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藝海觀瀾:以“零容忍”扭轉抄襲風

任飛帆

2017年10月13日05:2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隻有全行業、全環節“零容忍”,才能扭轉抄襲剽竊的惡劣風氣,真正打造出有利於創造創新的文化空間

  

  近期,根據同名網絡小說改編的電視劇《楚喬傳》被網友舉報原作抄襲。同時,網文作家“匪我思存”在微博上指控網絡小說《后宮·甄嬛傳》《后宮·如懿傳》故事架構和部分段落與自己作品如出一轍,甚至連記錯的一句詩詞,都被原封不動地“借鑒”了。盡管這幾個抄襲指控還有待定讞,但頻頻爆出的網絡小說抄襲糾紛提醒我們,應當嚴肅對待並切實解決這一事關文化健康發展的突出問題。

  抄襲並非互聯網時代才有的新鮮事,但網絡小說儼然成為抄襲案件的“重災區”。在網絡小說誕生之初,許多非寫作科班出身的普通網友基於個人興趣,在網絡這個共享的平台上施展創作才華。這種通俗化的、與網民熱烈互動的文藝形式迅速積累了大量讀者,加之商業化浪潮席卷整個網絡文學,催生了文學網站盈利機制,網絡小說創作逐漸從個人化轉向職業化、產業化,並孵化出一批粉絲眾多、點擊暴漲的作品。低門檻和高收益預期使得眾多網民投身網絡寫作大潮,與此同時,跟風、抄襲、注水等亂象也層出不窮。蓬勃著,活躍著,同時也泥沙俱下,彼時的網絡小說處在“野蠻生長”期。只是由於讀者基本是青少年學生群體,這些現象並未引起主流社會關注。

  近幾年頻頻爆出的網絡小說抄襲糾紛,其實正是網絡小說“野蠻生長”期問題的逐漸暴露。當抄襲行為還停留在“網絡”中時,由於取証難度大、訴訟成本高、懲罰力度小,許多原作者選擇息事寧人。網絡小說的IP化盛行后,網絡作家除了通過網上閱讀賺取分成,還享受紙質書版稅、游戲和影視改編權收益等,特別是當網絡小說改編成影視劇,作品受到了更大關注,也產生了更大經濟利益。被抄襲者開始利用公共媒體和自媒體進行曝光,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身權益,與抄襲行為“較真”。

  一位網絡作家曾痛心疾首地寫下這樣一段話:我希望每一個抄襲者能夠一筆一筆涂掉不屬於他們的每一個字。對創作者而言,沒有什麼比直接拿走心血成果更加讓人心痛,如果缺乏有效的法律裁決,抄襲行為將會受到縱容甚至獲得變相鼓勵。影視圈曾經流傳“20%抄襲”理論——如果把20集戲全抄了,隻要擴充到100集,法律就難以追究。這一“套路”是否真的奏效尚且不論,它尖銳地折射了當前文藝創作的浮躁,這種浮躁不僅破壞正常市場秩序,更導致作品千篇一律、機械化生產和快餐式消費等問題。

  需要反思的,不僅是創作者,更包括文化產業鏈條上的各個環節。試問,一部需要投入巨額資金、巨大精力進行改編的網絡小說,投資方在之前不做“背景調查”嗎?他們確實不知道原著作品涉嫌抄襲嗎?投資方有意無意的“置若罔聞”也許只是利益權衡的結果。當下雖然有知識產權法律條文,但訴訟環境並不理想。兩年前,某作家狀告某編劇抄襲,歷經19個月才最終贏得官司。盡管賠償數額高達500萬元,但電視劇此前盈利遠不止這個數字,更有甚者,“抄襲”“剽竊”甚至成了奪人眼球的變相營銷。

  法律是維護公平的最后一道防線,從嚴執法、改善訴訟環境,是制裁抄襲行為的根本手段。此外,我們還要有更多元的途徑,比如通過行業協會做好事前防范和事后處置等方式,讓從業者不敢抄。比如,在一些西方國家,編劇工會承擔著保護編劇基本福利、仲裁糾紛等職能,如果會員編劇有剽竊等行為將被工會開除,這也意味著他將被整個行業拋棄。法律之外,隻有全行業、全環節上的“零容忍”,才能扭轉抄襲剽竊的惡劣風氣,真正打造出有利於創造創新的文化空間——文化建設和文化管理迫切需要這樣的“重錘”。


  《 人民日報 》( 2017年10月13日 24 版)

(責編:馮粒、黃策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