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觀點>>觀點專題>>咱老百姓的好法官>>媒體報道

新華網:老百姓的"金法官" 
張嚴平 徐宜軍
  2005年11月02日13:40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她靜靜地走進法庭,走到法官席上。法槌舉落之間,她以清晰的聲音宣布:“開庭!”這是一起兩戶農民之間的借貸糾紛案。她目光溫柔沉靜地望著原告和被告,仿佛望著自己的家人。 

    14年間,她審理的1050起案件大都是這種農民之間的“家長裡短”,95%以調解結案。有人說:“你這個法官當得婆婆媽媽,有什麼意思!”她說:“這正是我的幸福!” 

    幸福的她成了這片土地上最受老百姓敬重的人。 

    許多農民到法庭打官司,指名道姓,非她審理不可。 

    有的農民從報紙上找來她的照片,貼在家裡的牆上,視她為親人。 

    當她不幸一次又一次遭遇疾病,去看望的人排成了隊。那年她被查出患乳腺癌,不少農民哭了。他們從山上採來蘑菇,挖來草藥,泡了藥酒……一趟一趟送到她的病床前。 

    為什麼,她被如此厚愛? 

    坐在旁聽席上,我們用心感受著她。她的平和、親切、微笑,讓人幾乎無法將她與想像中的法官形象聯系在一起。當雙方當事人最終接受調解握手言和,她燦爛地笑了。 

    她就是黑龍江省寧安法院東京城人民法庭審判員金桂蘭。人們稱她為“金法官”。 

    她在一樁樁針頭線腦的案子中,追求著一個人民法官的最大幸福——老百姓氣順了,她的心裡就甜 

    金桂蘭所在的東京城法庭管轄著19萬人口,85%以上是農民。兩口子打架,婆媳不和,鄰裡糾紛,村民之間有糾葛……老百姓常到法庭上來討說法。 

    常言說,一日起訴訟,世代結冤仇。這是金桂蘭最痛心的。為此,她辦案的原則是:能不判決就不判決,千方百計要讓當事人和解。 

    2004年5月,一個村民去雇主家干活,一跨進大門就掉進了院子裡的大坑裡,活沒干成,還花去了2000多元的醫療費,一氣之下他把雇主和房東一並告上法庭。三方為醫療費在法庭上爭得不可開交。雇主說坑是房東挖的,房東說村民進院沒敲門。 

    金桂蘭看著他們劍拔弩張、各執一詞的局面,心想,如果這起案子強判,三方必定結仇,就會為當事人埋下日后矛盾的根子。於是,她在法庭上宣布休庭。第二天,便開始分頭找當事人做說服規勸工作。那些天,她找完原告找被告﹔白天當事人不在家,她就晚上找﹔一遍調解不成,她就調解二遍、三遍……有一方她前后去調解了五六遍,直說到嗓子發不出聲來。 

    同事們看不下去了,好心勸她:“你這是何苦,干脆判決算了。一個2000元的案子犯不上你費這精神頭。”金桂蘭說:“老百姓能有啥大案子,我就是把腿跑斷了,能讓他們順過氣來,就值!” 

    三位村民終於為金桂蘭的誠意感動:“嗨,有啥大不了的,讓人家金法官跟著這樣勞碌。”他們重新走進法庭,達成了調解解決協議。望著三位村民和氣地走出法庭的背影,金桂蘭想追出去再送幾步,卻兩腿一軟癱坐在椅子上,她太累了。 

    2004年8月,金桂蘭接手了一件民間借貸糾紛案。原告起訴被告欠他6000元錢,並提供了一張有被告簽名的借據。然而被告卻說錢早已還給原告,當時索要欠條時,原告稱欠條已讓妻子洗衣服時洗了。 

    這起案子根據原告拿出的借據,已完全可以做出被告敗訴的判決。但金桂蘭沒有草率定案。她幾經打聽,得知原告已經離婚的妻子現改嫁到100多公裡以外的林場,便立刻驅車往林場趕。那幾天,她因病剛做完化療,藥物反應強烈,加上車子在山路上顛簸得厲害,一路上不停地惡心嘔吐。司機停下車:“金姐,咱回去吧。” 金桂蘭擺擺手,讓司機繼續趕路。 

    他們終於到達林場找到原告的前妻,可任憑金桂蘭如何講明事理,這個女人就是一句話:“他的事我不管。” 

    回到家,已是晚上8點多了,金桂蘭躺在床上,全身上下鑽心刺骨地疼,胳膊腫得有碗口粗。可她的心裡卻依然為案子沒有結果而焦慮,她知道,這一關是關鍵。 

    第二天,天不亮,金桂蘭喊醒司機,再一次頂著星星往林場趕去。看到一大清早又站在自家門口的金法官,原告的前妻感動了:“你連命都不要了,我還要什麼臉!”她終於說出了真相,“哪有洗借條那回事,他編的。” 

    再次開庭,原告無言以對,承認了自己的錯誤,還了被告一個清白。這起很可能種下長久冤屈和仇恨的案子就這樣化解了。 

    的確,金桂蘭審理的案件,似乎沒有一件能稱得上驚天動地,它們是那樣的瑣碎和微不足道,用金桂蘭自己的話說,都是些針頭線腦的事。然而,正是在這些針頭線腦的案子中,金桂蘭不懈地、無怨無悔地追求著一個人民法官的最大幸福——老百姓氣順了,她的心裡就甜! 

    她在種種親情和利益的誘惑面前,始終固守著一個人民法官的高潔操守——公正、廉潔是不可逾越的底線 

    有人說,金桂蘭外柔內剛,做起事來有時很無情。老百姓說,正是因為金法官能“無情 ”,找她辦案,俺們心裡才托底! 

    2003年3月,金桂蘭開始審理一起人身損害賠償案件。有一天,她的一位十分要好的女友來看她,她特意在飯店請這位朋友吃飯,兩人邊吃邊談很是高興。忽然,朋友話鋒一轉:“桂蘭,求你個事……”原來那起案子中的被告就是這位朋友的親戚,朋友求她手下留情,讓被告少賠些錢。 

    金桂蘭放下筷子,沉默了片刻,誠懇地說:“咱倆從小一起長大,情同姐妹,上學時你媽從生活上沒少關照我,這些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可我是一名法官,我得按法律辦事。如果今天偏向你,明天有人求情再偏向他,還有誰信服法律呢?”朋友拉下了臉:“你也太死性了!”說完,摔門而去。 

    金桂蘭難過得直想哭。她是個重感情的人,與朋友相交,她從來都是掏心扒膽。可今天,她無法為朋友承諾哪怕一個字。她認准了,法官隻能服從法律,即使交往再深,人情再大,也不能褻瀆法律的尊嚴。這是她心中不可逾越的底線。 

    這道底線讓金桂蘭擋住了一次又一次的誘惑。 

    2003年9月,金桂蘭負責審理一起買賣合同糾紛案。原告雖然佔理,但想到社會上的某些歪風,心裡依然不踏實,便打聽到金桂蘭的家,打電話約她出來坐坐。金桂蘭告訴他:“案子正在訴訟中,法官私自會見當事人是不允許的,有事到法庭上說吧。”原告見請不動,就直接找上門,掏出一個信封:“這2000元錢是點小意思。”說完,轉身就走。金桂蘭一把拉住他,嚴肅地說:“案子我一定會秉公審理,但錢你必須拿回去,不然我也會上繳的。”這起案子得到了公正判決。 

    2004年春,一個山東客商把當地一木器廠拖欠貨款3萬元的事告上了法庭,他恐怕法庭偏親向友,自己這個外地人吃虧,一進門就給金桂蘭放下3000元錢:“這個案子你當成自己的事辦。” 金桂蘭說:“我是法官,辦案就是我的事。這錢你收起來吧。” 

    被告知道討債的來了,躲著不見人,金桂蘭就天天夜裡往債主家跑,不到一個星期就把錢要回來了。 

    山東客商十分驚喜,又掏出一沓錢:“金法官,上次我給你錢是怕貨款要不回來。現在貨款全回來了,我可是真心的。聽說你有病,用這點錢買點好藥吧,也是我的一片心意!” 金桂蘭再次謝絕了:“我不能收你的錢。你的貨款是法律為你追回來的,要謝,就謝謝法律吧!” 

    有的當事人私下裡打聽,通過什麼門道能把錢送上去。可打聽的結果是:金桂蘭辦案從不收錢。有個當事人不信,托金桂蘭在檢察系統的一個同學送來1000元錢。這位同學說:“就算是我的錢,請你吃頓飯。”說著,把錢往金桂蘭的桌上一放就走了。他以為,這下錢一定會被收下了。沒想到,第二天,金桂蘭把錢如數給他送還。 

    有些人不能理解,金桂蘭是最需要錢的人,她怎麼會見錢不動心呢? 

    是的,金桂蘭很需要錢。她和她丈夫都患有癌症,這些年不僅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還欠下了上萬元的債。她的日子過得節儉而清苦。買菜,專揀論堆賣的﹔身上的衣服最貴的不過120元錢一套﹔一直用的手提包是花20元錢買的﹔家裡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一台21英寸的老式彩電是最值錢的家當。 

    然而,清貧並不能泯滅金桂蘭的品格。作為一個有著30年黨齡的共產黨員,金桂蘭的想法明確又堅定:“拿了別人的錢,心裡的公正就沒了。這些年,每當聽到老百姓罵腐敗,我心裡就不好受。我工作在基層,管不了別人,但我能管住自己!” 

    從事法官工作14年來,金桂蘭沒拿過當事人一分錢,沒辦過一件人情案。她在種種親情和利益的誘惑面前,始終固守了一個人民法官的高潔操守——公正、廉潔是不可逾越的底線!
 

來源:新華網 (責任編輯:黃維)
相關專題
· 咱老百姓的好法官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