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1+1

“局長黑老大”覆滅,該反思什麼? 

蔣萌

2019年10月18日16:56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局長黑老大”覆滅,該反思什麼? 

背景:近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一篇《副科級干部變身黑老大,整個交通系統成“黑社會”》的文章,將原縣級市從化市、現廣州從化區交通執法局原局長賴重飛的“黑色交通江湖”帶入公眾視線。

新京報發表伯揚的觀點:據官方披露,賴重飛通過行賄等方式,攀附上頂頭上司交通局局長鐘繼陽,成為鐘繼陽的“干兒子”,並如願坐上了從化交通執法局局長的位子。此后他就開始了在所在地盤長達十幾年的“隻手遮天”。而不諳“規矩”的“野雞車”隻要進從化地界,等待他們的就是騷擾、刁難乃至重罰——賴重飛雇佣的社會人員會在各個路口蹲點盯梢,私設關卡和地磅﹔還有穿著制服的小混混跟當地交通執法局搞“聯合執法”。這麼惡劣的行徑,在“有黑必掃,除惡務盡”的當下被納入掃黑除惡射程,涉黑團伙被一窩端、72名責任人被追責,自然也是題中之義。留給我們思考的是,為什麼這麼“黑”的團伙,可以為非作歹多年,以至於賴重飛還能從交通執法局長順利調任呂田鎮鎮長——直到一個充當保護傘的從化區民警被查處,才牽出賴重飛一伙?這其中,自然有貪財者為“分一杯羹”同流合污﹔也有懼惡者不敢招惹是非……這些都是人性的弱點,但如果對干部的管理和監督制度無法與人性弱點抗衡,無法獨立發揮作用,也就意味著“局域氣候”還有很多人治的成分,“法治生態”滲入得還不足。要杜絕此類惡霸為害民眾、污染政治生態,還得執紀執法、監督約束靶向發力,尤其是盯緊與錢打交道的關鍵部門、問題多發的關鍵領域,加強巡視巡查。在此之外,交通管理部門也要通過執法留痕機制與監督常態化機制等進一步規范執法,以法律和制度的剛性約束工作人員,讓執法者本身“有法可依”,讓執法過程“依法而行”。交通執法部門不是為了“創收”,而是為了維持交通秩序、保障公共安全。改變“管字當道、罰字當頭”的執法理念,以法治代替人治,才能真正告別“黑色交通江湖”。

小蔣隨想:黨內絕不允許搞團團伙伙、結黨營私、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等非組織活動,或者通過搞利益交換、為自己營造聲勢等活動撈取政治資本……這些“禁區”在《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規定中寫得明明白白。習近平總書記也曾多次強調上述戒律。在此情況下,某些干部還恬不知恥地攀“干爹”、認“干兒”,搞權力小圈子,為非作歹,想隻手遮天,用老話講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賴重飛一伙“玩完”,印証了“正義不會缺席”。但是,此案仍然需要反思——賴重飛等人逞凶多年,不得不承認正義遲到。“窩案”確實會對監督形成反制。然而,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網絡時代更是如此,一次切實的網友曝就會引發查處“地震”,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那些被敲詐、被刁難的司機是否曾經舉報?當地其他知情人又有什麼舉動?結果是什麼?如果在當地舉報有阻礙,人們是否知道中央紀委國家監委也有舉報網站?一些人忍氣吞聲、逆來順受,不太清楚正規反映問題的渠道,或對投訴和舉報缺乏信心,說明有關宣傳還要廣而告之,紀檢監察的雷霆、法律的神聖不容侵犯更要以看得見的形式彰顯。盤踞地方多年的賴重飛一伙被“一鍋端”,再次說明“有黑必掃,除惡務盡”。“老虎蒼蠅一起打”,“老虎”尚且完蛋,“科級黑老大”還有其“干爹”負隅頑抗,無異於螳臂當車。

小蔣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 。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 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 客觀、理性公正。

(責編:段星宇、仝宗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