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1+1

小學生提“交管建議”帶來啥啟示?

蔣萌

2019年09月30日15:37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小學生提“交管建議”帶來啥啟示?

背景:“交警叔叔,因為學習和去玩的關系,我經常要從陽澄湖大道往返蘇州中心,這條路的紅燈太多了。我想,紅綠燈是人設計的,如果設計得不合理,那可不可以把那邊的紅綠燈修改一下呢?”近日,蘇州一小學生對當地一條道路進行多次考察,對汽車在高峰和平峰兩種情況下通行的狀況進行記錄和測算,還寫了建議,足足有六頁紙,之后發在當地論壇上。當地交警部門收到建議后,花了兩天的時間,對這幾條路口的情況進行了調查,並結合建議對沿途信號燈進行了優化。交警部門還在尋找這位寫信的小朋友,希望邀請他到交警大隊參觀智能交通系統。

新京報發表石榴的觀點:小學生提出建議改善交通,事不大,意義卻不能小覷。公共治理,本就仰賴於社會的共同參與,無關年齡和職業。作為小學生,能敏銳發現問題、調研考察並提出合理建議,這份“參與意識”秒殺很多“老司機”,也值得欣慰。而當地警方重視並採納建議,則代表地方職能部門與市民的善意呼應和良性互動。城市治理的優化,往往就是在這樣互動推動下的厘米推進中累積而成的。很多社會治理事項不能隻依靠職能部門,也需要多方協力、共同參與。尤其是在交通治理事宜上,生活在城市當中的市民是城市環境最直接的體驗者。在城市治理逐步朝著精細化發展的背景之下,市民的參與是讓管理更加細致、深入的重要一環。近幾年,在全國和地方兩會中“學生提案”頻頻亮相,這也說明:很多孩子不只是“溫室花朵”,更是生活的“觀察員”“調研員”,引導他們去關注現實,學有所悟、知行合一,也是教育的重要指針。這種知行合一跟公共參與結合,也是高度適配。在收到這位學生的建議之后,當地交警部門表示——“希望給小朋友非常完整的、滿意的答復,讓他保持對社會、對人的探索心”。這樣的平等交流、真誠互動,本質上也是對其參與公共事務的激勵和肯定。說到底,公共參與隻需有用,不忌“童言”。類似的公共參與和良性互動越多,越有助於公共治理的精細化、人性化。

小蔣隨想:坐車時,常聽老司機抱怨——這個路口設計得有毛病,那個紅綠燈延時有問題。老司機的不滿,自然源於汽車擁堵、行人無序穿行等。有的司機還會繼續講,這裡應該怎麼弄,那裡應該怎麼搞。當你試著問:為什麼不向有關部門反映一下?一些司機會像看“外星人”一樣回看你,彷佛你的問題幼稚得不值一答。或許在他們看來,即便反映,未必有回音。而且,能在哪裡提意見,許多司機不清楚。說實話,這裡面既有覺得找有關部門“麻煩”的惰性,又有某些部門以前的服務不太令群眾滿意的掣肘。兩種情況交織在一起,漸漸形成慣性思維,一些不良問題也未得到應有解決。而隨著“反四風”持續深入、“放管服”改革推進,許多部門的工作態度正在轉變,服務意識不斷增強。這不,蘇州一小學生認真調研紅綠燈設置,寫出建議報告,當地交管部門就重視了,也進行了實地調研,還做出相應優化,更邀請小朋友去警隊參觀,無疑是警民互動、改進不足的良好范例。有人可能會說,這是因為小朋友給交通管理提建議吸引眼球,發在論壇上又引發許多人關注。這麼理解多少有些情緒化。但對管理者而言,還是應將這種聲音作為改進工作的抓手。比如,在當地交管局網站設置提意見板塊,由專人收集社情民意,並有固定的交辦和督辦流程。再如,對城市交通感知最深的當屬出租車、公交車司機,交管部門能否主動上門,找師傅們聊聊,看看有無改進“堵點”的可能。這樣的事情做得多了、做得細了,相信一些交通矛盾能得到緩解,交通參與者更能體會到“參與”其中,小學生提建議也將不再是新聞。

小蔣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 。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 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 客觀、理性公正。

(責編:王倩、董曉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