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報:刷單行為不容姑息

王慶峰

2019年08月22日08:19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刷單行為不容姑息

見不得光的“刷手”,居然也學會向媒體投訴“維權”了。媒體報道,多名消費者投訴在某電商平台上買東西付了錢卻沒收到貨。調查發現,這些爆料的消費者都是“刷手”,希望通過刷單牟利,結果被騙。對此,電商平台方面表示,對於刷單行為零容忍,涉事商家將按照平台規則處置並移交相關部門,而對於“刷手”這種違法行為,不予保護。

刷單炒信,指商家利用網絡虛擬交易炒作信用的行為,它依附於好評度、信譽度這樣的量化評價機制,以期對人們的消費選擇形成影響。某種程度上,“刷手”好比醫院“號販子”、社交平台“僵尸粉”、演唱會倒券“黃牛”等,是見不得光的,本身也不可能受法律保護。部分“刷手”遭遇“黑吃黑”之后,憤而向電商平台舉報,或許以為平台會選擇息事寧人,但實際上無異於自我舉報。有關部門有必要抓住這條線索,查一查背后都是什麼人在為非作歹。

首先要明確,刷單炒信是徹頭徹尾的違法行為。去年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對此作出明確規定:經營者不得對商品質量、銷售狀況、用戶評價等作虛假或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不得通過組織虛假交易等方式,幫助其他經營者進行虛假或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否則,情節嚴重者最高可處以200萬元罰款。今年初新施行的《電子商務法》也明文規定,“經營者不得以虛構交易、編造用戶評價等方式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

幾經法律完善,“刷手”想必都已清楚,把自己打扮得再像正常消費者,也不能掩蓋行為的不正當性。然而,一些人仍然進行“維權”這一事實,似乎也透露了另一層信息,即刷單行為仍然大量地存在著,而且許多人還不怕被查。這指向的是真實的治理難點,目前,許多刷單行為越來越隱蔽。典型的就是“刷空包”方式,店鋪投遞空包裹,消費者簽收后評價,完全合乎網購流程,識別難度很大。這要求多部門聯合協作,形成更加嚴密的監管體系。

另一個問題在於,目前立法大都是針對經營者的,對“刷手”如何懲治卻相對模糊,這也導致了個別人無所忌憚。在此可借鑒一則判例:2017年,杭州市宣判了國內首例刷單入刑案件,組織者李某通過刷單獲利30萬元,另收取保証金50余萬元,被以“非法經營罪”判有期徒刑5年9個月。將刷單炒信上升到刑法層面,可以讓所謂“刷手”更清楚地認識到,自己從事的是犯罪行為,不要以為體量小、程度輕,就能被網開一面。

“人無信不立,業無信不興”。市場經濟講究誠信經營、公平競爭,平台評價體系作為經營者的展示機制、消費者的參考機制,最大的特點就是客觀,最應保有的價值就是真實,絕對不能允許刷單炒信肆意破壞。對待假扮成消費者的“刷手”,電商平台必須意識到,對非法的“維權”行為不僅不該保護,更應該追究責任。個人認為,相關方面同時應該深入分析“刷手”的舉報信息,排查刷單背后的組織者、經營者,讓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

(責編:金鳴(實習生)、董曉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