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報:該不該同情 自稱“代筆”的韓春雨?

丁建庭

2018年09月12日08:27  來源:南方日報
 

12天前,河北科技大學公布韓春雨團隊撤稿論文調查結果,一句“未發現有主觀造假情況”雖未完全打消公眾疑問,但也算給持續兩年之久的“韓春雨事件”下了官方結論。本以為事件就此畫上句號,但就在教師節當天,媒體又爆出“韓春雨自稱‘代筆博士論文收費7000’,買賣錄音曝光”。當然事件本身還有待獨立公正的調查,但僅就媒體曝光的內容已足夠聳人聽聞,不知道這一次韓春雨還能不能全身而退?

從默默無聞到名揚天下,再到名譽掃地,因為一篇學術論文,韓春雨的人生經歷了一場“過山車”之旅。雖然校方宣稱未發現主觀造假,但“假”的結果卻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在這一問題上,公眾對韓春雨是少有同情的。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代筆”的問題上,網絡上卻不乏同情聲音。在這類聲音中,有以聲討“告密者”之惡淡化韓春雨之錯的。這類觀點毫無邏輯可言,也根本不值一駁。而真正需要正視的,是那些為韓春雨辯護的聲音,比如認為韓春雨說出了當前高校論文買賣的實情,是一個“敢說實話的人”﹔再比如覺得韓春雨是在真心“幫助”學生,開出的論文價格也是“良心價”,是一個“好導師”“老實人”。

“代筆”是一個是非對錯極易判斷的問題,公眾對這種行為大多嗤之以鼻。即便說現在有人為韓春雨辯護,也不代表這些人認為“代筆”是對的,而是將韓春雨的“代筆”放在目前的學術環境下作出的評判。這樣的聲音看似是同情個人,實則是表達對學術圈流行的“代筆”潛規則的不滿。在“同情者”眼中,“代筆”不是偶發個案,而是帶有一定普遍性的學術不端行為﹔而在“代筆”這個群體中,韓春雨也不是最壞的榜樣,相反還是“良心導師”。正是基於這樣的邏輯鏈條,自稱“代筆”的韓春雨獲得了一些人的“同情”。這樣的“同情”有道理嗎?倘若只是把韓春雨放在“代筆”這個群體中作比較,給予同情確有一定道理。但顯然不能如此比較,因為所有的“代筆”都絕非正義之舉,不能因為“不是最壞”就濫施同情。

對於知識分子來說,堅持學術誠信、恪守學術道德屬於最基本的要求。但遺憾的是,科學失范、學術不端、論文買賣仍存在於學術圈之中,嚴重損害學術研究的純潔性和公信力。具體到論文買賣上,像韓春雨這樣有過“代筆”或慫恿論文買賣的人不在少數,甚至還有一些專業從事論文買賣的企業。某種程度上說,這已經發展成為一個產業。隻要上網搜索“發論文”,就會出現成百上千個學術交易網站﹔隻要願意花錢,就會提供“槍手”為你“代筆”。這對良好學風的養成以及學術能力的提升,危害極大,最終必將損害科學研究的根基。不管是基於基本的是非判斷,還是為了重塑學術環境,任何“代筆”行為都不值得同情,包括說了“實話”的韓春雨。

自稱“代筆”的韓春雨,不僅不值得同情,而且還必須嚴懲。兩個月前,教育部部署嚴厲打擊學位論文買賣、代寫行為,要求對參與其中的學生給予開除學籍處分,已獲學歷証書、畢業証書要依法予以撤銷和注銷。同時,還明確了指導教師是查處學位論文買賣、代寫行為的第一責任人,對履職不力的導師要追究失職責任。就目前媒體曝光的內容來看,韓春雨不僅自稱曾為別人代寫博士論文,還意圖組織自己的學生進行論文買賣活動。如果查實的話,作為既是參與者又是組織者的韓春雨,這次倘若還能全身而退,學術的臉面則蕩然無存。

(責編:董曉偉、黃策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