须坚决收回。而此次公布的26宗闲置土地中,上海市的5宗全都闲置6年至8年,北京市的5宗约定开工时间在2003年至2005年之间,连“撂荒”时间最短的石榴庄住宅小区西区再有个把月就“拖”满6年了。而福建东嘉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在漳州东山的成片开发用地闲置时间更是长达17年。在此次公布的“撂荒”开发商名单中,格外扎眼的当属赫赫有名的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这家央企通过控股北京井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占了此次公布的北京“撂荒”5宗地中的3宗,距合同约定开工日期均将满6年。近年来,在房地产暴利诱使下,一些央企挟雄厚资本转战房地产市场,在北京、上海等地制造“地王”,引起民众普遍不满。目前,房地产非主业央企正按要求退出房地产领域。央企竞相搞房地产已属不妥,囤地“撂荒”更属无理。“撂荒”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数据显示,尽管4月份遭遇“史上最严厉调控”,2010年上海、北京两市卖地收入仍分别突破千亿元大关,同比涨幅将超过50%。土地升值幅度如此之大,无怪乎包括央企在内的企业疯狂圈地。这里面的逻辑很简单:土地闲置越多,房子供应越少,房价涨得越快;房价涨得越快,地价涨得越猛,囤地比盖房更有利可图。

  小蒋随想:这里引出一个问题:一些土地被闲置多年,为什么没有按规定“坚决收回”?在漫长的岁月里,被闲置的土地是怎么规避土地管理者的监管的?国土资源部只是将责任推给“企业自身原因闲置”,为什么不提这之中是否存在渎职与腐败?如果没有人撑腰、或是具有相当背景,开发商敢与土地管理条文对着干?如果不铲除潜在的渎职腐败,就算将本次公布的闲置土地收回,谁能保证不会再出现“N年闲置”的土地?另一方面,谁敢说本次公布的便是全部的闲置土地?谁能说不会有其他闲置土地在玩潜伏?倘若权钱腐败的魅影依然存在,就会有囤地升值的图谋。整顿土地市场,恐怕先要整顿各地的土地管理部门。

(责任编辑:王倩)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网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