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网友来论

争鸣:如此谈张志新迎合了网上“审丑”心理
网友:陈立红
  2005年04月12日22:0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读了石飞的《〈永远的丰碑〉不能没有张志新》一文,感觉如鲠在喉,因为作者用张志新烈士的事迹未被选入《永远的丰碑》来质疑否定推出该栏目的重要意义。作者说“如果没有张志新的‘加盟’,《永远的丰碑》将因而缺憾,因而失彩,因而掉价,因而教育意义‘打折’,必将招致后人诟病、贻笑、责难”。

  我不否认张志新烈士的死有其特殊的教育警示意义,但我反对作者这种无限拔高,甚至把张志新烈士和《永远的丰碑》栏目对立起来的做法。这样做,往浅里说是作者认识偏激,混淆了概念和是非;往重里说是作者故意混淆视听,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解构乃至亵渎了中央媒体联合推出《永远的丰碑》栏目的严肃性和重要意义。

  我这样讲,石飞可能不服气。那就让我们再来看看中央媒体联合推出《永远的丰碑》栏目的目的和重要意义。新华社在1月31日的电文中讲得很明白:“为充分展示8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人团结和带领中国人民,为了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国家的富强和人民的幸福,抛头颅、洒热血,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战斗风采,回顾中国共产党人发挥先锋模范作用、永葆先进性的光辉历史,深入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新华社联合中央主要新闻单位和各省区市主要新闻媒体,共同推出《永远的丰碑》大型主题宣传活动,宣传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优秀代表人物、革命英烈和劳动模范的先进事迹,缅怀先贤,不忘历史,继承革命精神,共同建设小康社会、推进社会主义伟大事业。”

  这里讲得很清楚,中央媒体联合推出《永远的丰碑》这个栏目,就是要“宣传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优秀代表人物、革命英烈和劳动模范的先进事迹”。从2月1日开始到4月7日,已经报道66期,代表人物共72人。为了增加石飞和读者们对这些英烈、模范人物的了解,特将他们的名字和报道顺序号码抄录如下(括号内数字为报道顺序号):李大钊(1)、蔡和森(2)、董必武(3)、何叔衡(4)、方志敏(5)、刘胡兰(6)、马本斋(7)、左权(8)、叶挺(9)、杨靖宇(10)、向警予(11)、彭湃(12)、张思德(13)、邓中夏(14)、张太雷(15)、董存瑞(16)、瞿秋白(17)、赵世炎(18)、刘志丹(19)、邱少云(20)、夏明翰(21)、肖楚女(22)、黄继光(23)、任弼时(24)、陈潭秋(25)、杨根思(26)、恽代英(27)、关向应、王尽美(29)、张闻天(30)、毛岸英(31)、黄公略(32)、雷锋(33)、李达(34)、赵一曼(35)、江竹筠(36)、王若飞(37)、吉鸿昌(38)、苏兆征(39)、魏野畴(40)、毛泽覃(41)、周逸群(42)、罗炳辉(43)、杨匏安(44)、王杰(45)、陈觉、赵云霄夫妇(46)、李林(48)、董振堂(49)、王尔琢(50)、欧阳海(51)、罗亦农(52)、王克勤(53)、蒋先云(54)、熊雄(55)、许家朋(56)、卢德铭(57)、许继慎(58)、彭雪枫(59)、郭亮(60)、周文雍和陈铁军(61)、曹渊(62)、李兆麟(63)、狼牙山五壮士(64)、李硕勋(65)、陈乔年(66)。请问作者石飞,你对这里所列的每一个烈士都非常了解吗?如果现在选择张志新烈士“加盟”,那么她该算哪一类?

  作者在张志新烈士的忌日怀念烈士本无可厚非,但他以自己之心猜度他人之腹的做法却值得探讨。文章说“今年4月4日,是革命烈士张志新壮烈牺牲30周年忌日。我本以为这一天的《永远的丰碑》会推出这位优秀的女共产党员,然而却没有看到,让人倍感怅然。”据笔者研究,到目前为止,在这次集中介绍的英烈、模范人物中,有特殊含义的,除了李大钊烈士作为第一期外,另外一个就是雷锋。但这些英烈模范人物的“出场”并不按他们的诞辰或牺牲日期来排序。中国文化重视“师出有名”,在这次中央媒体联合推出的《永远的丰碑》栏目中,作为中共建党领袖,李大钊烈士首先“亮相”出场是理所当然,不言而喻的。雷锋在3月5日“出场”则是时间的巧合加上精心安排,因为这一天是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发表“向雷锋同志学习”题词42周年纪念日。如果这个栏目是下半年才开始推出,雷锋显然就不能赶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出场。除此之外,还看不出什么特殊的“规律”。但有一个显著的特点是,过去树立的“老典型”基本都隆重登场了(焦裕禄、孔繁森等还没有出现)。因此,作者猜度栏目会在张志新烈士忌日推出烈士的事迹没有根据。另外,中央从来也没有把张志新树为学习典型。所以,这个栏目到底选不选张志新烈士的事迹,笔者不妄加推测,但可以期待。而作者希望在张志新忌日推出她事迹的想法,只能是一厢情愿。

  根据最新披露的资料介绍,张志新在当时,不但反对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的倒行逆施,而且还对毛泽东提出了批评,结果遭到四人帮爪牙的迫害。这就使张志新案件复杂、敏感起来。以至于“《一份血写的报告》发表后,引出了‘谁之罪’的全民‘天问’:割喉管人是无罪的,押打张志新的人是无罪的,公安局、法院、省委宣传部那些揭发张志新的人都是无罪的……因为在当时那种专政政治下,谁都是在执行上级指示、‘中央精神’,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那么到底谁有罪呢?张案报道讨论在3个月后奉命停止。”(朱建国《张志新冤案还有秘密》,1998年8月7日《南方周末》)很显然,有人在当时的大讨论中故意混淆是非,把矛头直指毛泽东,想借此惨案否定毛泽东同志。这就是张志新案件所谓复杂、敏感的根本原因。当年毛泽东在延安的时候,有农妇骂毛泽东“被雷劈死”,他就没有恼怒,反而帮助那个农妇解决生活困难。到了新中国时期,作为领袖的他会与千里之外的一个宣传干事计较?就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在妖魔化毛泽东和文革的过程中,居然有人相信。其实,上面引用的“天问”,逻辑本身就很有问题。作为冤案的指挥者、参与者,自己不检讨自己的错误,不承担应有的责任,却想把错误和责任推卸到千里之外的领袖身上,实在荒谬至极,恶毒至极。幸好在如何对待毛泽东这个问题上,邓小平同志是非常清醒的,他说:“毛泽东同志犯的有些错误,我也有份,只是可以说,也是好心犯的错误。不能把过去的错误都算成是毛主席一个人的。”(《邓小平文选》)邓小平面对外国记者的这些谈话,可以说彻底打碎了极右势力想借文革悲剧全盘否定毛泽东、进而否定毛泽东思想、否定中国革命的险恶阴谋。

  张志新烈士的不幸遭遇是文革期间的一个悲剧,有关部门已经给予平反昭雪,并把她追认为革命烈士,受到后世的敬仰。我们缅怀烈士,汲取教训,这是应该肯定的。但笔者绝不赞成一些人借张志新烈士的不幸来渲染悲情的做法,故作神秘,顾左右而言它,疑神疑鬼,制造紧张空气。在这篇文章中,许多提法也是经不起推敲的。如,把张志新说成“思想解放的先驱”就有些似是而非,我在网上查了两天也没有找到这个评价的出处,可能是作者自己的评价吧。对烈士的评价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党和政府有一套非常严格的认定机制。作者在自己的文章中对张志新烈士做如何评价,作为一家之言是可以的,但他不能想当然地把自己的评价强加在中央媒体联合推出的《永远的丰碑》栏目头上。否则,会误导读者,混淆视听,因为时事评论不是虚构作品。

  这篇文章最后说“也许是张志新英魂灵显了,她意欲谦逊仁让,自甘寂寞,不愿张扬,导致我的电脑突然故障,程序一天无法打开,以致原本定在女英雄忌日完成并发出的本文,不得以推后了两日。” 这就暴露了作者唯心主义的写作态度,缺乏实事求是精神。这可能是作者自己都不曾觉悟的。作者在文章中为张志新烈士没能入选《永远的丰碑》栏目鸣不平,一方面借张志新来反迷信、反个人崇拜、反极左,一方面又说张志新“显灵”,大搞迷信,实在是令人遗憾。搞文艺创作有时故弄玄虚,来点“神来之笔”(笔者过去也曾这样),是可以的理解的——其实现在网上封建迷信的东西就很多,但写时事评论文章,最好不要这样。这样做猛一看好像很有“文采”,其实是在不知不觉地向人们灌输封建迷信思想。

  是的,每一个革命烈士的事迹都是一篇无比壮丽的诗章,永远值得我们后来者讴歌和赞美。为了新中国的建立,中国共产党带领广大人民进行了英勇悲壮的斗争,有成千上万名革命烈士长眠青山。到全国解放前夕,仅有名可查的共产党员烈士就达370万。这些英烈已经凝聚成为一个伟大的整体,像共和国的巍巍高山一样,成为我们民族的脊梁,成为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国家有关部门在一些时候,挑选一些事迹特别突出的烈士和新近涌现的模范人物,进行集中报道宣传,号召和引导广大人民群众向他们学习,这是激励士气、鼓舞干劲和净化社会风气的良好办法。但是,我们不能据此就武断地认为,没有被集中宣传的千百万烈士就“因而缺憾,因而失彩,因而掉价,因而教育意义‘打折’”,更不能因为张志新烈士没有被选入《永远的丰碑》栏目,就质疑乃至否定这个栏目的重要意义。恰恰相反,如此大规模地集中宣传,正是对所有英烈的最好纪念。作者在文章中借张志新冤案反对极左,但他没有意识到,他这种一叶障目的思维定势,恰恰就是极左思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互联网进入了“审丑”时代,在网上出现了一批以哗众取宠的奇谈怪论来博取点击率的网民,他们喜欢杜撰一些似是而非的文章在各大论坛上散播,以出恶名、骂名为荣。还有一批是被敌对势力豢养的“写手”,他们则训练有素,肆意剪辑拼接历史,杜撰怀疑、诋毁党和政府的文章,以所谓思想研究、历史揭秘的面目出现。这些颇有所谓“思想性”的文章对不谙世事、心浮气躁、处在叛逆期的青少年来说,极具颠覆性,很容易涣散他们的民族精神和爱国情感。从作者的简历看,显然不属于以上两类人,但受到了以上两类人的影响——或者说受网上“审丑舆论”的影响,却是显而易见的。笔者从事民族精神教育工作,对此深有体会,深知在敌对势力不断渗透的国际背景下(因为网上无国界),从事民族精神弘扬和建设的艰巨性与复杂性。《永远的丰碑》栏目开通两个多月以来形成的弘扬、学习英烈精神的浓郁氛围,很可能因这一篇质疑文章而真地“失彩”不少。这篇文章在网上有很高的转载率,网友的跟帖讨论也非常热烈。这倒不是因为这篇文章写得有多好,而是因为它正好迎合了网上“审丑舆论”的心理,给那些本来就心存敌意的人送来了攻击的“檄文”。我不知作者对这样的结果作何感想,但这确实让笔者感到遗憾。正是因此,我才匆匆忙忙写下这篇文章,希望能对该文一些不恰当的提法做些纠正。

  同时,还想提醒作者,作为一位负责任的作家,在看待问题——特别是命笔行文之时,要有全局观念。既然网上无国界,面对网络,我们就应该站在全民族的高度甚至全世界的高度,来看待中华民族精神教育这个大问题,不要有知识分子的小家子气,不要意气用事,不要让个人的喜好、习惯影响了理性判断。多为继承先烈遗志、弘扬民族精神做建设性工作,不做或少做破坏性(或曰“解构”,这个词很时髦,很有“学术性”)工作。因为破易立难——文革期间我们破坏的已经够多了,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引进的“西方思潮”也已经够多了。所以,在经济高速发展且有了一定的物质基础之后,我们要把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摆在突出位置,党的十六大以来的许多文件已经为此做出了战略规划和具体部署,这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思想文化战略工程。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强大精神支撑。因此,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都应该为弘扬伟大的中华民族精神做出我们自己的贡献。作为中国作家,只有坚定地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上,才能写出真正鼓舞人心并流传后世的伟大作品。愿以此与作者共勉。

  相关文章

  《永远的丰碑》不能没有张志新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李焱)
相关专题
· 网友观点集锦
· 争鸣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