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觀點

觀點1+1:“人肉搜索”小偷致女高中生自殺的是與非

2013年12月16日13:40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手機看新聞

  

 

 

小蔣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客觀、理性公正。

 

“人肉搜索”小偷致女高中生自殺的是與非

背景:12月2日,廣東陸豐服裝店店主蔡某在網上發布監控視頻截圖,請求網友人肉截圖中的“小偷”。眾多網友紛紛響應,搜出畫中人——高中生琪琪的姓名、所在學校、家庭住址等信息。次日晚,琪琪投河自殺。目前,警方已刑拘服裝店主。

華商報發表鄧海建的觀點:別說是店主私下裡有罪推定的所謂嫌疑人,就算是司法認定的犯罪分子,也還享有名譽權和隱私權。正如律師所言,“在網絡上曝光個人隱私信息,無疑是‘網絡示眾’,這與古時的游街示眾沒有實質區別。”人肉搜索總是有邊界的,尤其是涉及私隱權利的時候。琪琪之死也再次提醒相關立法,廓清權責、管控輿論與道德之暴力,在這個自由的網絡社會顯得尤為迫切。

新京報發表袁伊文的觀點:如果琪琪是無辜的,可起訴店主侵害名譽權﹔但若琪琪存在偷竊行為,再去告店主的曝光是侵權,就算她是未成年人,需要特殊保護,其訴訟請求也會被法院打折扣。畢竟,公民出於自力救濟目的,公布小偷照片是否構成違法,仍存在爭議。陸豐警方刑拘店主,罪名極可能是“誹謗罪”。但依罪刑法定原則,追究店主刑責的前提必須是她“捏造”了琪琪偷東西的事實,否則隻能作為侵害名譽權的民事案件處理,不能定罪處刑。

小蔣隨想:有些事不能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如果說“游街示眾”是一種“執法暴力”的話,將犯罪嫌疑人的作案証據稱為“個人隱私”同樣矯情可笑。隻能說,服裝店主將視頻截圖發布到網絡上,而不是交給警方,做法欠妥,但這與“誹謗”無關——因為,某人偷東西是事實。至於為何不讓警方處理,是否因為警方嫌案值“不夠”而不立案,仍然待查。琪琪自殺,無法証明其有罪或無罪,服裝店主被刑拘同樣存在爭議變數,“人肉搜索”的亦正亦邪也不是鼓勵或打壓能消除的。

郭德綱“報應”病逝台長會否真被“封殺”?

背景:上個月北京電視台台長病逝,次日郭德綱發打油詩暗諷“報應”。北京電視台向中國廣播協會電視文藝工作委員會發函,呼吁廣大電視從業者抵制郭德綱﹔15日上午,中廣協電視文藝工作委員聲明,強烈譴責郭德綱的言行,要求郭德綱道歉,呼吁全國近400家電視台參與抵制郭德綱。

環球時報發表單仁平的觀點:郭德綱的道德形象一直談不上好,但郭德綱一直挺火這說明公眾是沖著他能逗樂子去的,從一開始就沒要求他的道德有多高。如今挑戰“官方”很容易在互聯網上受到響應,主流媒體的傳統權威也被解構了,這使得北京電視台與中廣協這麼強大的機構對陣郭德綱,至少從互聯網上的情勢看並不輕鬆。這場沖突將具有一定標志性意義。它能測出一些中國社會的實情:我們是否看重著名藝人遵守公序良俗,是否對他們的私德有要求?以及中國的電視台還有多大的輿論權力,主流媒體是否還有聯合行動的能力,等等。中國這些年每遇“公”與“私”的沖突,“私”的周圍總是能迅速形成一個或大或小的“輿論統一戰線”,這是否就是社會多元化的本質性現象呢?如果它就是不可消除和改變的,社會又該怎樣對待各種各樣的“郭德綱”呢,輿論又該如何保持大的建設性呢。

小蔣隨想:郭德綱本來就是個混混,他也多次說過自己的相聲沒有“教育人”的功能,所以要求他“德藝雙馨”本身就挺可笑。那麼,郭德綱的相聲為啥有一定市場?因為他的“非主流相聲”還原了相聲的本來面目——相聲本來就是市井的,是在舊時天橋撂場子賣藝的,是以底層人群相互開涮為基礎的,甚至是以類低俗為前提的。“主流相聲”之所以沒市場,則是因為被附加了“高大全”、“贊歌性”等非可樂屬性,成為一種不好笑的類宣傳工具。既然郭德綱的相聲“三俗”甚至不厚道,也不可能期望其本人文雅和厚道,這是一種骨子裡的東西。而這也是相聲難以“全面復興”的一大關鍵——社會在不斷進步,“類低俗”必然面對的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同時,人們對郭德綱的好惡也不會以權力號召為基礎,對權威以及對低俗本身的好惡,才是決定的關鍵。另外,在“遙控器就是提款機”的當下,眾電視台是看觀眾的意志,還是響應某個委員會的抵制號召,也值得揣摩。

 

 

分享到:
(責編:董曉偉、文鬆輝)

相關專題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