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快評:不予確認,比錯認真凶更重要

葉藏

2019年07月30日19:00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7月30日,一直以來被打上“呼格案真凶”標簽的罪犯趙志紅因故意殺人罪、強奸罪、搶劫罪、盜竊罪被依法執行死刑。盡管這一判決和執行結果受到社會廣泛認同,但最高法關於“不確認趙志紅為呼格案真凶”的復核裁定,依然引起輿論不小的爭議。

被告人主動供述口供,卻沒有被認定為犯罪事實,這樣的結果讓不少人直呼“看不懂”。事實上,趙志紅案中最高法在第一、二審裁判認定的21起犯罪事實中,總共對4起犯罪事實不予確定。究其原因,在於被告人供述前后之間、與其他証據之間存在諸多不一致之處,在一些重要情節上其供述與其他証據存在難以解釋的矛盾。必須認識到,任何一起案件中,口供都是判處案件的重要依據,卻不是証據體系的唯一內容。換言之,有沒有罪,不完全取決於“有沒有說”,而要依據完整的証據鏈條。隻有對全部証據進行綜合審查,達到“事實清楚,証據確實、充分”的標准,才能依法判定有罪。

實際上,“呼格案”的再審改判,原因是認定呼格吉勒圖故意殺人的証據不足,而不是因為趙志紅自認真凶﹔不認定趙志紅為呼格案真凶,同樣也是因為証據不夠確實、充分,並不意味著呼格案再審改判無罪錯誤。從這點來看,“不認定趙志紅為呼格案真凶”和“改判被告人呼格吉勒圖無罪”的裁定、判決,遵循的都是“疑罪從無”的同一個邏輯,都是法治精神在司法案件中的具體體現,都是貫徹証據裁判和疑罪從無原則的必然要求,彰顯的都是法治的進步。

必須承認,罪大惡極的犯罪分子令人痛恨,備受委屈的冤假錯案令人同情。緣於此,一時間產生“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情緒可以理解。但是,這種情感宣泄、兩極觀點,絕不是法治社會的應有之義。事實上,越是懲惡揚善,越是避免悲劇,越需要呼喚法治、認可法治。可以說,無論是趙志紅案的裁定,還是呼格案的改判,既是慎重認真的,也是經得起法律和歷史檢驗的。呼喚法治的前提是尊重法治、尊重事實,任何案件都絕不能含糊,也絕不能例外。

近年來,從顧雛軍案到呼格案,從昆山反殺案到趙志紅案,一個個典型案例的進展,折射出一部中國法治的進步史。對每個公民來說,這是持續的法制教育課﹔對司法機關而言,這是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有益提醒。讓法治深入人心,需要的恰恰正是社會各界的一次次討論、一場場普及、一點點進步。這是全社會共同的努力方向,也是涵養法治精神、塑造法治氛圍的必由之路。

趙志紅案的審判復核程序已經劃上句號。盡管呼格案的真凶尚未水落石出,但是我們從中感受到的仍然是法治的力量。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准繩,我們才能在每一起案件中觸摸到公平正義、感受到法治力量。

(責編:尹深、仝宗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