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1+1

“女大學生開房墜亡”與“習慣性質疑”

蔣萌

2016年01月07日16:08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女大學生開房墜亡”與“習慣性質疑”

背景:1日凌晨5時許,安徽蕪湖職業技術學院大二女生陳某某在學校對面的酒店墜樓並告不治。4日,蕪湖警方通報稱:這是一起“重度醉酒狀態下導致墜樓的意外事件”。一時間,質疑四起。

京華時報發表王雲帆的觀點:“富二代”“警方造假”“司法腐敗”等總是第一時間被帶入了懷疑之列。連“女生因被男朋友出賣給好基友而羞愧跳樓”這樣的新聞跟帖都出來了,真讓人不是滋味。法治社會,凡事講証據。涉案人是富二代嗎?警方造假、司法腐敗可有証據佐証?網民沒拿出這樣的証據,警方也拿不出這樣的証據。但在崇尚批判與解構的網絡輿論場上,很多時候警方得學會自証清白。持中而論,對於一女兩男共居一室的幾小時裡發生了什麼,警方也無力証實或証否。這也是“強奸說”“出賣說”甚囂塵上的原因。於是又有了5日蕪湖警方再次通報:女生衣著與入住酒店時一致,當日無性行為發生。但這也無法打消還存在“強奸未遂”的可能。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曾言:謠言止於公開、互信緣於透明。輿情應對需要警方及時發聲,更需要警方持續耐心地發聲。實情決定輿情,線下決定線上。信哉斯言!

小蔣隨想:謠言止於公開,道理是不錯。但現在有一種情形是,無論警方與官方公布什麼,網上就質疑什麼。換言之,警方或官方的公信力出了問題,一些網民成了“老不信”。究其原因,確實曾有某些地方一出事就試圖掩蓋子,某些官方的“辟謠”反而被証實是謠言,嚴重損害了官方的公信力。理性地看,個案惡例不能代表所有行政者與執法者的作為。問題是,臭魚壞了一鍋湯,網上的“非利益攸關性”遐想(或瞎想)又太豐富。很多時候,管理者想一時半會就撇清問題,真不是易事。而且,越是想撇清,越有人質疑你心裡“有鬼”。部分網民總不信,也有習慣性反智反權威因素在作祟。某些人覺得越與官方論調唱對台戲,越能顯示自己“大義凜然”。當然,還有人們常聽說的“別有用心者”,他們的訴求與想法見不得光,只是在尋找一切向管理者“開炮”的機會……上述關系與角色錯綜復雜,再加上一些案件本身懸疑重重,真相被揭露與認可的難度也在加大。即便真相已經呈現,還存在“需要的是客觀的真相,還是想象中的真相”的問題。

“生育備案制”能否終結群眾跑斷腿?

背景:5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實施全面兩孩政策改革完善計劃生育服務管理的決定》明確,我國將實行生育登記服務制度,對生育兩個以內(含兩個)孩子的,不實行審批,由家庭自主安排生育。這是在“准生証”制度實施多年后,我國計劃生育服務管理的重大變革。

新京報發表觀點:在全面放開二胎之后,怎麼能避免“登記服務”淪為變相的“登記審批”?怎麼避免個別基層部門“穿新鞋走老路”?雖然,目前已“全面放開二孩”,但並不是“全面放開生育”,這意味著:即使在中央明確不再對生育兩個以內(含兩個)孩子實行審批的情況下,還存在一個“合法性審批”:怎麼証明你生育的不是二孩以上的?事實上,之前很多完全符合生育條件的初婚初育家庭,在辦理“准生証”(生育服務証)時,就遭遇過各種各樣的刁難。各級人口部門以及街道、社區等職能單位,在廢除了有形的“准生証”之后,還要在心理廢除傳統的“審批”心態,要想方設法為夫婦生育服務,包括不將計生、生育登記等與落戶挂鉤等。

京華時報發表王石川的觀點:全面放開兩孩政策是國家的重大戰略。而實行生育登記服務,取消兩孩生育審批,是中央兌現和保障公民生育權的大禮包,更是減輕撫養比壓力的重要舉措。這一新政的落地,關聯到基層計生官員的轉型,更關聯到公眾生育權能否切實得到保障。因此更需警惕,在基層生育服務的實踐中可能發生的陽奉陰違、明放實收、邊放邊收等怪狀況,從而導致中央政策被異化和虛置。可見,若要政策順利貼地而行,還需要輔以更細致的配套制度,尤其是責任機制。

小蔣隨想:生育登記服務制度,究竟是“先上車后買票”,還是“先買票后上車”,還不太明確。如果是生完孩子再登記,生育者不用再擔心生孩子前被“卡脖子”,這是利好。但事后登記會不會被找茬,還得觀察。幾乎可以肯定的是,登記將與落戶相連。“拒登記無戶口”會否成為基層管理部門新的“殺手?”?倘若是先登記再生娃,更得防止登記制淪為准生証的“變種”。地方對“登記服務”的性質如何定義,基層管理者對計生工作新常態的理解與執行,對有關政策的執行效果影響巨大。李克強總理曾怒斥“處長治國”,意思是高層政策在落實中被“中層”攔截與打折。而對老百姓來說,別說處長這樣的“大官”了,就是一個辦事員也能讓群眾跑斷腿。

 

 

 

 

 

 

 

 

 

小蔣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客觀、理性公正。

 

 

(責編:董曉偉、文鬆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