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1+1:“國家沒錢”能否成為權力卸責“萬金油”?--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觀點1+1:“國家沒錢”能否成為權力卸責“萬金油”?

2012年05月04日14:00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開欄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客觀、理性公正。


 

  “國家沒錢”能否成為權力卸責“萬金油”?

  背景:針對公眾關心的高速公路收費問題,交通運輸部負責人苦笑著說,“國家何嘗不想全部取消收費站?但財政拿不出2萬多億元錢來。”

  東方早報發表舒聖祥的文章:“全部取消收費站”將公眾質疑極端化了。我們會發現,“國家也想……但沒錢”的句式,簡直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衛生部門可以說“國家也想全民免費醫療,但沒錢”﹔教育部門可以說“國家也想全民免費教育,但沒錢”﹔發改委可以說“國家也想全民免費使用成品油,但沒錢”﹔電信部門可以說“國家也想全民免費上網打電話,但沒錢”﹔甚至瘋狂漲價的旅游景點也可以說“我們也想全民免費旅游,但沒錢”…… “國家也想……但沒錢”,於是就像一個卸責的大筐,什麼樣的東西都可以往裡裝﹔什麼樣的民生難題遇到這個筐,都會瞬間無解。的確,收費公路過多收費標准過高,都與財政投入不足緊密相關,要兌現“96%公路將不收費”的承諾,必須從加大投入開始確保公路姓“公”。然而,被質疑最多的各種收費公路亂象,更是因為監管部門長期疏於管理,致使暴利成為收費公路的常態。在負責任、高效率的管理之下,每一條收費公路,其實都要有一本核算清晰、經過審計而且完全對外公開的明白賬,修建成本是多少、貸款成本是多少、運營成本又是多少,每年的實際收費情況怎樣,年年審計年年核對,一旦貸款還清並保証合理微利就必須停止收費。像現在這樣,給它一個收費年限就甩手不管,甚至超過年限繼續征收也無不可,收費公路怎能不亂?

  小蔣隨想:公眾質疑高速公路收費有幾個方面的原因。一是,高速路的建設成本與收支情況往往很不透明,收費年限常常全憑權力者“核准”,甚至到了收費截止期,還能隨意延長與轉賣收費權。二是,“貸款修路收費還貸”成了幌子,這一方面表現在一些高速路早已收回建設成本,卻以“彌補其他公路建設資金不足”的名義繼續收費﹔另一方面,一些收費路“五步一卡,十步一崗”,收費站林立、間距極短,收費未必是為了還貸,而是成了養活高薪收費員的搖錢樹,淪為安置權力者親屬的肥缺。三是,許多高速路名不副實,由於通行車輛過多,所謂的高速已成龜速,尤其是距離收費站還有數公裡,眾多車輛就不得不排隊等待收費,交費居然也要等幾十分鐘,讓司機們大呼費時、費油、上當。說白了,收費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在收費的背后還蘊含各種各樣的問題乃至權力腐敗。公眾沒有奢望現在就全部取消公路收費站,但上述種種問題難道可以避而不談、卻堂而皇之地存在嗎?

 廳官不上課成清華“論文博士”何以引爭議

  背景:網友曝山東省國土資源廳一把手正在清華大學法學院讀博士,此事得到清華証實,廳長徐景顏確系該校在讀博士生,但並非是全日制博士生,而是“論文博士”。

  新京報發表熊丙奇的文章:輿論中的“論文博士”和清華所稱的“論文博士”不同。前者通常被認為是博士教育的變異——不上課、提交一篇質量不高的論文,就混到一張博士學位文憑﹔后者則是一種博士培養方式,這種方式在國外並不鮮見,博士學位申請者並不需要通過入學考試、像全日制學生一樣上課,隻需要提交博士論文,通過嚴格的博士論文答辯,獲得博士學位。“論文博士”在國外得到肯定,主要是大學堅持教育標准和學術標准,嚴把博士學位授予關,同時,博士學位由學校自主授予,其質量由社會評價和專業評價確定。治理“論文博士”,並不能簡單取消了之,而應針對導致其發生變異的病因入手。在終身教育時代,“論文博士”其實是鼓勵終身學習的一種方式,也為受教育者提供多元的教育選擇,其本身並無錯誤,反而是教育的進步。但實行這種教育方式,必須同步推進高等教育管理制度改革和現代大學制度建設。未來應當通過高等教育管理制度改革,建立起大學“自授學位”的新體系,這樣大學將為自己授予的學位質量負責,而不是躲在“國家承認”的招牌下做文憑生意﹔而通過現代大學制度建設,大學將實行學術本位管理,博士招生、培養和學位授予,就可避免權勢交易,而堅持學術標准。

  小蔣隨想:好經也可能被念歪,這樣的例子並不鮮見。比如干部年輕化,本來是為了減少熬念頭、混資歷的機關病,希望在干部隊伍中實現鯰魚效應。但是,卻異變出“湘潭神女”之類的權力自肥與仗勢拼爹。本例也是這樣,“論文博士”在國外一些大學,或許是一種獨特的人才考核與學歷授予模式。但在國內,卻可能淪為比函授文憑還“水”的文憑買賣。而且,有能力搞到“水貨文憑”的人往往要麼有權、要麼有錢,此類學歷鍍金與無權無財的草根百姓毫不沾邊。人們對“論文博士”的質疑,其實是對知名大學拜倒在權力與金錢腳下的憤慨與無奈。要讓好經往好了念,不僅需要制定嚴格的規范與社會監督機制,更根本的問題是,大學必須破除官本位、真正以學術為核心導向,行政機制改革不能止步不前、群眾監督必須進一步強化。

(責編:張宏、張玉珂)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