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网友来论

争鸣:“流氓燕”们是传媒的“耻辱符号”?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 王克安
  2005年12月16日21:3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赵炳臣先生于12月14日在光明网上发表这样一篇评论:《“流氓燕”们是传媒的耻辱符号》。看到此等题目,我着实吃惊不小,因为,赵先生不仅把矛头直接地指向“流氓燕们”,而且更是严厉地指向大众传播媒体,而且大小媒体很难幸免,所有媒体似乎都成了“耻辱符号”!显然,问题的性质太严重了,其打击面也太大了。

  据笔者所见,此前赵炳臣先生已经先后在东北网和人民网强国社区发表同一标题文章,内容一致。

  赵先生给人的唯一感觉,就是,“众人皆醉我独醒”。

  然而,事情真的如此这般吗?

  这是一个颇为复杂的问题。不说别的,就说文章中涉及到的一些人物,除流氓燕之外,显然还有“木子美”、“竹影青瞳”、“芙蓉姐姐”等诸多的“流氓燕们”,至少在已经过去了的相当一大段时期之内,他们几乎都成了当下之“网络红人”,媒体报道,网民评论,有关之文字、图片、音频、视频之类,可谓浩如烟海,目不暇接。据我个人的跟踪观察,完全没有报道或转载过此类消息的媒体,可能没有,有也不多。笔者是从社会意识形态等多视觉来看待此种社会现象的,因此也就一直比较关注此种状态的发展与演变。然而,到目前为止,笔者还没有就此发表过一篇评论文字,为慎重起见,尚需继续观察。坦率地说,如果不是赵炳臣先生如此言词尖锐的批评,笔者仍然会保持沉默。

  不过,我现在仍然不会对“流氓燕们”本身作出评价。我觉得,要真正客观地评价一个人并不容易,草率不得。我现在只能是就赵先生文章中的某些言论,谈几点认识。

  赵先生所说流氓燕半年前的“写真照”、近期的“人体图片”以及有关谈论“女权”的文字,我看过。重复地说,至少现在我不想评价。但是,我无论如何不能同意像赵先生这样肆无忌惮地往几个青年女子身上大泼“脏水”甚至含有人格贬损、人身攻击的做法。

  你说她们“香臭不分”倒也可以,但若把她们比喻成是“苍蝇”,说她们是“苍蝇追腥逐臭”,说他们是“无耻之尤”,我觉得太过分了。

  我不明白,对年轻貌美女子之“人体写真”,你说那是“人体艺术”,而年纪刚刚30岁出头的流氓燕贴了一两张上半身或侧身的“裸体照”,就被赵先生视为大逆不道,说这就是“世人不齿的暴露”,这不是在奉行“双重标准”吗?这样评说公平、公正吗?

  人家的裸体照片,您可以看,也可以不看,没有人请你看;然而,您看了之后,却“不禁要问”:“你露了上边是争女权,要是再露了下边会是争什么呢?人权?”——在这里,赵先生的“联想”有点奇怪,人家没有露“下边”,你凭什么“诱导”人家露“下边”?人家倘若人家露上半身你都不能容忍,何况露“下边”?倘若人家真的露了“下边”,你不掘人家祖坟才怪呢。

  可是,赵先生却又是这样写道,“话又说回来,露与不露,露出哪里,是人家的自由,我们暂可不论。”这就怪了,既然“露与不露”是人家的“自由”,而您又这样严加批判,那么,您所谓的“自由”在哪里?这不是言不由衷吗?

  至于争“女权”问题,看来赵先生也是大加指责。即使流氓燕女士在《中国女权的最大阻力是女人》中如您所说,在网络上举起了“新女权主义的大旗”,提出“真正的自由是女人有一天,可以独立骄傲审视男权世界的一切”,这难道不可以吗?她还说,“真正的自由是女人有一天,不必再以男人为核心生存,不必靠青春与性来交换爱,是女人可以独立骄傲审视男权世界的一切,是女性也拥有百分之百的话语权和二分之一的决定权。”以我之见,从现实情况看,这句话即使不算经典,但起码没有错误,何至于引起赵先生如此反感?在这里,我要顺便指出,流氓燕女士决不是靠“裸露”自己的身体来主张“女权”的,最近她耗费精力特意操办了一个“女权网站”,无论今后发展怎样,只要不怀有某种偏见,其真诚态度和基本用意总是值得肯定的。在赵先生眼里,流氓燕的行为和“妓女”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任何“妓女”能够说出上面的言论或者开办并主持“女权网站”吗?

  读者一定会看到,赵先生批评的重点还不在流氓燕本身,重点在媒体。赵先生真正“要问的是”:包括流氓燕在内的一个个的“网络芙蓉”为什么会这样红?对于这个问题,赵先生有自己的看法。

  赵先生说,从可知的资讯来看,现代传媒自然是“功不可没”。罪因归于大众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他说,是“网络的虚拟性与开放性使这些无耻之尤的女人有了可称之机”,换句话说,是媒体为之提供了舞台,“网媒热闹非凡”。除了网络媒体之外,“纸媒也不甘寂寞”。他特别指出,不久前流氓燕的随笔合集《夏花·禁果》由湖北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的事实。赵先生认为,这意味着流氓燕从一个普通网络写手正式进入“正统”的写作、出版领域,浮出“网面”。对于流氓燕的出书,赵先生批评说,我们的传媒业界,作为公共传播资源的一部分或一分子,如果仅以“有‘卖点’,有钱赚”为追求,让金钱奸污了良知与责任,那和妓女还有什么区别?

  ——听,媒体也成了要“钱”而不要脸的“妓女”!在赵先生看来,“流氓燕”们“出笼”是媒体“助纣为虐”的结果。我认为,媒体在报道中如果有某种缺点或不足之处,当然可以批评,但这种批评要实事求是,决不可乱打棍子,滥加指责。

  话说到此处,我只想再强调地说一句:流氓燕和媒体毕竟都不是“妓女”,说“流氓燕”们成了媒体的“耻辱符号”,只能被认为是赵先生的信口开河。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陈阳波)
相关专题
· 网友观点集锦
· 网友王克安专辑
· 争鸣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