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网友来论

“少年班第一神童”为何选择出家?
网友:蒹 葭
  2005年07月21日22:0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当年家喻户晓的“少年班第一神童”宁铂出家为僧了,与宁铂齐名的谢彦波和干政如今也如仲永般泯然众人矣。对于少年班最红火的三位“神童”的人生之路,当年的班主任汪惠迪感到难过,但是并不觉得意外。“当时各个方面的因素,宣传、压力、体制、教育方式,都对这几个特殊的孩子不利。”她说,“可是,我们眼看着一切发生却无能为力。”

    少年班从1978年开办以来,一直就是争议不断。三位神童的境遇无疑会给反对者更多的信心和口实,“少年班是拔苗助长”,“少年班模式是摧残人才”,“少年班是根本上的失败”,诸如此类的论调,想必也会更加高涨。然而,在我眼里,“神童出家”虽然与少年班脱不了千丝万缕的干系,但绝对不是少年班本身的错,从根本上讲是依靠造神来领跑的时代的后遗症。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是文革结束百废待兴的年代,时代呼唤知识与人才,科技与教育战线首当其冲进行拨乱反正,对科学和人才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渴求和热忱,也迫切需要树立典型人物来引领国人崇尚科学。正是在这个时代大背景下,宁铂等早慧少年被推到时代潮头。因此,可以说,从宁铂、谢彦波、干政被举荐到科大读书的那一刻起,其作为“时代人物”的命运就注定无法逆转。

    那确实是“宁铂们的时代”,他们在整个国家都是绝对的明星,全中国的报纸、杂志、电视都在报道他们,他们的故事甚至成为了手抄本的题材。几乎一夜之间,这几个神奇少年就为全国人民所熟知。他们被称为“神童”,被树立为典范,用来号召全国青少年向科学进军。

    实事求是地说,他们确实起到了号召和引领的作用,千千万万的青少年受到他们的影响,激发了追求真知、崇尚科学的梦想。他们在七十年代末乃至整个八十年代所造成的影响是深远的,也是积极的。仅此而言,他们对整个国家和民族的贡献已经十分巨大,从某种意义上讲,甚至丝毫不亚于其本身在某方面取得重大成就。

    然而,从神童个体来讲,他们最终走上泯然众人的结局,又是不幸的,令人扼腕叹息。毕竟,他们当年还是懵懂少年,毕竟,他们的心智尚未成熟到足以抵御如此强烈的社会关注的地步,因此,无度的宣传和热捧,对他们的健康自然成长造成了莫大的损害。可以说,时代造就了他们,时代左右了他们,时代又无情地将他们推向成功的反面。反倒是那些当年不被关注、默默无闻的少年班学生,在走入社会后,却取得很大的成功。

    如今,那个依靠“造神领跑”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人们已经淡忘了追问宁铂、谢彦波和干政的去向,他们的名字也几乎不再出现在新闻之中。然而,在这种遗忘中,他们却在独自“品尝”着时代留给他们的后遗症。

    “神童出家”是时代造就的悲剧。我想,身处越来越健康和理智的时代的人们,在为他们感到惋惜的同时,还应该追想、感激他们为时代作出的奉献,反思那个时代的“造神运动”所带给人的伤害,而不应该带着猎奇和嘲讽的心态去看待“神童出家”。其实,他们更需要人们的理解和精神上的抚慰。

  新闻链接

  从神童宁铂出家看最早一代神童命运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李灿灿)
相关专题
· 网友蒹葭专栏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