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美國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問題凸顯“美式人權”的虛偽

中國人權研究會 2019年7月

2019年07月27日04:3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美國是一個多種族國家,歷史上歐洲殖民擴張和非洲奴隸貿易,以及近代以來大量移民人口的不斷進入,形成了當今美國的種族結構和種族關系。

  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美國總人口約為3.08億。美國官方根據膚色、血統、來源地等對種族進行分類:白人佔總人口比例的72.4%,其中非拉美裔白人佔總人口比例為63.7%﹔非洲裔佔總人口的比例為12.6%﹔亞裔佔總人口的比例為4.8%﹔原住民佔總人口的比例約為1.1%﹔其他種族佔總人口比例為6.2%﹔混合種族約佔總人口比例的2.9%。非拉美裔白人被視作美國的主體種族,而包含拉美裔白人在內的1.12億其他族裔都被稱為少數種族。

  種族是美國重要的社會類別區分。美國學者托馬斯·索維爾在其《美國種族簡史》一書中指出,“膚色在決定美國人的命運方面,顯然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基於這種區分,美國不同種族之間逐步形成了一套在群體地位和群體權力上的層級系統。作為主體種族的歐洲裔白人對國家權力的根本性控制,以及對其他所有種族群體系統性的歧視,是美國種族層級系統的核心特征。美國的種族歧視事實上就是歐洲裔白人對所有其他少數種族的歧視。種族歧視既是這套種族層級系統的形成原因,也是這套種族層級系統的維持機制。

  一、美國種族歧視的種種表現

  聯合國《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要求各締約國採取積極行動,禁止並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保証人人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分種族、膚色或民族或人種得以平等享受公民權利、政治權利和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作為這一國際公約的締約國,美國國內的種族歧視問題與此要求都相去甚遠。美國種族歧視體現在現實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特別突出地體現在執法司法領域、經濟領域、社會領域。

  (一)執法司法領域中的種族歧視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國際人權憲章的基本原則。雖然美國的政治理念和法律制度也明確承認這一原則,但現實中美國的執法司法實踐卻與之背道而馳,相關領域中的種族歧視現象呈變本加厲之勢,少數種族的基本人權被肆意踐踏。

  最為引人關注的是警察濫用職權槍殺非洲裔事件頻繁發生。2014年,美國密蘇裡州弗格森鎮手無寸鐵的18歲非洲裔青年邁克爾·布朗遭白人警察6槍射殺。2015年,明尼蘇達州24歲非洲裔男子賈馬爾·克拉克在戴著手銬被制服的情況下被警察開槍殺害。美國聯邦統計數據分析顯示,非洲裔青年男性被警察射殺的風險比白人青年男性高21倍,15歲至19歲的非洲裔男性被射殺率高達百萬分之31.17,而同年齡段的白人男性被射殺率僅為百萬分之1.47。據“警察暴力地圖”網站統計,2013年美國至少有301名非洲裔遭警察槍殺,2014年為320人,2015年為351人,2016年為309人,2017年為282人,2018年為260人。《紐約時報》網站2018年6月7日報道,截至2017年,在輿論廣泛關注的15起警察槍殺非洲裔案件中,隻有一名警察被判入獄。

  警察在面對不同種族時所採取的差異性應對方式體現了執法中的雙重標准。2016年2月17日,非洲裔男子加斯頓在經歷嚴重車禍神志恍惚的狀態下被辛辛那提三名警察開槍擊斃,警方的解釋是他試圖去取腰帶上挂的槍,但事后証明那是一枝假槍。而僅在此前一天,一名白人男子甚至用這種假槍對准辛辛那提的警察,警方卻沒有開槍,毫發無損地將其逮捕后僅以威脅警方的罪名進行起訴。《紐約每日新聞》網站評論稱,這兩個相似事件的不同結果突出表明了警察對待非洲裔和白人態度完全不同,在美國的確存在著種族上的雙重標准。上述事件並非孤例。《華盛頓郵報》網站2016年12月6日報道,28歲的白人韋爾奇攜帶半自動步槍進入華盛頓西北部一家餐廳,之后放下武器從餐廳走出,背向警察雙手舉起,警察沒有開槍。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2016年9月16日,在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市,手無寸鐵的非洲裔男子克拉徹在高舉雙手背向警察的情況下被白人警察開槍擊斃,他在被殺之前還遭遇了警方的電擊。

  美國執法領域存在著根深蒂固的種族偏見。首先,非洲裔的被捕率遠高於美國其他種族。全國至少有1581個警察局非洲裔被捕率高於其他種族3倍,超過70個警察局非洲裔被捕率高出其他種族10倍以上,最高的甚至達到26倍之多。其次,警察在執法中偏袒白人。全國各地警察部門的數據統計顯示,在實施“零容忍”街頭執法策略地區,警察逮捕的對象主要為貧困社區中的非洲裔,而對富裕白人社區的同樣行為則視而不見。再次,警察還針對少數種族實施圈套執法。在緝毒行動中,美國酒精、煙草、火器和爆炸物管理局使用執法圈套鎖定的犯罪嫌疑人中,91%是少數族裔。美國民權聯盟的報告揭示,非洲裔和白人吸食大麻的比例相當,但是前者因攜帶大麻被捕的可能性是后者的4倍。

  美國司法領域中存在系統性的種族歧視。美國公共宗教研究所的調查顯示,51%的美國人認為非洲裔和其他少數族裔在刑事司法體系中與白人相比受到了不平等對待,78%的非洲裔美國人認為他們在刑事司法體系中受到不平等對待。非洲裔男性的被監禁率比白人男性高5.9倍,非洲裔女性的被監禁率比白人女性高2.1倍﹔非洲裔僅佔美國總人口的約13%,卻佔聯邦和各州囚犯總數的36%。美國量刑委員會研究發現,針對同樣罪行,非洲裔男性犯人刑期平均比白人男性犯人高出19.1%。全國免罪記錄中心對1989年至2016年10月相關案例分析后得出結論,非洲裔美國人比白人更容易被錯誤判定為犯有謀殺罪、性侵犯、非法毒品活動等罪行。在1900名被宣判有罪但后來被改判無罪的被告人中,47%是非洲裔美國人。美國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安妮特·戈登說:“非洲裔還不是完全意義上的公民。非洲裔尤其是年輕非洲裔被假定為罪犯,隔離在充分享有公民權的邊界之外。”

  聯合國嚴重關切美國執法司法領域的種族歧視問題。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非洲裔問題專家工作組2016年的調查報告指出,美國政府未能履行保護非洲裔權利的責任,制度性和結構性種族主義的持續存在,對非洲裔美國人的公民權利、政治權利和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造成了負面的影響。報告重點批評了警察暴力以及刑事司法系統中的種族歧視行為,而這些行為大多被免予刑事處罰。“警察槍殺非洲裔及其帶來的心理創傷使人聯想起過去私刑處死的種族恐怖主義行為。對國家暴力行為免予刑罰已經造成了當前的人權危機,必須作為緊急事項予以處理。”報告稱,警察對手無寸鐵的非洲裔的殺戮,只是司法體系中普遍存在的種族偏見的冰山一角。

  (二)經濟領域中的種族歧視

  由於種族歧視的客觀存在,少數種族在就業、職業發展、工資收入、經濟狀況等方面處於全方位的劣勢地位。經濟領域中的種族歧視相對隱性,但其對於少數種族命運的影響卻是決定性的。

  少數種族在就業市場中處於不利地位。從美國勞工統計局歷年的統計數據來看,非洲裔和拉美裔的失業率遠高於白人,且就業率上的種族差異並沒有因經濟形勢的變化而發生改變。非洲裔的失業率通常為白人的兩倍左右﹔拉美裔失業率通常比白人高出40%左右。

  少數種族面臨薪酬歧視。美國勞工統計局2010年至2018年的數據顯示,非洲裔全職工作的周薪中位值平均比白人低近30%,拉美裔全職工作的周薪中位值平均比白人低近40%。《今日美國報》網站2014年10月9日報道,美國經濟研究所的研究顯示,同等工作職位中亞裔的收入明顯低於白人,例如在計算機編程和軟件開發等高科技職位中,亞裔的年收入與白人之間的差距平均高達8146美元。

  少數種族貧困狀況嚴重,社會保障堪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2015年報道,種族之間的收入不平等進一步擴大,白人擁有的財富是非洲裔的12倍,是拉美裔的近11倍。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2017年2月13日發布的報告顯示,大部分非洲裔和拉美裔勞動人口家庭的養老金賬戶中沒有任何資產。超過四分之一的非洲裔家庭的淨資產為零或負數。美國4500萬貧困人口中28.1%為拉美裔。在美國1450萬貧困兒童中,有37%為拉美裔。26%的非洲裔人口處於貧困之中,12%的非洲裔生活在極度貧困之中。與在美國整體人口中所佔比例相比,非洲裔無家可歸者的比例高出3倍。近60%的收容所居住者是少數種族。緊急避難所中5歲以下的非洲裔兒童是白人同類群體的29倍。

  (三)社會生活中的種族歧視

  少數種族在教育機構中遭受普遍的歧視與欺凌。美國教育部2013年至2014年民權數據顯示,遭受離校停課處分的280萬學生中,有110萬是非洲裔學生,非洲裔學生遭受離校停課處分的可能性是白人學生的3.8倍。研究顯示,亞裔學生在校遭欺凌多於其他族裔,54%的亞裔青少年表示曾在校園遭遇欺凌,非洲裔、拉美裔的這一比例分別為38.4%和34.3%,亞裔學生在網絡上受到嘲諷或辱罵的比例是其他族裔的3倍。

  工商業機構歧視少數種族事件頻發。《赫芬頓郵報》網站2013年10月23日報道,非洲裔大學生特雷因·克裡斯汀在巴尼百貨公司購買了一條價值350美元的皮帶,店員懷疑交易涉嫌欺詐並報警,他在出示了購買憑証和身份証件的情況下,依然被警察戴上手銬帶到當地警局訊問。其辯護律師說:“他唯一的罪行就是身為一個年輕的非洲裔。”《洛杉磯時報》網站2018年5月27日報道,聯邦消費者金融保護局的數據顯示,在所有貸款類型中,非洲裔申請人被拒絕的比例是非拉美裔白人的2倍以上。非洲裔和拉美裔還被收取更高的貸款利率,他們通常要承擔比平均利率高出1.5個百分點的年利率。

  工作場所中的種族歧視和種族隔離現象明顯。一項研究顯示,58個被調查行業中有19個呈現出明顯的種族隔離傾向。WFAA網站2018年12月11日報道,美國卓達飛機座椅制造公司的一名非洲裔員工,對公司存在種族歧視的工作環境提起訴訟。白人員工對他使用種族歧視性語言,稱他為“黑猴子”。他在向公司舉報后遭到報復,兩位白人女同事竟將絞索放在他的工作台上。

  非洲裔在日常生活中面臨各種隱性和顯性歧視。《今日美國報》2016年報道,在西雅圖和波士頓等城市的調查顯示,在使用優步軟件叫車時,非洲裔乘客等待時間要比白人乘客大約長30%,且預約被取消率比白人乘客高出一倍。英國《金融時報》2016年11月16日報道,哈佛大學商學院的一項實驗研究証明,生活中處處體現出對非洲裔美國人的隱形歧視。研究者在使用虛擬個人資料訂房時發現,預訂者的姓名明顯像是非洲裔美國人的,其預訂被接受的可能性要低16%。使用虛擬簡歷來應聘工作的,非洲裔姓名的簡歷得到面試的幾率要顯著低於內容一樣但使用被認為可能是白人姓名的簡歷。

  (四)對印第安人等原住民的種族歧視

  原住民經濟狀況堪憂,健康問題突出。英國《每日郵報》2011年2月15日報道,2011年的統計數據顯示,主要由印第安人聚居的南達科他州齊巴克縣有超過六成居民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冬季失業率高達90%。2013年,時任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原住民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詹姆斯·安娜亞的報告指出,美國原住民的貧困率是全國貧困率的兩倍,原住民的壽命比全國平均水平低5.2歲。

  原住民婦女權利保障問題突出。2013年2月13日,時任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原住民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詹姆斯·安娜亞指出,美國原住民婦女遭到非原住民暴力侵害的案件多發。美國司法部估計,原住民婦女遭受暴力侵害的比例是全國平均值的兩倍多,原住民婦女遭受強暴的比例高達三分之一,80%的強奸案嫌犯不是原住民。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對美國第七次至第九次合並履約報告的審議要求美國防止和打擊對原住民婦女的暴力行為,從法律上和實際上保障所有原住民婦女暴力受害者享有訴諸司法和得到賠償的權利。

  (五)對穆斯林群體的種族歧視

  美國政府對穆斯林群體大肆進行監控活動。2011年12月1日,美國公民自由聯合會稱,美國聯邦調查局違反聯邦法律,利用其廣泛的網絡越權秘密地收集穆斯林和一些其他組織的情報。皮尤研究中心的報告顯示,52%的美國穆斯林認為受到政府監視,28%的穆斯林認為曾有過被視為嫌疑犯的經歷,21%的穆斯林聲稱他們在機場過安檢時被單獨檢查。一項民意調查表明,超過半數的美國穆斯林認為政府的反恐政策單獨針對他們增加監控和檢查。

  穆斯林群體遭遇日趨嚴重的歧視。2017年1月27日,美國政府發布一項行政命令,禁止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索馬裡、蘇丹、敘利亞和也門等7個國家的公民進入美國。由於禁令所涉國家均以穆斯林人口為主,因此該行政令也被普遍解讀為“穆斯林禁令”。這一禁令在美國國內和世界各地都引發了廣泛抗議。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初的一項調查顯示,75%的美國成年穆斯林表示美國社會存在大量對穆斯林的歧視,69%的普通公眾也持相同觀點。50%的穆斯林表示,近年來在美國做一名穆斯林變得更加困難。

  宗教歧視明顯上升,侮辱和攻擊穆斯林的事件增多。穆斯林人口不到美國總人口的1%,但是聯邦政府調查的宗教歧視案件中,14%涉及穆斯林﹔在職場宗教歧視案件中,25%涉及穆斯林。2012年9月,美國一名導演拍攝並在互聯網上播放侮辱伊斯蘭教先知的電影,引發全球穆斯林的抗議浪潮。皮尤研究中心對美國聯邦調查局仇恨犯罪統計數據的分析顯示,2015年至2016年,美國針對穆斯林的攻擊事件數量顯著增長,超過了2001年“9·11”事件后的峰值。英國《衛報》網站2018年10月22日報道,在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中,反穆斯林言論大幅上升。調查顯示,針對穆斯林的陰謀論日益進入政治主流,“超過三分之一的候選人聲稱穆斯林天生暴力或構成迫在眉睫的威脅”,“將近三分之一的候選人呼吁剝奪穆斯林的基本權利或宣稱伊斯蘭教不是宗教”。

  (六)對移民群體的種族歧視

  美國政府污蔑和暴力對待移民。《華盛頓郵報》2018年11月26日報道,美國當局多次在美國與墨西哥邊境使用催淚瓦斯,阻止來自中美洲的移民,導致多人受傷。2018年11月28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主席兼報告員、人權與國際團結問題獨立專家、健康權問題特別報告員、住房權問題特別報告員、“人權衛士”問題特別報告員、移民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當代形式種族歧視問題特別報告員、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販運人口問題特別報告員、消除對婦女歧視問題工作組主席發表聯合聲明,批評美國政府高層違反國際人權標准、發表種族主義和排外主義言論並採取相關行動,對移民和難民進行污名化,將其視為罪犯和“傳染病”,從而助長不容忍、種族仇恨和排外情緒,營造對非白人充滿敵意的社會環境等。

  移民政策致使兒童與父母骨肉分離。《紐約時報》網站2018年5月12日報道,美國政府2018年4月開始實施“零容忍”政策,邊境執法人員在逮捕非法入境者時,強制將其未成年子女另行安置,導致至少2000名兒童被迫與家人分離。該政策在美國國內及國際社會遭致潮水般的嚴厲批評與抗議。

  尋求庇護的婦女、兒童慘遭虐待和性侵。英國《獨立報》網站2018年5月23日報道,美國邊境執法人員虐待尋求庇護兒童的案件數量驚人增長。有116起虐待尋求庇護兒童的事件被披露,涉事人員被指控對5至17歲的兒童進行身體、性或心理上的虐待。美國移民委員會網站2018年8月30日報道,亞特蘭大移民拘留中心衛生條件糟糕,被拘留的移民經常受到“關禁閉”和“單獨囚禁”等懲罰。《紐約時報》網站2018年11月12日報道,得克薩斯州邊境巡邏隊的執法人員埃斯特班·曼扎納雷遇到3名尋求庇護的女性移民,其中有2名未成年人。他將3人驅趕到距邊境16英裡的一個樹林,在那裡性侵了一名女孩,毒打了另外兩人,之后把流血不止的她們扔在了灌木叢中。檢方提供的信息顯示,得克薩斯州南部過去4年至少有10人被邊境執法人員綁架、強奸或謀殺。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2018年12月26日報道,7歲的危地馬拉女孩杰奎琳·卡奧12月8日在被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衛局拘留后不到48小時死亡。12月24日平安夜,又一名8歲的危地馬拉男孩費利佩·阿隆佐—戈麥斯在該機構監管下死亡。

  聯合國機構嚴厲譴責美國移民政策。2018年6月2日,聯合國人權與國際團結問題獨立專家依照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35/3號決議提交報告指出,美國政府奉行民粹主義,使用帶有種族主義和仇外色彩的措辭污蔑和詆毀移民,並將兒童與其尋求庇護的父母強行分開,上述行徑嚴重危及移民的生命權、尊嚴和自由權等多項人權。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第九十三屆會議報告,以及聯合國當代形式種族歧視問題特別報告員根據聯合國大會決議撰寫的報告指出,美國社會長期存在白人至上、煽動種族歧視和仇恨言論等現象。美國政府未能明確拒絕和遏制有關種族主義暴力事件和示威,包括總統在內的政府高官宣揚仇外的民族民粹主義言論,利用紙質媒體和社交媒體發表種族主義和仇外言論。

  二、美國種族歧視的社會后果

  美國種族歧視問題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后果,它導致種族關系持續惡化,仇恨犯罪不斷增加,社會撕裂日益嚴重。 

  (一)種族關系持續惡化

  2014年是美國《民權法案》頒布50周年,皮尤中心對美國種族關系現狀的調查顯示,僅有45%的受訪者認為美國在種族平等方面取得了進步。皮尤中心2015年8月發布的數據顯示,50%的美國人認為種族主義是美國社會的嚴重問題﹔60%的美國人認為國家需要繼續努力促進種族平等,比一年前高出14個百分點。美國全國廣播公司2016年的民意調查顯示,77%的美國民眾認為存在針對非洲裔的種族歧視問題,其中52%的人認為這種歧視非常嚴重。皮尤研究中心網站2018年2月22日報道,2017年的一項調查顯示,81%的非洲裔認為種族歧視仍是當今社會的嚴重問題,比8年前增長37個百分點。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新聞網2018年5月29日報道,一項問卷調查顯示,64%的受訪者認為種族主義是美國的一個重大社會問題,45%的受訪者認為美國的種族關系在惡化,30%的受訪者認為種族問題是當今美國社會分裂的最大根源。

  (二)種族仇恨犯罪增多

  種族仇恨團體數量快速增長。美國南方貧困問題法律中心數據顯示,美國國內的仇恨團體數量在1999年為457個,到2000年增長到602個,在2010年前后突破1000個,其中不乏“三K黨、新納粹、光頭黨、反穆斯林團體”等種族仇恨團體。在2017年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游行中,就出現了這些種族仇恨團體的身影。

  種族仇恨犯罪數量居高不下。根據美國聯邦調查局仇恨犯罪年度統計報告,2010年至2015年美國仇恨犯罪數量年均在6000起左右。這些仇恨犯罪中,60%左右的案件涉及種族歧視因素,20%左右涉及宗教歧視因素。《洛杉磯時報》網站2018年11月13日報道,聯邦調查局發布的報告顯示,2017年美國的仇恨犯罪創2001年以來的最大年度漲幅,上升超過17%。在7175起仇恨犯罪案件中,約60%的犯罪涉種族歧視,近50%的受害者是非洲裔。

  惡性種族仇恨犯罪案件時有發生。2014年4月,73歲的白人至上主義分子弗雷澤·格倫·克洛斯在堪薩斯城猶太人機構附近槍殺3人。他在被拘捕后大喊“希特勒萬歲”顯示其反猶太人立場。2015年,21歲的白人男子戴倫·魯夫在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一個非洲裔美國人的教堂內槍殺了包括牧師在內的9人,並在行凶時大喊:“你們必須滾出去!”2018年10月27日,46歲的白人男子羅伯特·鮑爾斯攜帶步槍、手槍等武器,闖入位於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市的猶太人教堂,高喊反猶太主義極端口號,向正在教堂內禮拜的教徒進行了20分鐘的掃射,致11人死亡、6人受傷。這是美國歷史上猶太人社區遭受的最為致命的攻擊。

  (三)社會撕裂日益嚴重

  美國社會對種族歧視問題的認識存在嚴重分歧。美國公共宗教研究所2016年的調查表明,64%的非洲裔認為社區內存在警察施虐問題,僅有17%的白人認同這種觀點,前者是后者的近4倍。有83%的白人對警察執法較有信心,但僅有48%的非洲裔同意這種觀點。白人和非洲裔對警察殺害非洲裔美國人的看法截然不同,大約有65%的白人和15%的非洲裔認為警察殺害非洲裔美國人為孤立事件,但有81%的非洲裔認為該類事件廣泛存在。

  警察槍殺非洲裔事件引發不同種族之間的對立與仇恨。2015年11月,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人權團體“黑人生命也珍貴”因非洲裔男子賈馬爾·克拉克被警方槍殺而組織的抗議游行活動遭到數名白人至上主義者槍擊,造成5人受傷。2016年7月,路易斯安那州、明尼蘇達州先后發生白人警察槍殺非洲裔案件,美國多地爆發抗議游行。在得克薩斯州達拉斯市中心的游行示威活動中,一名槍手開槍襲擊在現場維持秩序的警察,共造成5名警察死亡,9名警察受傷。槍手在與談判人員溝通時表示,他殺死白人警察只是為了抗議警方槍殺非洲裔的暴行。

  白人至上主義游行引發暴力沖突。2017年8月,一些白人種族主義者和右翼抗議者聚集在弗吉尼亞州的夏洛茨維爾市游行示威,高喊著“鮮血與土地”的納粹戰斗口號。20歲的白人至上主義者詹姆斯·菲爾茨駕駛汽車高速撞向抗議白人至上主義游行的人群,致使1人死亡、19人受傷。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2017年8月13日報道,白人至上主義游行及后續暴力事件共造成3人死亡,數十人受傷。美國民權團體將這次白人至上主義游行描述為“幾十年來最大的仇恨聚會”。針對這一事件,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主席阿納斯塔西婭·克裡科裡指出:“我們對白人民族主義者、新納粹和三K黨以公開的種族主義口號和儀式進行的種族主義游行感到極度震驚,這種行為助長了白人至上主義並煽動種族歧視和仇恨。”

  三、美國種族問題難解

  種族歧視深深植根於美國的歷史與現實之中。這對少數種族權利和地位的平等實現構成了結構性的障礙,也成為美國社會撕裂的深層原因。

  美國的種族歧視現象貫穿其歷史。在北美殖民地創建和西部開發時期,就一直存在對印第安原住民的屠殺、驅趕問題。從北美殖民地的建立到美國南北戰爭數百年間,非洲奴隸貿易在這塊土地上盛行,大量非洲奴隸被勞役虐待致死,而針對非洲裔的種族隔離制度也直到20世紀中期之后才逐步得到廢止。在美國立國及發展過程中,出現了對亞洲勞工移民的嚴重排斥與歧視問題——如臭名昭著的《排華法案》。諸如此類的種族歧視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伴隨著美國的發展歷史並延續至今。

  美國的國家機構和社會制度未能消除種族歧視。執法機構針對少數種族的暴力執法、致命槍擊、圈套執法、街頭攔截檢查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大型企業機構針對少數種族的就業歧視、晉升歧視、薪酬歧視已經成為一種潛規則。金融機構和房產中介通過合謀的方式維持種族居住隔離已經成為一種傳統。正是由於社會制度的內在支撐與國家機構的不作為,使得少數種族在美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活等諸多層面不可避免地遭受著全方位的歧視。

  美國所有少數種族都面臨著不同程度的種族歧視。美國在骨子裡依然是一個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的國家,所有不符合這些特性的種族、族群和宗教文化群體都不可避免地遭受到或多或少的歧視,其各項人權受到或明或暗的侵害。非洲裔、拉美裔、亞裔、原住民概莫能外,甚至拉美裔中的白人群體同樣也無法避免受到種族歧視的傷害。

  2008年身為非洲裔美國人的奧巴馬當選美國總統之時,包括一些主流媒體在內的不少人都為之歡呼,將其視作美國種族主義的終結以及美國徹底根除種族歧視的新起點。然而八年之間,警察槍殺非洲裔的事件依然頻繁發生,“黑人生命也珍貴”運動風起雲涌,種族關系處於二十余年來最糟糕的階段,就連奧巴馬本人都表示他在總統任期內絕對面臨著種族歧視:“歧視幾乎仍存在於我們生活的各個制度中,影響深遠,仍是我們基因的一部分”。消除種族歧視依然如同馬丁·路德·金所言還是一個夢想。

  2016年以來,美國的白人至上主義呈現回潮之勢。2017年夏洛茨維爾右翼極端勢力游行及其后發生的種族主義恐怖行為使得美國的種族關系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

  美國的種族歧視背后有著深刻而復雜的根源。種族問題將成為美國難以破解的社會難題,甚至成為社會沖突的爆發點。

  美國自詡為“人權衛士”,卻無意亦無力解決本國存在的嚴重種族歧視問題,暴露了其制度性結構性缺陷,凸顯了“美式人權”的虛偽本質。美國種族關系的現狀受制於其國內的政治架構、歷史傳統和意識形態,不在這些方面進行改革,就無法改變美國種族關系和種族歧視的惡性循環,少數族裔人權保障也就無從談起。

  (新華社北京7月26日電)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27日 07 版)

(責編:牛鏞、董曉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