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1+1

農村娃溺亡多發,我們能做點什麼?

蔣萌

2018年08月01日16:06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農村娃溺亡多發,我們能做點什麼?

背景:針對“四川攀枝花米易縣一水塘撈出5具男童遺體”一事,米易縣委宣傳部辦公室工作人員7月31日告訴記者,此事系意外溺水事件,排除他殺,非刑事案件,警方正在進一步調查。

新京報發表斯涵涵的觀點:5個小男孩相約到村裡的一個水塘玩耍,誰知這一去就再沒回來,溺水慘劇令人扼腕。統計數據顯示,溺水在近些年已經成為造成中小學生意外死亡的“頭號殺手”。愛玩是孩子的天性,但很多孩子喜愛戲水卻不諳水性,面對酷暑戲水納涼無疑成為孩子們的最佳選擇。脫離了學校和家長監管視野的孩子,成了這些危險地帶的常客,也導致親水游戲變為奪命魁首。分析發現,溺水事故多發於偏遠農村、城鄉接合部及城市邊緣的水庫、水渠、山塘等“天然游泳池”。米易兒童溺亡事件又一次警示生命安全教育的必要性,更呼喚家庭與社會擔負起應有的責任。家長們要切實擔負起監護職責,提高兒童安全的防范意識,告誡孩子不能隨意到水塘嬉戲。社會層面也需要有所行動:比如增加財政撥款,依托學校和社會力量,建立假期課堂﹔搭建暑期娛樂場所,建立親水親子“平台”,教導少年兒童基本的游泳知識,提高安全防護能力,增加危險地帶的警示和巡查力度。總之,為孩子們提供更多、更安全的假期娛樂空間,是我們這個社會理應擔負起的責任。

小蔣隨想:相對於城裡孩子放假被各種輔導班、游學佔據,身邊很少有水塘,家長看管也緊﹔鄉下孩子有更多在“廣闊天地”裡撒歡兒的機會,“留守”狀況使他們常處於“自由散養”狀態。所以,兒童溺亡的悲劇多發生在暑期的鄉村。在令人扼腕痛惜之余,鄉村兒童的生活狀態,卻因為父輩進城務工、家庭經濟欠佳、基礎教育薄弱等原因,沒有發生多少實質變化,這是更令人感覺五味雜陳的。人們不禁要問:在現有的條件下,能不能多做一些工作,減少鄉村兒童涉險,在日常教育中告訴他們遇險時該怎麼辦?父母是孩子的第一監護人,留守兒童的父母其實已存在不得已的職責缺位,在城市打拼固然不易,但抽空多打幾個電話,多和孩子微信視頻,多叮嚀囑咐孩子,請老家的祖父母多上心,會有一些效果。教育部門也應對鄉村教師開展安全教育培訓,讓鄉村教師更多告訴孩子們避險常識。此外,到鄉村支教的志願者也應有這方面的意識。還需指出,當下的教育理念不鼓勵兒童見義勇為,很多地方性法規也為此進行了修改。問題是,面對其他小伙伴遇險,純真的孩子怎麼可能“獨善其身”?從道德教育出發,學校和家長也不可能對孩子說,看到他人遇到困難(危難),可以置之不理。正因如此,有了“見義智為”概念。也就是,要教孩子“智為”、量力而為。不得不說,險情各有不同,就是成年人面對危險,也可能慌亂,孩子能否如願“急中生智”,還是有不確定性。但我們必須明白,多教孩子一些東西,總好過少教乃至不教,空有哀嘆卻不作為,才是社會與家長的失職。

小蔣 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 。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 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 客觀、理性公正。

(責編:張淏晴(實習生)、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