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最难应对的是“不相信”--观点--人民网
人民网

齐鲁晚报:最难应对的是“不相信”

黎 明 

2010年12月30日11:28    来源:《齐鲁晚报》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浙江乐清“钱云会案”事发,全国震动。连日来,互联网上怒潮汹涌,部分媒体跟踪聚焦。毫无疑问,被当地政府称为“12·25交通肇事案”的这一扑朔迷离的事件,不仅是当地权力部门面临的一场危机,也已经成为一个公共事件。

  事实上眼下存在两件大难事,一个是“钱云会死亡案”以及所涉及的土地纠纷;另一个不是案件,而对权力方面而言,却比相关具体案件更棘手,这就是风起云涌的“不相信运动”。钱云会被碾死在工程车车轮下,现场惨烈而诡秘,多个疑点难以用正常思维予以解释。案发后,乐清方面曾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外界质疑,列举现场勘查情况,否定“目击者说法”,将该案定性为交通肇事案件。这样,反而引起了更多的质疑,舆论反响更为强烈。继而,温州市委接过这个烫手的山芋,先行否定乐清的定性,不排除此案可能存在的谋杀性质,28日下午,警方发布案件复查情况,称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温州市的调查结果公布后,结果是质疑如故,失望更甚。

  两级政府先后押上公信力,两级专业办案团队先后侦查勘验,不信———还是不信。又传来警方要对证人测谎的消息,网声的反应是:应该先对官员和警察测谎!回顾诸多涉官、涉权、“涉数”的网络热点事件、公共事件,我们可无数次发现这个“公式”或规律:不信———不信———就是不信。

  “不相信运动”往往和多种风波、骚乱相关联,它不是任何一桩祸事,却是几乎所有已存祸事、未发祸事的幕后总指挥。由于它是抽象而普遍的隐形之物,平时要找它、应对它,既无处下手也无法作为。权力和官员也不相信,他们不愿相信“不相信运动”的存在,所以他们至今不曾发现和提出“不相信运动”这个概念。也就是说,连发现都没有,自然也谈不到应对。

  不相信,其实是个理性现象、必然现象。就说在钱云会死后,大批防暴警察出动,抢尸抓人,搞得人心惶惶。与此同时,与案件有关的人不见踪影,当地网站大肆删帖,有外地网站甚至也一度被禁言、限言。尤其是警察把死者家属抓走,确实让公众感到匪夷所思。公众自会迅速将思路调整到符合逻辑的轨道,而不是仅从“德行”角度去审视我们的官员群体和权力机构,于是,他们结合日常观察、亲身体验,感受到了“权力利益”这只黑手。而钱云会就是一个严重妨碍权力利益的刺头,他为了征地的事,谈判、上访、发帖,几次入狱。

  补偿数据究竟应该多少才合理,不得而知,但只要群众和权力部门存在利益冲突,有了群众的不相信,即便不出钱云会事件,或许也会有其他恶性事件出来,甚至会闹得更大。所以说,导致“不相信”的根源不在群众,而权力部门获得公信力的办法也很简单,即:不与民争利,尤其需“不夺民之利”。
(责任编辑:王毅)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网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观点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