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江晚報:潘石屹,請向殘疾人道歉--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錢江晚報:潘石屹,請向殘疾人道歉

歐陽勝

2012年05月17日09:46    來源:錢江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前幾天,終於看到了微電影《拆彈專家》,伴隨著淒涼的《二泉映月》,潘石屹坐著輪椅登場,成了山寨版“殘疾人”。

  早在4月13日,潘總在微博上極具“犧牲精神”地說:“《拆彈專家》讓我演一瘸子,一朋友勸我別演,有損形象,我想大家高興就行。”他不僅用了“瘸子”這一歧視性詞語,而且還公然宣稱“瘸子”是拿來逗樂的,其中體現的是某些國人的集體無意識。

  或許,潘總等“精英”會沾沾自喜地認為今生與“殘疾”絕緣,進而可以與殘疾人老死不相往來吧。

  其實未必,殘疾是相對的,殘疾人與健全人的人為界線向來都是十分模糊的。我國的殘疾人數量約佔總人口的百分之六點幾,而有不少國家這一比率則是百分之十幾,聯合國通常使用的比率是百分之十。在英國,人胖到一定程度,就被認定為殘疾。回到國內,身高不超過130厘米的成年人屬於肢殘,可身高131、132厘米與130厘米又有多大區別呢?

  某些殘疾有可能是過渡性質的,即暫時性殘疾,像姚明、劉翔都曾因傷成了“瘸子”。我們每個人差不多都會遭遇暫時性殘疾,像一時的狂熱和抑郁,只是很快就恢復常態了,倘若一直保持那種狀態便會成為頑固的精神殘疾了。

  就算一個人,像潘總這般命好,一次次躲過天災人禍,也遠離了暫時性殘疾,可人總會衰老。據世界衛生組織幾年前的一項統計數據,在預期人均壽命超過70歲的國家中,平均每人有8年、11.5%的生命是在殘疾中度過的。可見,一個人要想徹底擺脫殘疾,就目前的科技水平而言,難!

  1995年5月,巴金老先生曾為一批殘疾人作家欣然提詞,寫的是“我也是個殘疾人,我的心和你們是相通的”。(也許是因為巴老晚年大都以輪椅代步吧!)

  歸根結底,殘疾只是一種差異,就像種族、膚色、性別等不同,實在不該另眼相看!

  歧視導致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以鄰為壑,歧視是把雙刃劍,從來都不會有最終的贏家!以歧視的目光來看,每個人都有被淪為“殘疾人”的可能,因為世無完人,標准不同。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無條件地尊重每一個生命,尊重每一個人。倘若如此,即便有一天,像遭遇地震、車禍、疾病,由健全人變成了殘疾人,你同樣會有尊嚴地活著,活出精彩。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潘總,5月20日全國助殘日要到了,為自己的歧視言辭向殘疾朋友道個歉吧!

  當然,我也要稍微地對潘總說聲對不起,歧視殘疾人者多如牛毛,隻選了你,潘總就當中大獎吧!畢竟你歧視了殘疾人。其實,我早就中了大獎,三歲時患病,終身殘疾。因為以社會特定的殘健比率來看,殘疾是一個小概率事件,我的殘疾會讓別人免於殘疾。就像彩票中獎,我的號碼中了,別的號碼便無法再中。為此,我驕傲,我是殘疾人!

  省殘聯 歐陽勝
(責編:王倩、張玉珂)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