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報:暖氣片是全面小康的一支溫度計

王立彬

2019年11月13日08:05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暖氣片是全面小康的一支溫度計

  有人說“溫飽溫飽,北方入冬,才知道溫在飽的前面不無道理”。正在入冬的北方城市,要守住臥室、起居室及衛生間不低於18℃的供暖標准,同時直面新需求,滿足人民群眾對溫暖過冬的美好向往。

  室內溫度計,是一部變遷史。北方冬季供暖標准溫度,從≧16℃提高至≧18℃,是最近十來年的事。直至新中國成立,我國九成以上人口採暖依靠柴火、秸稈、干牛糞等。1949年中國煤炭產量才3000萬噸,全部拿來給全國人民燒飯,隻夠用一個月。隨著大規模工業化,我國煤炭產量一路攀升,普通中國人終於用上了煤。最近30年,我國一直是世界第一大產煤國。20世紀80年代末開始,蜂窩煤取代煤球、低硫煤取代散煤。新世紀以來,煤鋪逐步退出城市,“煤改氣”“煤改電”從城市到鄉村大規模推進。冬天更溫暖了,也更潔淨了。

  全球同緯度地區,我國是冬季最冷的國家之一。由於青藏高原擋住印度洋氣流,我國冬季冷空氣大多從北冰洋形成,經過西伯利亞加強后以寒潮形式侵入,我國冬季氣溫明顯低於同緯度地區:東北比同緯度低14℃至18℃,黃河中下游低10℃至14℃,長江中下游低8℃,就連華南沿海地區也低5℃左右。漠河1月平均氣溫低至-30.9℃,同緯度的利物浦在4℃以上。三九嚴冬,解決億萬中國人過冬取暖問題,新中國做到了,而且一定能做得越來越好。

  柴不如煤、煤不如氣。隨著火紅的煤爐成為幾代人的溫暖記憶,新時代人民群眾也就有了比≧18℃更高、更多的要求。從城市供暖收費改革到人居分散的農村採暖現代化,從“看緯度”改成“看溫度”的南方採暖問題,到老城區供暖管網改造問題,直到酷寒地區冬季標准室溫能不能≧20℃等等,每至入冬,供暖問題都會“槽點”頻現。問題是時代的聲音,“槽點”是對辦法的呼喚。人民群眾嚴冬“不挨凍”,有對高質量供暖的向往,內在於高質量發展要求。

  大國取暖,頭緒萬千。我國北方集中供暖體系是按計劃經濟模式建立起來的,改革開放以來經歷了市場經濟轉型,新時代又增加了節能減排剛性要求。室內要溫暖、室外要藍天,以頂層設計推動基層實踐,多年呼吁的供暖立法時機已經成熟。丹麥1979年通過第一部《供熱法案》,石油危機后德國推出第一部《節能法》和《保溫條例》,俄羅斯2010年實施《供熱法》等,世界採暖大國經驗表明依法供熱的迫切性和有效性。供暖保障既是民生又是國計,要通過立法,明確政府權力與責任、企業權益與責任、個體權利與義務,統籌效率與公平,兼顧生產、生活、生態,協調不同利益主體,為困難家庭提供採暖保障,供暖時間、供暖標准、供暖界線等問題都可以在實踐中依法、有序解決。

  暖氣片就是全面小康的一支溫度計。冬天的城市,冬天的鄉村,都應當溫暖、潔淨而舒適。我們希望為此而自豪:冬日的中國,暖洋洋的。

(責編:仝宗莉、董曉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